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近距离接触伊斯兰萨拉菲派

2013-01-21 09:37  来源:大公网

萨拉菲教派分发古兰经引起安全部门警惕

  大公网1月21日讯 据《德国之声》报道,极端萨拉菲派分子引起了德国宪法保护局的注意。波恩市被看作是萨拉菲派在德国的聚集地之一。德国之声记者与萨拉菲派人士进行了访谈。

  波恩市某个加油站,身穿松垮运动服的一些小青年正徘徊在门外。天空正下着蒙蒙细雨。这里是记者和两个伊斯兰萨拉菲派传教士约定的采访地点。约定的时间是傍晚17点,17点01分,一位男子如约而至出现在记者面前。

  “是的,我们是极端分子。”这位男子说道,稍作停顿后他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极端准时。”说话时,他脸上的微笑多了一丝嘲讽的意味。他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剃了光头,并没有和记者握手,他说“您必须得理解。”在西方国家,不与别人握手,实际上是一种极不礼貌的侮辱性行为。不过萨拉菲派人士完全依照古兰经来规划生活,而古兰经规定男性不能与女性握手。

  这位男子说,他将把这段与传教士的采访录制下来。两个即将上镜的被访传教士正坐在加油站对面的一家小咖啡馆里。我和这个年轻人一起走过去。咖啡店里飘荡着土耳其音乐。稍微年长的一位叫做易卜拉欣?阿布?那吉(Ibrahim Abou-Nagie),他正搅着面前的一杯咖啡,稍微年轻的阿布杜查纳(Abu Dujana)正在把玩手中的iPhone手机。两人友好的和记者打了招呼,向侍者招手示意:“再来杯咖啡,谢谢!“

  在联络采访对象的过程中,北威州宪法保护局一位发言人把这两个采访对象称作是“危险的萨拉菲派传教士”。奥斯纳布吕克大学的一位专家对这种观点作出了一定的修正,他眼中的萨拉菲派人士:确实极端保守,不过说得上是“危险”吗?该大学伊斯兰神学研究所博士生苏克何尼(Elkaham Sukhni)说:“他们并不一定是危险人物。萨拉菲派异常保守,他们遵循早期伊斯兰教的原始模式。”

  传教士易卜拉欣?阿布?那吉说,他们是“真正的宗教”。他不希望被叫做萨拉菲派人士,把自己称作是一个穆斯林,他认为“萨拉菲”是媒体和政坛有意分裂穆斯林才提出来的。一旁的传教士阿布·杜查纳表示,这是媒体和政客们“有目的的挑拨”行为。他18岁的时候从加沙地带来到德国,他说,在老家的时候他一直梦想能来到有着先进科技、风纪严格的德国。

  根据宪法局最近的估测数据,在德国有大约3800个萨拉菲派人士,其中有约1000人生活在在莱茵兰地区,人数有不断上升的趋势。萨拉菲教派中虽然只有少数人倾向暴力,不过宪法保护局认为,他们随时有可能从纯政治的流派转化为倾向暴力的圣战组织。所以北威州宪法保护局表示:“我们对此相当忧虑。”

  但伊斯兰专家强调说:“有暴力倾向的萨拉菲是少数人中的少数。”萨拉菲的三个分支中,有暴力倾向的是人数最少的分支。除此之外,也有极端正统一个分支,这些萨拉菲中,女性都会蒙上面纱,男性穿宽大的长袍。伊斯兰专家苏克何尼解释说,这个支派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因为他们生活十分低调,活动在固定的社会圈子里。那吉和杜查纳就属于这个支派,两人表示,因为要传教,所以在过去一段时间他们表现才活跃起来。

  两位传教士相识于科隆附近菲雷肯的一座清真寺,传教已经有8年了。他们介绍说,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分发传教CD,之后在互联网上传教,他们还组织讲经研讨会,发送古兰经。

  伊斯兰专家苏克何尼也注意到了他们的传教方法,苏克何尼说:“这是首次有人用德语传教,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这当然十分有吸引力。”

  指点迷津

  那吉对每天接到的求助电话表示担忧。每天他都会接到年轻人打来的电话,有时一天能接200个。来电中,有一些不想参加游泳课的穆斯林中学生寻求帮助。那吉给出这些无助者的建议是,送给校长一本古兰经并要有耐心。

  显然,萨拉菲十分受年轻人的欢迎,这是什么原因呢?本台记者来到波恩一家毫不起眼的清真寺寻找答案。在那里,一个女中学生正和她的朋友聊天,看到记者她说:“您是改信伊斯兰教的教徒吗?“这个女生有着温柔的微笑。因为身裹黑袍,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稍老。她并不在乎世人看她的目光,不在乎在学校受到非议,她说,真主以后会报答她做出的所有努力。

  伊斯兰专家苏克何尼说:“萨拉菲的追随者很多都是15到20岁的年轻人。”当然,他们中也可能会出现倾向于暴力圣战的激进分子。一些年轻人在Youtube上面听信了极端分子,比如“基地”恐怖组织的说教去追随他们,苏克何尼把这种行为称作“通过网络自我极端化”。

  而波恩的这两位传教士强调,如果他们感到年轻人有着暴力倾向,他们就会和他进行沟通谈话,杜查纳一边撸着胡子一边说:“暴力并不是一个禁忌话题。”不过,往往这些已经十分有暴力倾向的年轻人都不会来寻求他们的帮助。

  在去年5月,德国极右政党Pro NRW组织了一场示威活动,抗议者有意手举诋毁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杜查纳说他当时特意前往清真寺:“我跟他们说,不要出去,不要被挑衅激怒。“不过在波恩,还是有很多萨拉菲派人士走上街头表示不满情绪。在示威过程中,部分萨拉菲派人士与警察发生了暴力冲突。一名警察被刺伤倒地,重伤者被送往医院进行了抢救。

  杜查纳的声调有着一丝丝的懊恼:“当然存在个别分子。”他说每个周末,无论是足球比赛还是德国左翼示威者的游行都曾出现暴力事件。但是只有萨拉菲派总是会受到谴责。他不明白为什么政客不选择坐下来和萨拉菲派共同探讨。不过一旁的那吉摇头表示不愿意和政客们见面,就连总理默克尔他都不愿与她举行会谈,“除非她皈依伊斯兰教”。在场的其他人大笑起来。

  杜查纳交给对面的记者一本古兰经:“这是给您的,精装版。” 那吉说:“我现在真心向您推荐真主传递的消息,这是我最大的荣幸。”他向记者展示了掌中的智能手机:宪法保护局一直在进行监听,不过这并不使他感到困扰,恰恰相反,这给他增添了乐趣,那吉说他经常在电话中跟对方讲到真主的爱。他坚信,一些人已经因此信仰了伊斯兰教。

  告别的时候,那吉问记者是否想要多拿几本古兰经在编辑部分发,他汽车里还有一些备份。/作者:Naomi Conrad 编译:文木

关键字: 伊斯兰 萨拉菲派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