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社科研究缺资金难发展

2013-01-08 15:44  来源:大公报


图:科大教授吴晓刚指出香港社会科学发展,饱受资金局限,难以施展拳脚

  《纽约时报》去年预测,社会科学的大数据时代已经到来。这意味该学科将进入由充足资金支援,而采集庞大实证数据的蜕变期。不过,本港研究资助局的优配研究金中,该领域课题申请优配研究金成功率低至二成六。刚获研究资助局「人文及社会科学学科杰出学者奖」的科大教授吴晓刚指出,本港社会科学发展「先天不足,资助有限」,本地研究则几乎「难以为继」。/【本报记者 成野/实习记者 朱永潇】

  吴晓刚表示,社会科学研究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面临由「书斋里的学问」向「大科学」的转型。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定期搜集调查数据,检测社会发展趋势。相反,香港社会科学发展,却饱受资金局限,难以施展拳脚。

  本港科研占本地生产总值(GDP)不足百分之一,社会科学可以分到的资助更有限。根据研资局数据,于2012/2013年度「优配研究金计划」及「杰出青年学者计划」中,人文及社会科学领域仅占20%及23%。资金的缺乏,令学者为争取资助争崩头,优配计划中,人文及社会科学申请成功率仅为二成六,较各学科总平均的三成还要低。

  成功率仅二成六

  香港大学地理系教授章典透露,校内一位治学严谨、论文引用率几高的社会科学学者,连续十年申请优配研究金计划未果,他质疑「一个学者的研究生涯有多少个十年?」

  本土社会科学的更大桎梏,或许在于目前各校资助与评核挂钩的制度,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座教授陈韬文表示,九十年代后期开始,八大院校逐渐形成资金与学者升职挂钩的硬性指标,○五年后尤为收紧,形成有些学者因求升迁或立足不得不申请资助的荒诞局面。当申请资助成了学者的必修课,自然僧多粥少,致「成功率比八九十年代低了很多」。他坦言,「我每隔三年申请一次优配研究金,我或许还有不错的成功率,但我所知的很多学者,尤其年轻学者就不那么幸运了」。

  同时,社会科学对社会及业界资本的吸引力,远远小于自然科学领域。吴晓刚说,「让企业家捐一个实验室,他们会乐意掏腰包,但是如果需要同样的资金,去建立一个无实体的数据库,就无甚吸引力,数据库就是很多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的实验室」。

  因此,即使申请到现有的资助,没有社会资金支撑,仍难以为研究提供充足支援。以2011/12年度数据为例,「优配研究金计划」下,每个项目的资助额度约在八十万元左右。吴晓刚目前做的项目就已耗资四百万。他曾经有意与中国人民大学共同开展中国综合社会调查,因调查人数动辄上万而经费庞大,现在只能全交由人大方面出资运作。他续称,如果两地合作的研究,还能由内地担纲,本地研究又由谁买单?

  学者搁置理论研究

  吴晓刚表示,香港在英治时期,并无设立为长远规划作参考的大型实证数据。经典的故事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和当时财政司司长郭伯雄于1963年的对话,郭伯雄说「如果我让他们算出数字,他们就会用于作计划」。这对于以实证数据的社会科学领域堪称灾难。缺乏数据,又难以获得资助,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之下,本土研究难以开展。

  陈韬文则忧虑挂钩制度导致急功近利的心态在学术界蔓延。或使一些年轻学者为求立足而申请资金,甚至搁置理论研究。「谁都想做为房子添上最后一块砖的人,而在香港做本土的实证数据研究,你必须从收集数据开始」。吴晓刚说,但现在从资金到科研环境都没有提供相应的土壤「长此以往,本地研究将告死亡」。

  (编者按:本报明天起刊出几名人文及社科学者的专访)

关键字: 社科 研究 资金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