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角》《骑士》声乐有水准

2013-01-15 15:06  来源:大公报


图:男高音饰唱的杜里图,声音结实,形象生动

  马斯卡尼的《乡村骑士》与列昂卡瓦洛的《丑角》可谓双璧之作,两部歌剧题材十分相似,都是围绕着嫉妒、婚外情及谋杀,篇幅短小,一般按惯例被安排于同场演出,今次(一月四日)香港演出也是。这已是卢景文第四次导演这二出歌剧的演出了,今次的演出突出了声乐,有水准,有睇头。而舞美设计则太简约了,太寒酸了,《丑角》二幕的场景竟然重用了《乡村骑士》的场景,简直是「张冠李戴」,是为败笔。

  场景设计有待改善

  《乡村骑士》场景设计是教堂外广场,空旷得很,所营造的环境、场景、氛围等风貌,反映不出西西里岛乡村的自然景象,也欠些生活气息。很难为剧情的发展埋下伏笔。男女主角就很优秀,角色造型与声音造型极为完美,唱演皆佳。嗓音浑厚有力的美国次女高音凯勒曼(J.Kellerman)饰唱的女高音角色桑杜扎,她的声音可塑性、适应性特别强,唱女高音角色带有次女高音饱满的胸声,又含有女高音光彩的音质,语调上的抑扬顿挫,音色上的轻重浓淡,非常出彩,引人入胜,声如洪钟,且富於戏剧性,显示出一种雄健的力量及可贵的磁性,这是凯勒曼的演唱歌剧最可贵之处。

  桑杜扎的感情是复杂的、矛盾的、痛苦的,又爱又恨,戏剧效果比较强烈。她的演唱,十分投入,感情炽烈,富于魅力。如「赞颂神奇的上帝」、「好妈妈,你知道吗?」、「不,不,杜里图,不要离开我」等,胸声的运用异常出色。

  美国男高音哈特曼(J.Hartman)饰唱的杜里图,声音结实,形象生动,发声有力,音色刚毅,有着Spinto男高音的架势。所唱出的「哦,罗拉」、「把红酒斟出来」等,演唱轻松,坦然自如。那首著名的咏叹调「妈妈,这酒好烈哟」,他用声加强了力度的因素,有了戏剧性的张力,但声音仍然保持着抒情的本质。香港男中音孟浩文(B.Montgomery)饰唱的阿尔菲奥,年纪大了些,嗓音干涩了些,虽然缺少些马车夫的强悍气质,但声音的表现力不错,演技也好。如马车夫之歌「马矫健,铃叮当」一曲中的急速有力的装饰乐句,他唱来精神奕奕,威风凛凛,相当不错。香港次女高音史韶韵饰唱的罗拉,较为平淡,文质彬彬,不愠不火,不够姣,不够放,演不出罗拉「媾佬」的魅力。

  戏中有戏真假交错

  杜里图被杀,一般是在幕后处理,今次演出剧终抬出杜里图的尸体,宣扬暴力、血腥场面却大可不必。

  群众场面颇为热闹,有调动,有动感,有画面,香港歌剧社合唱团所唱出的合唱「桔子花儿香,云雀在歌唱」、「天上女王,快乐罢」、「干杯之歌」等,颇有合唱感,在渲染戏剧气氛上也有效果,他们学会了演于剧中,唱于剧中,值得一赞。

  《丑角》这部充满爱恨、嫉妒的歌剧自始至终都十分精彩,特别是第二幕戏中戏的设计处理得颇有心机,在喜剧气氛中表现出悲剧的效果,剧情的转变也较顺畅,真假交错,引人入胜。

  整台戏以美国男高音丹尼斯基(J.Daniecki)饰唱的卡尼奥为中心,角色痛苦的内心世界及反抗精神他演得相当生动、真切、动情。不过,他的演唱过于抒情,唱不出角色的戏剧性张力。第一幕的「穿上戏装」、第二幕的「不,我不再是小丑」等,倾诉乏力,感染力不强,他毕竟是一位抒情男高音。美国女高音森普逊(K.Sampson)饰唱的涅达,演得蛮大胆、热情、奔放。所唱出的「小鸟在天空自由飞翔」(第一幕)、「没有想到你这么残忍」(第二幕)等,嗓音甜润,抒情见长。饰唱托尼奥的美国籍的杨布拉德(G.Youngblood)是位标准的男中音,声音雄壮、刚毅、豪放,角色造型丑化了(跛脚),服饰窝囊,似流浪汉,演唱很优秀。那一大段的开场白「对不起,先生和女士们!」唱来轻松活泼,风趣逗乐。香港男高音谭天乐唱出的阿列奇诺小夜曲「啊,科伦比娜」,抒情、连贯,柔美,有着小Tenor的特色。

  香港名家乐友乐团的伴奏,编制小型了些,音响不够厚实,不过,尚能奏出二出戏剧性张力,音乐紧凑,音响也凌厉,有起伏,有动感,这要归功于廖国敏的热情指挥。《乡村骑士》中那著名的「间奏曲」,弦乐的音色很醇美,稍嫌速度慢了些,音乐律动呆滞了些。

关键字: 丑角 骑士 声乐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