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日报:项兵指在中国关系并不决定全部

2013-01-09 11:26  来源:大公网

  长江商学院是在学习知识的同时可联系“关系”的中国经济界的“产房”。项兵表示:“‘资本主义黄金期’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时隔30年结束,而在今后10到20年里,在资本主义因素占多数的国家,社会主义因素将大幅增加,而企业应考虑到重视可持续和包容性成长的时代趋势。”照片=长江商学院提供

  大公网1月9日讯 据《朝鲜日报》报道,「中国是每隔3、5年就会骤变的市场。如果决策不够迅速,将在中国市场面临难关。」面向CEO们的中国顶尖工商管理硕士(MBA)学校——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在接受 《Weekly BIZ》采访时表示,对进军中国内需市场的外国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速度」。另外对于一些外国企业认为的「只要抓住政府就一定会成功」,项兵表示「政府也有犯错的时候。不可离得太远,也不可靠得太近」,提出了「不近不远」原则。

  亚洲首富、香港长江实业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嘉诚2002年创立的长江商学院,至今为共有2500多名中国CEO来此学习。除北京以外,在上海和深圳也有分校。记者上月31日采访了从创校开始就担任院长的项兵博士,听他谈论了中国市场的特点、中国企业的状况、中国经济的未来等。正停留在香港的项兵通过长江商学院北京校区视频会议系统接受了采访。下面为采访摘要:

  「在中国‘关系’并非‘特效药’,企业间的‘价值竞争’时代即将来临」

  问:与其他国家市场有所不同的中国市场的特色是什么?

  「很多人都说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但只有部分是事实。国有企业的影响力较大,而且政府引领变化这一点与美国等国家有所不同。但同时也是民营企业的推进力和斗志了不起的快速骤变的市场。日本企业无论是哪种产业,就算过去10年也不会有变化,反而变得更加精密并集中于一个领域。相反,在中国每隔3、5年就会发生一次结构性变化。因此,较为灵活的韩国企业具备适应力,而日本企业在这种市场上很难撑下去。」

  问:在中国市场上「关系」有多么重要?

  「在长江商学院进修的中国CEO大都是白手起家。大部分是小学也没有毕业的农民出身。如果说关系有那么重要,他们会取得成功吗?在规章制度较多的产业确实需要‘关系’,但这不仅仅是在中国,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相反,在没有限制的领域,关系并不重要。就算与最高领导人的关系再好,生活用品和化妆品也不会因此而卖得更好。」

  问:外国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犯的最多的错误是什么?

  「人们往往会忘记中国的多个地区发展阶段各不相同。中国比欧盟(EU)还要大,而且地区间的差距也不小。并不是像韩国、日本和香港一样的均一市场。此外,还需要了解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不同。各企业追求的目标、竞争与合作方式都不相同。在进行合作之前,需要了解这种特点。而最大的问题是与政府的关系设定。应该和政府 ‘不近不远’。很多外国企业认为,只要抓住政府就万事大吉,但政府也并不是一直都对,他们也有犯错的时候。我想说的一点是,决策一定要迅速。在像中国这样迅速变化的市场上,如果速度跟不上就很难取得成功。」

  问:从长江商学院成立的2002年到现在,最近10多年时间里中国企业有何变化?

  「规模剧增。10年前,销售额达100亿元人民币就被称为大企业,但现在销售额达数千亿元人民币的企业比比皆是。而且像华为、三一重工等一样进军海外市场的企业也很多。不过,此前中国企业只是在比较顺利的环境中取得了成功。得益于市场的爆炸性增长,就算不是很聪明、做得不是很好也能取得成功。而现在已经有了起伏动荡。需要能够顺应趋势变化的革新。迄今为止,中国企业一直以价格竞争力立足,但中国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在全球GDP中占10%。因此,应将‘价格竞争’变为‘价值竞争’。应该学习谷歌和Facebook。」

  问:中国几年来一直强调「自主创新」,但似乎还没有取得显着成果,您怎么看?

