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商业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赵令彬:日股急泻敲响警钟

  5月23日日本股市急泻逾7%,引起了全球市场一阵震荡,并令各方更关注日本的财经金融状况。暴跌所带来的全面影响尚待观察,但这无疑是个警号,提醒人们要更小心应对日本以至全球财经问题。对近期一些市场的盲目乐观情绪,这也是个及时的清醒剂。

  笔者曾预言今年市场焦点将要转到日本(本栏4月12日),这是否由跌市开始还待确认,无论如何人们再不能忽略日本的事态发展。跌市其实并非意外,自去年末“安倍经济学”启动以来,日股便急升了逾七成,以今年计也升了四成,如此急速的升势即使在发展中国家的不成熟市场也不常见。由于位高势危,一有风吹草动便很易触发沽盘及羊群效应,大家都想先行套现而退市,从而引发大调整。但这次跌市却或许是更深层更根本调整的前奏,是否如此尚待观察,但此事很快便有分晓。

  一般评论认为跌市的导火线是伯南克的退市言论,和中国经济再呈放缓迹象。实际上这两点都非新事,故只能看作是市场调整的借口,更根本的原因还是来自日本以至全球的经济金融基调。

  首先是各国的量宽做成了资产特别是股市泡沫涨大,超宽松货币政策对吹大股泡功效卓着,但对推动实体经济却有心无力。推力的不平衡做成了实体经济呆滞而资产泡沫急涨的强烈反差,风险及爆煲的机会随之大升。日股大泻并牵连其他市场,正好证实了此种风险的存在及严重影响。

  此外,日股急泻也突显了“安倍经济学”的深层问题,并冲击了由此足可重振日本的信心。上述的经济与市场表现强烈反差,在日本尤为极端。日本经济持续低迷且深陷通缩中,却出现异常急速的股市升势,显示泡沫化尤甚,而出现调整时幅度必更深。股市急升及首季GDP增长逾3%,还被吹嘘为“安倍经济学”的成功,可惜这些所谓“成功”都是泡沫,现已被跌市戳破。

  从理论上看“成功”确欠坚实的理据支持。GDP增长中有二个多百分点是由私人消费而来,但在经济不振中忽然消费大升自非正常,原因包括:(一)股市上升带来财富效应。但这是个泡沫型消费,随?股市爆泡回落又有负面效应,故不能持久而只徒增波动。(二)民众恐慌性囤积物品。随?日圆贬值输入型通胀出现,再加上将加高销售税,令民众抢先添置必要用品。这是把未来消费拉前,同样不会持久,且将做成之后的消费低谷。

  何况当物价仍处通缩状态,而投资仍见负增长之时,GDP及消费上升并不反映经济基调好转,故自难持久。

  • 责任编辑:张琦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