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新学制推行的政策调整

2013-04-22 15:27:59  来源:大公报

  教育界就新高中学制的推行作初步的检讨,大家对新学制的年期(三年初中、三年高中以及四年大学)并无异议,但对校本评核、课时和中文科教学则意见颇多。

  教育局有见及此,作出一些政策调整,不再坚持各学科一律实行校评,又延缓多个学科的校评,另把目前三年的高中学制总课时二千七百个减至二千二百至二千六百个;此外,拟重设中文科的文言文和范文,并合并中文科文凭试的试卷。

  有人认为教育局的政策朝令夕改,徒令师生无所适从,此乃人们的惯性反应。过去,朝令夕改确实很多,例如教学语言政策,左右摇摆,飘忽不定,引起混乱。不过,这一回的政策调整,却是教育局听取了学界意见之后作出的,符合大众的愿望,有助于改进教学,因而值得支持。这是「迟来的春天」,如能更早地调整政策,效果会更好。

  调整政策符合愿望

  早在七年前考评局推出校本评核的初期,学界就出现了争议,许多教师对校评有疑虑,不满之声四起。当时笔者亦以「校本评核宜押后」为题,撰文提出异议,认为「校评的形式和程序较为繁复,这又是全新的项目,大家都在探索中,连当局也没有成熟的意见,骤然推行,教师自然感到吃力,信心也不足。押后所有的校评,这有利于教改的推行。」当时考评局负责人张永明亦坦言:「校本评核令教师工作量大增是始料不及的,学界对推行的意见两极分化,考评局犹如站在十字路口。」

  既然学界对校评产生这么大的分歧,当局理应慎重从事,从实际出发,果断「剎车」。遗憾的是,当局最终坚持己见,强推校评。几年实践,劣评如潮,师生叫苦连天。根据一项调查,要求搁置校评的受访教师达七成五。正是在强大的压力下,当局才作出政策调整。至于校评的得失,仍有待于进一步的探究,现在仅仅迈出了第一步。假如实践证明它利大于弊,不妨继续推行。倘若弊大于利,则应及时取消,切勿拖泥带水。

  缩短课时,刻不容缓。近年,那二千七百个总课时把高中三年的教学节奏绷得太紧了,师生被压得透不过气来,这不是违背了「教改要为师生松绑」的原意吗?究其原因,恐怕不只是「计算失误」,还涉及教材是否过多、教学上是否重量不重质的问题。

  课程改革已进行多年,许多旧教材都翻新了,教学法亦正从填鸭式转变为启发式,这种成绩值得肯定。不过,改革之路是漫长的,因为旧观念、旧习惯总带有黏滞性,不容易在人们的脑海中消失。贪大求全、急于求成便是其一,表现在课程设计上则是宁多勿少,宁繁勿简。试看今时的教科书,老是那么厚,那么重,编写者就是不肯「割爱」。精简教材,谈何容易,硬要保住这个「量」,可曾顾及「质」有没有相应地提高?有没有重量不重质的不良后果?如果教材精简了,怎会出现「二千七」那么多的总课时?若要削减至「二千二至二千六」,应认真地整合教材,在「精简」上狠下工夫。宁愿学少一点,学好一点,切勿重量不重质。

  至于中文科教学,委实需要总结经验教训。过去一段长时期,中文科教学由于偏重死记硬背而受到非议,其后又因矫枉过正忽视了范文和文言文的存在价值。现在适当地把它们纳入教学中,有助于改善教学。不过只此不足以优化教学。若要在提高教学水平方面取得显著成绩,须切实解决以下的两个问题:(一)教育局和学校要真正重视中文教学,减少重英轻中的不良影响,为此学校应营造学习中文和认识中国文化的气氛,并为拓展中文教育投入更多的资源;(二)培养学生学习中文的兴趣,特别是课外阅读,要大力推广。学生只有多读课外书,才能提高写作能力。现在达到「多读善写」的水准的学生,为数甚少。只为应付考试而学习中文,甚至连中文书籍也懒得看,怎会取得佳绩?

关键字: 新学制 推行 政策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