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影新风潮初体验

2013-04-11 16:22:16  来源:大公报

\
图:监制李烈参与多部台湾电影制作,贡献良多

  台湾电影近年大有中兴之象,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到《赛德克.巴莱》,各种类型和规模的作品,纷纷出现,在本土叫好叫座之余,也在香港创造了一个不小的奇迹。于是,一向上映排期困难的台湾电影,在电影节放映之后接连两部可以在本地商业发行,也就不令人意外。/【文:行光】

  首先上映的是二○一二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得奖作品《逆光飞翔》,纪录片导演出身的张荣吉,由真实人物黄裕翔的纪录出发,改编成短片《天黑》,再进而发展成现在的长片《逆光飞翔》。讲盲人音乐家黄裕翔和热爱跳舞的女孩的友情,以及他们追逐梦想的挣扎。由真实人物做回自己的「表演」,加上清新励志的剧情,打动了台湾观众和评论人,既得到了台北电影节的观众票选奖,黄裕翔又再拿下金马奖的「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这种介乎真实与表演之间的作品,近年在世界各地都有电影人在尝试,但像《逆光飞翔》这样主角完全做回自己的情况还不多见,只是这种近乎半纪录式的演出,可以得到「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是否某程度说明了当地的电影工业还未形成规模,大家还是追求某种「明星效应」,多过电影人的专业水平?

  内容清新淡薄

  说回电影本身,弱势人士乃至残障者的努力奋发,固然容易打动人心,很容易让人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台湾「名著名片」《汪洋中的一条船》。当然,《逆光飞翔》不像《汪》片那样煽情激动,而是影像光亮美好,内容清新淡薄,固然没有刻板的人物冲突,但同样地两位主人翁的描写也流于浅显,只是美好的意愿满溢。其中最美好的人物,要算对黄裕翔不离不弃的母亲和老师,扮演他母亲的李烈更是表现抢眼。

  李烈身兼《逆光飞翔》的监制,她另一部监制作品《明天记得爱上我》也快将在香港上映。

  此片中,任贤齐与范晓萱合演夫妻,加上五月天的石头配夏于乔,偶像级的阵容搬演爱情喜剧,衣柜同志结婚多年生儿育女,却遇上旧爱新欢,被迫重新面对真实的自己。而独男闯情关,靠的却是一班同志追女顾问教路,最后有人感情大挪移,也有人终于找到真爱。电影中间开了韩国爱情大悲剧一个玩笑,开开心心地审视了现代都市人不同面向的感情生活。只是,也因为注意力太过集中在爱情与家庭上,《明天记得爱上我》不论影像与人情都显得太过甜腻。

  另一部李烈监制、演出,香港国际电影节上映的台湾电影《甜.秘密》,则没有片名那甜。虽然依然有几段复杂的关系,也有已婚男女的离离合合,但从主角冷眼旁观的视点出发,更多的是带点荒谬的伦理关系,以及自然不过的老少配。只是,沉醉于用日常琐事制造笑料的同时,却多少让这部电影有点拖沓,本来已经有点轻薄的剧情,显得更加淡了。

  回到台语片世界

  或许今届电影节最有趣的台湾电影是由萧力修、北村丰晴合导的《阿嬷的梦中情人》,模仿法国电影《星光梦里人》(The Artist)的电影怀旧故事,把观众带回六、七十年代之交的台语片世界。虽然时代背景可能和真实的影史有所不同,同一时代也大受欢迎的国语片更影踪全无,但电影的确成功地把当时台语片大量生产,绝对粗制滥造,却又同时疯狂创意无穷的活力呈现出来。这部电影表现的台语片世界,可能比我们的粤语片更有活力,也更「残」,更跟风。当然,说到滥拍,香港电影人拍马也追不上台湾同行。另一方面,当台语片全盛期结束之后,这些电影留传下来的比例之少,让人觉得香港电影真是幸运得多了。

  据影评前辈所云,台语片中不乏描写男女之情深刻的杰作,《阿嬷的梦中情人》的女主角,最爱的也是一部叫做《爱你入骨》的文艺片。不过,片中大量谐仿的还是些动作、间谍的类型,当时的宝岛天天在讲「反共复国」,于是片中间谍的暗号多以梅花名之,而暗语则喜讲「我喜欢太阳落下」之类。我怀疑的是,到了今天的后冷战年代,除了五、六十岁的台湾人,新一代的台湾观众,以至香港和内地的观众,能够明白多少这些政治冷笑话呢?

  讨好观众欠深度

  四部台湾新片,有三部得到当地新成立的「文化部」的补助。很明显,台北当局也是把振兴电影作为提升文化软实力的手段。只是,看这几部轻巧温柔的作品,只是企图面面俱圆地讨好观众,没有一点深度和硬度。或者用某位中亚国家电影节策划的说法则是,很电视。这样的作品或者可能在两岸三地年轻观众间掀起一阵风潮,但拍得再多,也难以得到八十年代台湾新电影时代,杨德昌、侯孝贤,甚至蔡明亮等人,在国际影坛上得到的尊重。最好的情况是,重现七十年代琼瑶文艺片横扫港台的风光,用一种更清新、更写实的包装。

关键字: 台湾电影 新风潮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