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商业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赵令斌:恐袭突显西方社会分裂

  近月欧美恐袭事件出现了重要新发展,继美国波士顿爆炸后,又有英国士兵被杀和法国士兵被刺伤。虽然这些或只是个别事例,却又可能是冰山一角,反映了西方的深层政经及社会问题,有几点尤其值得关注。

  首先是新式恐袭防不胜防,受意识形态驱动的非有组织独狼式恐袭更难于对付。英美的施袭者竟都曾是情报机构调查过而走漏眼的,显见当局及现行机制未能有效应对此类事例。且英美案例或会起示范作用,令模仿行动陆续有来,情况会因而不断恶化。

  第二是社会撕裂严重。英美事例均由内生而非外来恐怖分子作案,乃小时移民到来或土生土长的少数族裔,生于斯长于斯而思想极端化于斯。采取激烈行动者或许只是很少数,但必有广大同情者或思想相近者的群众基础。西方大力在全球反恐,本身却反成了恐怖主义温床,这才是最令人惊讶及震撼者。

  第三是仇恨的恶性循环加深。在英美案例发生后,有关方面必定大幅加强对回教少数族裔的监控,令其所受压力更大,自然反感及反抗也更大。与此同时,欧美近年反移民反少数族裔的右翼政治势力冒升,在这些恐袭案例后必受到更多的支持,从而衍生更多的极端反应行动,例如在英国士兵被杀后,反回教事件已急增。右翼反移民力量的抬头已十分普遍,如希腊的亲纳粹主义政党“金色黎明”,和英国的独立党(Ukip)等,都是其中代表。本来富庶安稳的北欧亦不平静,日前瑞典首都西北区便连夜发生少数族裔抗议警察滥用暴力的骚乱。北欧的右翼力量日大,如芬兰便有True Finns的“真正芬兰人”政党,在挪威去年便发生了右翼青年的大屠杀事件。显然,在欧洲右翼分子与少数族裔间,正逐渐形成了内战式对立格局,令社会日益走向分裂。

  最后也最根本者是,极端主义的影响与海啸冲击正形成火爆组合。欧美反恐行动已引起了全球回教及其他一些民族的日益不满及对立情绪,文明冲突幽灵隐现。在西方国内,金融海啸的冲击一方面促成右翼反移民反少数族裔势力的高涨,另方面又加深了移民及少数族裔等弱势社群的不满。右翼分子借机掀起反移民的泄愤浪潮,而移民则每受反恐、歧视的政治压力,和经济特大压力的夹击。

  失业率在一些欧洲国家(如希腊、西班牙)已高达二成多,其中青年人约五成,新移民及少数族裔的失业率又再比平均为高。在这情况下不出事才怪:当地年轻人趋向右翼极端主义,而新移民等则趋向回教极端主义,极端主义群体不单不融入社会,还衍生了反社会的仇恨意识。

  • 责任编辑:张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