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赵令彬:中国须防债负过重

2013-04-24 14:53:45  来源:大公报

  上文谈到通胀风险易见且能有效控制(本栏4月23日),但信贷增长过度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却较隐蔽及长远性,故较少受关注且控制更难,何况还须注意由收紧产生的抑压经济作用。

  中国债负最近广受西方评论关注,关注点之一是M2对GDP比例,由几年前的100%急升至目前的约200%,乃近年银行信贷猛增的反映之一。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就此作出回应,指该比例的国际比较并无很大意义,且中国的通胀一直受控,故问题不大。但正如笔者指出(本栏3月19日),M2比例的绝对值或难作国际比较,但近年的急升则确是问题而绝不容忽视。从行长的回应可见中国对此问题,仍未有足够的了解及重视。

  另一个相近的指标是总债务对GDP的比率(包括公共及私人债务),已由2007年的120%急升至去年末的180%,有估计指今年底便可达200%。西方评论亦指出,中国的问题暂时未算严重,从国际比较看未算太高,如美国2007年时便高达357%,现时仍达350%,而日本更达450%。且中国还具备不少化解危机的有利条件,如高储蓄率,低外债,高增长,资本帐未完全开放和财政状况较佳等,故料非会很快爆发危机。

  然而融资及借贷过度殊非好事,从长期看必会引致问题。最根本者乃资金过多会扭曲投资,很易形成借贷型发展模式,欧美的困局便是明证,引发金融海啸的最基本原因就在此。

  还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还债的财政负担日升,二是借贷对推动经济的效应递减。有估计指巨大的债务已令经济每年要付出相当于11%GDP的偿还负担,而这在五年后会升至约15%,令经济负担日重而拉低增长。

  又有评估指每元新增贷款所推动的GDP升幅有所下降,在2005至2008年间平均为0.71元,在2009至2012年间为0.3元。长此下去若要维持一定GDP增长,债务负担将加快上升。为免留下后患,中国必须及早治理信贷增加过快问题。

  除了债务总量的压力外,还须更多关注债务的质素,以防坏帐日增而致违约风险日高。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水平上升乃一贯的关注焦点,但非银行信贷融资的风险亦日受注目。例如最近猛增的企业债务,其质素如何便开始受到质疑。

  有报道指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已达到GDP的108%,超过了IMF的90%警戒线,并与英法水平相若,而高于日本(100%下)、美国(70%多)、德国(50%)和意大利(80%多)等,只有西班牙(130%多)比中国高出很多。最近的光伏龙头企业之一尚德破产,更显示违约风险不容低估。

关键字: 中国 债负
责任编辑: 张琦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