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小燕:从公共事业说国民教育

2013-04-03 16:20:25  来源:大公报

  特区政府正与地铁公司商讨票价「可加可减」机制的修改问题,这就令人想到民生公共事业的公有化和私有化两个方面,其实是国民教育一个很好的课题。

  香港的国民教育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内容应是:清楚解释几种香港学生不明白甚或感到恐惧的「主义」,何谓社会主义,何谓共产主义,何谓资本主义,而市场经济与上述「主义」又有何关系。教育局与校长会、教师会、家长会及学生会共同讨论国教内容时,当中有识之士好应该就此多提意见。

  一九九七年踏入七月,亚洲金融危机从泰国开始,瞬间席卷全亚洲包括香港,只有中国内地的经济能迅速克服了危机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当中的关键因素是当时中共中央实行了「宏观调控」政策,刺激国内消费,从而产生一系列变化,使国内经济保持了稳定的趋势,与亚洲其他地方的经济衰退形成强烈对比。正因为内地对外开放之余,也保持了一定的由中央调控的计划经济措施,银行坏帐特别是地区腐败所造成的借贷坏帐得到有效清理,房地产泡沫也得以纾缓,经济达到预期甚或超过预期的增长,是「受管理的增长」。

  看看香港如今众多的公共事业,由于经济模式属于全面市场化,地铁和其他交通运输机构要调整票价,纵有「可加可减」机制存在,惟商人只要使出「通胀高企」、「投资额增加引致成本上涨」招数,票价便「只可加不能减」。在这种情况下,商人既没有违法,立法会议员又不能以「没良心」入商人以罪,政府更奈何不得,毕竟资本主义社会原就是如此,这就是「完全市场化」与政府有无权力「调控」的天壤之别。

  宏观调控刺激消费

  港人生活成本与日俱增,开门七件事中,单是行与住,就令很多港人疲于奔命,交通费占去每月开支的一大部分,「找片瓦遮头」更一点不容易;反观内地同胞交通费不贵,早年房奴困境如今也大大得到缓解。两相比较之下,不少内地同胞生活可说比港人幸福,因为他们的生活负担相对没那么重。

  政府主导民生事务

  内地实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在有其优越性,政府可对民生事务保留一定的主导权。明乎此,就不能不佩服二百多年前马克思的远见:资本主义社会去到极端,剥削就必然存在,社会分配不均,黎民百姓饱受苦难,贫者向上流动机会大减。

  看看如今欧美各国,看看香港,所有资本主义社会去到一个阶段,垄断必然出现,财富必然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剥削随之产生。如此看来,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本身,是为人民分配好资源,帮助人民减低生活成本呢?还是加害于人民呢?

  香港实行资本主义有其历史因素,回归后必须保持社会继续稳定繁荣;而社会主义在内地行之有效,二者也就有必要继续维持原有生活模式不变,都不能乱,「一国两制」由此形成。彼此生活模式有异,然而通过民生事务的实践,就能看到两种主义之优劣,以及相关经济政策之利弊。荣者自安安,庸者自碌碌。香港师生家长如果随口说「共产党就是魔鬼化身」、「香港不要赤化」,就是简单化、不成熟、无知的表现。国民教育怎可能不让学生具备这方面的认知呢?

  从来有非常之人,才有非常之事,政府先做领头军,让群贤毕集,大家知晓利害,三思而后决国教该如何开展,一旦时机到来,大事可期。若闭目塞听,视而不见,让国教骤然而去,学子方向势必尽失,今后社会发展该何去何从呢?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