赵令彬:中国西方进行体制竞争

2013-04-11 15:08:28  来源:大公报

  欧美政制危机(尤其美国的)对世界的政经影响不容忽视,对中国的影响尤应关注。除非发生重大事故,对财金及经济方面的影响中国有足够能力应付,但更为难料者乃地缘政经方面的影响。

  从长远看这或会引发中西之间的体制竞赛。欧美政制的困局引来了对中国政制的更多注视,而欧美制度在发展中地区的吸引力则下降。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Gideon Rachman撰文(见该报2月26日)指出:意大利大选及美国关于财政的政争,都反映了现代西方民主政制的共同问题,包括导致债务累积而无法消除,技术官僚的理性决策无法取得政治认可。意国总理蒙蒂虽得到欧盟及市场认同,但所得选票甚少,美国国会亦未采纳跨党派专家组的较合理削支方案。另一方面,中国的迅速崛起及以亿计的人口脱贫,乃对西方传统政经理论的严重挑战,特别是对政治多元化(political pluralism),和自由民主乃通向富裕之门等观点提供了反证。作者还批评了西方贬低中国政制因素所取得的成绩,而对本身失效政制盲目崇拜和当成宗教式的信仰。反观中国政制虽仍多问题,但讲求实效的务实主义思维却有助其改进。

  这位作者的见解最为深到之处,乃点出了西方思维的致命伤:充满教条主义而欠务实,自以为是和自以为高人一等,这样便自我蒙蔽封了求进之门。中国政经体制绝非完美,但胜在能不断找差距求革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已带来了举世瞩目及公认的成果,现时习近平一改之前的无所作为风尚,力求消除官僚主义及贪污腐败,并为经济改革开放重新注入动力。故其施政大方向基本正确,就看能否有效落实。

  总之,目前中西方的体制都各有严重不足,都需要进行深度革新,因而将出现一场制度竞赛。西方虽有发展水平较高的优势,但最终还是要看制度创新的能力和效果,而中国的务实主义将胜过西方的教条主义。务实主义的关键是要求符合国情和找出中国特色之路,而不是全盘照抄西方模式。

  当然,中国不能稍有松懈,政经体改正处关键攻坚时刻,不进则退退则失败,且有前功尽废之险,习近平等领导必须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体制因素的根本性及重要性绝不容忽视,历史上早有明证:2000余年前秦王朝兴起,开拓了约2000年的中华帝国文明周期,所依靠的最根本基础乃中央集权帝制,并以此代替了之前的封建诸侯制。中华民国结束了帝制文明时期,并掀开了共和文明时期的序幕。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为建立和完善新的政经体制继续努力,要圆「中国梦」的关键也就在此,重任已落到习班子肩上了。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