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逝者如斯夫

2013-01-08 15:38  来源:大公报


图:也斯(左二)与友人在去年香港书展「人文对话」讲座上对谈,左一为叶辉/本报摄

  ……

  你带着这么一本书离去

  里面有几年的悲欢忧喜

  高兴你带着它辗转途中

  不晓得会遇上什么

  飘流随水还是零落沾尘

  你们已不是我可担心的了……

  这首《送别友人,和一本书》,是也斯(原名梁秉钧)上世纪七十年代于《中国学生周报》的诗作,那时的他,二十出头,才气洋溢,已担任该周报编辑。由那时开始,他随着文学「悲欢忧喜」、「辗转途中」跋涉至今。/【本报记者 洪捷 李梦】

  本月五日,也斯因患肺癌,在沙田仁安医院去世,享年六十四岁。

  一九四九年生于广东新会的也斯,一岁那年随父母来港。彼时逢战乱,也斯父母嗜书,迁徙中宁愿少带些家中值钱物件也一定要捎上藏书。也因此,初来港的也斯一家,生活拮据。

  获首届文学双年奖

  也斯的童年在香港仔黄竹坑度过。外祖父好旧体诗,爱与外孙谈论文人轶事,母亲也常跟他提及《长恨歌》和《赤壁赋》等名篇。如此家教,令也斯自小对中国古典文学有了浓厚兴趣。他的散文,如《卖木屐的老人》和《草蜢》等,爱用短句,古雅清丽,顿挫抑扬中颇见出古典文学底蕴。

  小学将毕业时,也斯随家人搬去北角,也是那时起,他开始阅读现当代作品,朱自清主编《新文学大系》诗歌卷是他的新诗启蒙。入读中学后,他曾在尖沙咀的旧书摊上找到若干外国名著,从中读出兴味,也因此,大学便去浸会大学外文系。

  对文学一腔热诚的也斯,首部小说集《养龙人师门》却是在台湾高雄出版,出版社更很快结业了。尽管后来的《岛和大陆》与《三鱼集》受到好评,冷静而带知性的《布拉格的明信片》才是也斯在文学上展现光彩之作,获第一届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小说组双年奖。而○九年的《后殖民食物与爱情》中的黑色幽默更是炉火纯青之作,令他再摘第十一届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小说组双年奖。

  散文与诗作品较多

  相比小说,散文与诗,才是他平生中作品量较多及广为文学爱好者爱读部分,曾出版十多本散文集及约十本诗集。《半途:梁秉钧诗选》获第四届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新诗组双年奖。他的诗作,像香港人,在现实都市中游走,却又不甘形形役役。也斯常旅行,说是这样能让自己「多看看这个世界」。他在柏林的街头走,在法国普罗旺斯沙可慈修道院的木屋子里住。他写城市、写食物、写电影,既生活,也脱俗,制造特有的浪漫。也斯好美食,也深谙品鉴食物之道。在《后殖民食物与爱情》中,他领了读者,顺着上环和中环的大小街巷,绘出一幅豆腐花、猪肠粉、牛肉乾和炒栗子的「食物地图」。

  当然,他写吃,并非止于烹炸煎炒,又或将食材调料罗列外加一串「人间难觅」的感叹,而是总能从那些华丽或朴素的食材后面,找出食物与个体处境的大小关联。他最喜欢的导演是路易.马卢,其电影《与安德烈吃晚餐》令也斯笑言:「在香港完全没机会拍出来,有谁愿意去拍两个男人吃饭谈天?」

  也斯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外文系,一九七八年赴美攻读研究生,一九八四年获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回港后,曾任教香港大学英文及比较文学系。这样的学术背景,令也斯的翻译及比较文学作品也很丰盛。也斯不忍看到半世纪前的香港文学,像飞机榄和皇后码头一样,湮灭在历史烟尘中。「我一直在做着打捞香港文学的工作。」去年书展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为了提高香港文学在国际上的地位,他经常到世界各地参与交流、演讲、驻场文学家、诗歌创作等活动,与国际上著名文学家成为好友。许多文学界的朋友都说,也斯在国际上的地位,远比他在香港人心目中更高。他是本港作品外译数目最多的文学家,诗、小说及散文被翻译成英、法、德、荷兰、日、韩、阿拉伯、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及南斯拉夫等十多种语言。特区政府于二○○六年向他颁发荣誉勋章。二○一○年,艺术发展局颁「年度最佳艺术家奖」予也斯。也斯走了,在世时,他为文学奔忙、呼吁,最担心的,就是文学、就是香港。离世时,但愿他终于放开,「你们已不是我可担心的了。」在他喜欢的地方笑谈吃喝。

关键字: 也斯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