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地] 陈新滋吁「李地」理性协商

2013-04-02 16:09:12  来源:大公报

\
图:浸大校长陈新滋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透露,与政府官员早于去年十月十日的早餐会中,决议撤销尖沙咀方案\本报记者蔡文豪摄

  香港浸会大学属意的前李惠利地皮,被政府改为住宅用地,引出连串风波。政府指浸大曾提过与尖沙咀街坊福利会合作将会址重建开办中医院,其后又表示不可行,令事件节外生枝。浸大认为,校方从未放弃对临近李惠利地皮的争取,公众仅在双方措辞激烈的文书中捕捉事件一鳞半爪。近日,浸大校长陈新滋(以下简称「陈」)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透露,与政府官员早于去年十月十日的早餐会中,决议撤销于尖沙咀的项目。他呼吁双方理性沟通,相信政府会有一个「明智的解决方案」。以下是访谈内容摘要:\本报记者 成野

  问:在浸会大学争取李惠利地皮事件上,政府态度强硬,同时指摘校方反复,您认为政府所言是否属实?

  十月撤回尖沙咀方案

  陈(思索一会):其实,政府和浸会大学只是站在不同立场上看同一个事件,难说谁对谁错。我们看来,浸会大学并没有反复,我们只是争取任何机会建中医院。零九年校方申请李惠利地皮,政府没有回复。因此,在我上任之后,与尖沙咀街坊福利会接洽,他们愿意拿出地皮,帮助校方建立医院,我们提交了相关建议书给政府。但我们从未放弃对李惠利地皮的争取。

  去年九月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指定一位食卫局的高层和我们沟通,去年十月十号。(略停顿)对,这个日子很重要,当时我和学校校董会主席、行政副校长,与这位官员会面。这个会面议定了尖沙咀地皮不适宜建立中医院,而且谈话结束之后两个钟头,这个官员马上发邮件给我,建议校方继续争取李惠利地皮,并让我们提交给他关于李惠利地皮的资料。但是到了12月21号,我们看到政府将地皮放在卖地表里,所以非常震惊。

  问:为什么尖沙咀地皮最终搁浅?

  陈: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政府发开办中医院的牌照是给土地所有人,即尖沙咀街坊福利会,但该街坊福利会无法承担医院运营的风险和责任。另外,那里地方小,救护车都无法拐弯,交通是一大问题,车辆在那里倒车、停车都很不方便。

  问:您认为政府和浸会大学最大的分歧集中在哪里?

  陈:关键在于对那个早餐会性质的认定,双方实在太忙,才选择早餐时会面。我们觉得是一个正式的会晤,因为都是相关部门的高层坐在一起对话,但政府会认为这个会面是非正式的,所以并不认为我们及时撤回尖沙咀的方案。

  问:您一直强调大学并未放弃对李惠利地皮的争取,是否有相关的文件佐证?

  陈:我们零九年就申请这块地皮,一直视作教育用地。随后即使属意尖沙咀,也没有想过放弃,因为即使在尖沙咀建中医院,这块地也可以用来做院校发展。我们有一千个计划都能用得上这块地。

  问:现在大学的底线在哪里?对于规划署曾透露李惠利地皮不排除有其他用途,您如何看?

  底线是保留教育用地

  陈(停顿了一下):希望不要建豪宅,这是完全不配对的,对教育系统不配对、对豪宅也不配对;香港的教育用地已经很有限,而豪宅处处可以建;另外,土地是有关联性的,临近学校的住宅会有很多问题,如果我们跑去很远的地方建医院,效率很低,作为公立大学,我们其实是政府机构的一部分,我们节约成本,也是帮政府节约公帑。

  现在我们的底线是,保留教育用地,如果有更好的方案我们不反对,我们当然觉得目前中医教学医院是最合适的。

  问:为什么校方认为香港必须有一个中医教学医院?它和区内现有的中医门诊有什么区别。

  陈:三任特首都重视中医药发展,浸会大学的中医教学已经十五年了,但现在还没有一间中医教学医院,学生还要去内地实习,内地的中医可以开西药,但香港的中医就是中医,习惯、成例都有分别。再从研究的角度上来说,教师可以在课余随时去看病例。

  中医教学医院和中医门诊差别非常大,一些中风的患者,需要针灸的康复,现在并没有相关的住院服务,病人可能要一路颠簸多次覆诊,也需要家人陪同。如果有一个中医院让患者可以留院,这对区内的居民都有好处。

  问:一开始您的态度是很强硬的,「争不到地就辞职」,到现在底线是「保留教育用地」,我听到一些声音说您争取不力,或是想给自己找台阶下,您觉得自己有没有转軚?

  态度强硬因双方都急

  陈:我从一开始到现在就只有一个态度─争取李惠利地皮。但是我希望有更理性的对话,大学和政府一定不是对立,相反,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善用李惠利地皮,特区政府都是为市民服务的,我相信即使要建住宅也要有充分的理由,绝对不是私心,而大学也没有个人利益在其中,所以,既然方向一致,我们需要的是心平气和的讨论。

  我一开始的态度之所以强硬,是因为双方都急了。我们没有料到政府有意把李惠利地皮改住宅,也没想到会放在卖地表里,所以学校非常着急,担心政府不按照程序就把地卖了,表现出来的态度就特别激烈。现在发现政府是在走程序,也接受谘询,上月,九龙城区议会的会议上,议员都反对建住宅,我们也收集了一万封信表达诉求,按照常规来看,城规会会有一个明智的决定。所以我们之间不是交锋,而是协商。

  问:校内学生指摘对您不利,校外又说你突然改变立场,面对各方面的指摘,您是否觉得委屈?

  陈(笑了):委屈哪能没有,做我们这个位置的人,委屈是应该的,大学校长就是受委屈的。我理解学生,年轻人有激情是好事,都是为了他们认为的「公义」。我也热血过,可能比他们更热血(笑)。身为校长百分百不能考虑自己的问题,有一点顾虑就坐不下去。我知道有很多批评,不管有意无意,我没有其他选择,我听着,再按照尽可能对的方向走下去。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