  「这是因为,就算没有创意和革新也能轻松赚钱。在毕业于长江商学院的中国CEO中,也有些人是剽窃他人的技术积累了10亿美元以上的财富。另外,创意与革新带有一定的风险。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这种能力。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但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中国在汽车等多个领域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因此,创意与革新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在过去的3年里,通用汽车将设计最优秀的最新款汽车率先在中国市场推出,随后才会在美国市场推出。在中国市场上如果没有创意与革新就无法生存的时代即将来临。」

  「在中国国有企业相当于IBM和通用电气,政府鼓励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公平竞争。」

  问:中国新领导班子上台前后,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呼声很高,请您谈谈。

  「国有企业管理制度存在很多问题是事实,但我认为中国需要国有企业。在中国没有超出家族范围的现代大企业。假设中国移动通信、中国银行等国有企业和银行归个人所有,那么只要与政府搞好关系获得帮助,就会获得巨额利润。这样中国的收入不均衡现象将比现在更加严重,甚至有可能爆发革命。在中国,国有企业相当于IBM和通用电气。儒教传统较强的中国和韩国无法超越家族范畴。因此,如果国有企业归个人所有,总裁位子一定会由子女来继承。如此一来,在中国永远也不会出现像微软、IBM和通用电气一样的企业。」

  问:您对中国新领导班子的经济政策方向怎么看?

  「改革开放将加快步伐。将鼓励企业间进行公平、公正的竞争,并减少国家对资源分配相关的介入。目前,中国存在的问题是,国有企业所占比重较高带来的垄断问题。但在过去的30年里,对经济发展作出核心贡献的却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的经济增长贡献度为60%,雇用比重达80%(编者注:但在中国企业总数中占1%左右的国有企业却占中国企业总利润的43%,产业生产的40%。这都是得益于政府给予的垄断权)。另一个是开放问题。中国从2009年开始跃升为世界第一出口国,但去年中国出口55%以上是由进军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完成的。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如此开放的国家。在过去10年里,中国吸引的直接投资达1.1万亿美元,继美国(1.7万亿美元)之后居世界第二位。」

  问:在金融等领域,中国市场尚未开放,请您谈谈。

  「认为中国在开放方面存在不足,是因为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偏见。但现在,中国已经进入受到儒家思想支配的时代。从中国的政治系统来看,就是儒家所说的典型的‘精英统治’系统。最优秀的精英集中于高层官僚层。像美国一样,当上参议院议员后很快成为总统的事情绝不会发生。精英们从基层单位开始,通过层层选拔一步一步往上升。从负责某城市一个区开始,逐渐晋升为副市长、市长。随后,从穷省省长转为富省省长,最终成为最高领导人。中国历代王朝都是越开放就越强大。唐朝时,在高层官吏中甚至有印度人、伊朗人、日本人和泰国人。开放的时候,中国是世界最强的国家。从这一点来看,中国将继续推进改革开放。」

  问:全球金融危机仍在持续,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企业应采取怎样的战略?

  「如果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无偿医疗福利、无偿高等教育、吉尼系数4种标准区分国家的发展阶段,北欧的瑞典和芬兰等国家已经进入社会主义高级阶段。希腊、意大利、日本等国家进入社会主义中级阶段。相反,美国和英国是资本主义,而中国是比之更严重的资本主义国家。1979年,英国首相撒切尔再次推进私有化、富豪减税等资本主义因素,而美国总统里根也进行效仿。邓小平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的1978年,也是那个时候。那时开始的‘资本主义黄金期’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隔30年结束。而在今后10到20年里,在资本主义因素占多数的国家,社会主义因素将大幅增加,而重视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的时代潮流将对企业经营产生巨大的影响。企业家在制定战略时应考虑到这种变化,有必要让企业发展和社会要求产生协调。」

  问:不少人对中国经济持悲观态度,您怎么看?

  「对中国经济的负面预测从20年前开始就已出现,而且每年都有。中国经济的城市化率和服务产业所占比重分别只是50%和43%。而美国的城市化率超过80%,服务产业所占比重达82%。中国在今后10到20年里持续增长毫无问题。」

  项兵简介:

  出生:1962年

  学历:1983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阿尔伯塔大学MBA及经营学博士

  经历: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教授、香港科技大学(HKUST)教授、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关键字: 长江 商学院 院长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