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港报文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今日新闻:暗访一位从事性工作的少妇

  大公网5月29日讯 据《今日新闻》报道,在一个场子里,我找到了她,采访是在一个特定的条件下进行的。坐在我对面的这位小妹,长得很漂亮,身材相当不错,眼睛也很有神。说她是小妹,其实她已经做了妈妈,因为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从年龄上来说,她的确是一个小妹,这对于场子里的属于她这类的女孩来说都是统一的称谓。

  她说自己虽然家在农村,但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几乎就没吃过苦,没干过农活,因为她高中一毕业,就跟随高她一届的师兄(后来成为她老公)南下打工了。她说,现在我有孩子了,出来做这个就是为了搏一下。你刚从家里出来干什麽工作呢?她说,一出来就在一家宾馆里打工,由于我长得不错,身材又好,所以经理就安排我当咨客(对于服务行业提供咨询服务的服务人员的称呼)。一个月的工资是1800元(以人民币计价,以下同),试用期1个月,1个月后工资又涨1000元。

  这个数不算低了,在当时。她说,现在很以前没有可比性。你为什麽不继续做咨客而选择做这个?她说,我结婚不久就怀孕了,孩子出生4个月,我又重新回到宾馆去,可是人家经理和老板不要我了。哦,咨客也是吃青春饭的。她说,一般正规的咨客是很单纯的,那时有很多男人想泡我,被我男朋友(后来成为老公)看得紧紧的,使得这些男人无从下手。

  后来怎麽进的这个场子?她说,经理带我们来的,他是我们那个地方的人,我是透过熟人介绍认识他的,就这样我进来了。你先前学过按摩吗?她说,没有学过,是花钱到这里学的,这里的学费2200元,押金500元,我学6天就会了,有个女的跟我一起学,20天都学不会,银子哗啦啦流进别人的口袋里。这证明你聪明。她说,聪明谈不上,但我的确很用心去学,所以才学到我这身手艺。

  你孩子多大了?她说,4岁多。你想孩子吗?她说,想,但自己没赚到钱就想也不敢想,因为一回去就要钱,以前还托人到香港买奶粉回去,现在没办法,人家把这门路给堵上了,就让孩子吃国产的。其实国产的奶粉质量也提高了。她说,还是让人不放心,不过国人现在都是打不死的小强,什麽三聚氰胺、地沟油,都让老百姓长结实了。

  你还真幽默,今年你回过家吗?没有,春节我也没回去,手里没有钱咋回去啊,至少赚够买个店子的数目我就不做就回家了。多少钱才能买店?她说,二十多万吧,现在是这个数目,但明年可能就涨了,你不知道我本来是等到店子的价格跌下来才买的,但这两年就一直涨,房价疯了,我也疯了。买店子是你的一个目标,也是你的梦想,看好了就下手,不要等。她说,其实现在有很多人的梦想与现实是不相符的,但我相信我的这个梦想一定能够实现。梦想实现了我就不做这个了。

  买了店子后做什麽生意呢?她说,还没想好,比如做服装啊,做美容啊,都可以,起码自己会这一行,会管理才可以。赚到这个目标就不做这个了,为什麽呢?她说,人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主要是自己岁数大了,做这个,没什麽市场了,因为人家客人一眼就会看到你的年龄,就不会点你的钟,你就捞不到小费。你出过台吗?她说,这个问题我不回答。

  假如我现在叫你出台,你愿意吗?她说,你是开玩笑的吧,你希望我跟你去出台吗?如果有办法,我怎麽会做这个呢?都是生活所逼的,也是我自愿的,所以请你不要笑我。哦,知道了,我不是在笑你,二十深入到你的生活当中,其实做这个没什麽不好,只是人们还不够理解,某些方面还不认可一味的打击罢了。她说,所以,我认为年轻女孩有其他门道最好不要选择做这个,做了这个就尽快轻离开这种场子。

  你老公在老家干什麽?她说,打理一家酒楼。不想他吗?她说,不想是假的,想也是假的,这年头谁跟谁啊!你们的感情好吗?她说,一般般吧,反正那张纸上写着是夫妻,离开那张纸,谁也不是谁的谁。你在这里做事,你老公知道吗?她说,不知道,如果让他知道了,他非把我杀了不可。如果你老乡告诉他呢?她说,我这里没老乡,再说我是久不久就换个地方,没有老乡知道。

  说点跟你们的利益有关系的事情,请问你们都有一些什麽样的保障?她说,几乎没有保障。为什麽这麽说呢?她说,比如说医疗保险,因为我们是临时的,公司不给我们买这个,养老保险就更不用说了,现在人家很多打工妹进一些正规的工厂,一进去就给你买。比如有点病什麽的,你会选择去医院吗?她说,是的,一般是去社区的健康服务中心。有没有去过私人诊所?她说,去过,我一次得了性病,去了被他们宰得只剩下一点骨头,治好一个性病要花好几千元呢!

  这个以后你就得注意了,预先要做好安全措施啊!她说,有时候由不得你,有一次说好要戴套的,但那客人就偏不戴,还把东西往里面射,你说做我们这一行的,有谁尊重你把你当人看?这是人的素质问题,以后你做这个前,要先说好规矩,不然就不做,如果出现意外,也要加收客人的钱,因为你得去进行处理,这叫做处理费。她说,看起来你还挺懂行的,但很多客人都不当是一回事,都把我们的身体当作是垃圾堆,随便放垃圾。

  两个钟点过后,我起身走了。想着刚才跟她的交谈,受益良多,特别是说到性工作者的梦想,也许你不禁要问,大陆的性工作者该不该有自己的梦想?我相信,她们中大多数人都是为了改善自己和家庭的生活才选择做这个的,她们当中有许多也跟文中这位年轻母亲一样,她们为了圆梦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做了这个选择。相关部门是不是该给她们提供一些帮助,关注她们,关心她们的生活,为这些有需要的人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比如性的安全、性病的医治、性工作者的心理疏导和“从良”后生活时代等等实际问题。

  也许你会说,性工作者既然是不合法的,又谈何容易有自己的梦想呢?但现在不是要建设“美丽的中国”吗,这个层面的人也是大陆的一份子,她们就该有“中国梦”!我想,在大陆,只有这些底层人的梦想实现了,我们这个国家才多一份和谐,多一份美丽。难道你说不是吗?

  • 责任编辑:孟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