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大屠杀研究为何仍未告终?

2013-01-28 11:07  来源:大公网

苏联军队于1944年解放位于波兰的卢布林市郊的马伊达内克集中营

  大公网1月28日讯 据《德国之声》报道,德国研究反犹太主义的资深学者朱莉安·韦策尔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人们对大屠杀还没有了解透彻。她在访谈中也描述了今天的反犹太主义有哪些表现形式。

  多年来,朱莉安·韦策尔(Juliane Wetzel)就在研究反犹太主义和极右主义在德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各种表现形式。韦策尔就职于柏林工大的反犹太主义研究中心,她同时也是德国独立的反犹太主义专家委员会的协调人,该委员会定期向德国议院汇报有关德国反犹太主义问题的情况。

  德国之声: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犯下的滔天罪行已经快过去68年了。到如今,人们对这段历史不是已经研究得足够了吗?人们对大屠杀不是已经了解的非常透彻了吗?

  韦策尔:没有,我们对大屠杀当然还没有了解透彻。还有很多方面,我们还没怎么研究,甚至根本就没触及。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档案现在才开放。举个例子:说到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人们总是以为,绝大部分犹太人是在集中营被害的,这也和奥斯威辛集中营作为大屠杀的象征不无关系。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大约200万犹太人是在当年苏联境内被集体枪杀的(注:发生在纳粹军队1941年6月侵犯苏联并占领其大片国土之后)。这是在开始使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之前发生的事。我们现在都还不清楚,这些集体枪杀行动都是在哪些地方发生的。现在有些组织才刚刚开始这方面的研究。所有这些,都是大屠杀史上的空白。

  不同的问题 不同的方式

  德国之声:不过人们今天研究的问题,和原来的肯定不一样。

  韦策尔:近几年人们研究的是:当年的老百姓知不知道对犹太人的大规模屠杀?知道多少?过去很长时间兜售的观点是,当时德国人不可能知道,因为发生大屠杀的地方都那么远。大部分人都不承认当时社会上有不少小道消息,譬如由战地来信传播开的消息。最新研究结果则显示出另一种情况:当时人们其实是知道不少的,即便许多人只是知道个大概,但只要愿意,你是可以了解到不少情况的。

  德国之声:不光是人们今天研究的问题不一样,就是人们触及大屠杀话题的方式方法也不一样。怎样让年轻一代了解这个话题呢?

  韦策尔:很多年轻人以为,他们对大屠杀已经很了解了。但实际上,他们对大屠杀的了解,只局限在看了一两部故事片而已,他们其实并没有深入了解和思考这个问题。

  “大屠杀教育(Holocaust Education)”,这个概念已是一个国际认可的概念,但其内涵几十年来却已发生了变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屠杀教育的内容还是以震惊、震撼为主基调,年轻人被加上了沉重的负担--他们背不起、也不是必须要背的负担。这肯定也是很多人为什么说“我不想再听”的原因之一。今天大屠杀教育最关键的是,不再老是道德说教,而是介绍历史知识和背景,这才是基础。但在很多时候,这一点依然还做得不够,或者或许也可以说,又做得不够了。

  你也必须和中小学生讨论类似这样的问题:当时人们知道什么?可以知道什么?1945年二战结束后人们回避这个话题的机制有多强?它在多大程度上主导了西德的历史?原因何在?也就是说,我们不能以1945年为界,只看之前不观其后,而是也必须清楚地意识到,对当今的政治决策而言,这个话题也很重要。

  今天的反犹太主义

  德国之声:在反犹太主义独立专家委员会向联邦议院提交的最新报告中,专家们也列出了当今反犹太主义的各种表现形式。都有哪些形式呢?

  韦策尔:譬如有所谓的“次生反犹太主义(sekund?rer Antisemitismus)”,也可用“因奥斯威辛而生反犹太主义”来予以概括。[“这个概念……一般是描述因不想承载负罪感……而造成的各种现象。”其中包括指责犹太人自己对遭受到的迫害负有责任以及“警醒不忘大屠杀是为了想要金钱的说法”--摘选自专家委员会2012年度报告] 这恰恰就是一些回避大屠杀话题,或不想再考虑什么负罪、羞耻等问题的形式。如果硬说犹太人之所以一再强调自己是受害者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说犹太人试图通过历史来主导美国或者还有德国的政治,那就是连责任都不想担当了。这样的说法,花样繁多,一再出现。

  另一种新的反犹太主义的表现形式是和以色列相关的反犹太主义。这种情况什么时候出现呢?如果你对以色列的政策或以色列军队在加沙地带的所作所为提出批评,这是完全正当的,也没有触犯禁忌,但假如你超出这个界限,就属于和以色列相关的反犹太主义了,譬如说把以色列的政策与纳粹的大屠杀相提并论,就像类似“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的做法,就像当年德国人对犹太人一样”的言论,就属于这种情况,它倒置了犯罪者、受害者:昔日的受害者被转化为犯罪者。这两种形式的反犹太主义,是出现在德国的主要形式。

  单反省历史是不够的

  德国之声:您认为谁应该来抵制和防范今天这种形式的反犹太主义呢?政界、民间社会,还是每个人自己?

  韦策尔:德国政界、民间社会、尤其是教育机构,它们互相之间都协调配合。政界可以发出明确信号,表示鲜明立场,反对任何形式的反犹太主义。德国政界就组织了我们这个专家委员会,收集信息,进行分析研究。这些基础内容必须贯穿落实到教育政策中去,而不光仅仅局限在政治历史方面的教育。有关资料的内容--我们反犹太主义研究中心也参与编写--也必须针对今天的表现形式才行。我们必须对中小学教师进行培训,提高他们的意识,这样他们才能把新的知识和认识传授给学生,因为大部分人还是仅在谈纳粹时期的时候,才会想到反犹太主义,而在谈今天的各种现象时,他们还不会意识到这也是反犹太主义的表现。/作者:Birgit Goertz 译者:施彦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