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念真:喜欢人与人相处的温度

2013-05-15 17:32:11  来源:大公报

\
图:吴念真在光华新闻中心讲座上畅谈创作经历

  吴念真常念叨,好忙哦好忙哦,可念叨归念叨,有朋友来找他帮忙,他总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他和绿光剧团一帮导演演员混熟了,有人提一句:“吴老师,要不要帮我们排戏?”

  “我说我不会哦,但那人说,哎呀没有人会的啦,就是大家一起弄喽。”吴念真说,没想到,这一“弄”,就是十年。

  二○○二年至今,《人间条件》系列已演到第五出,布景和道具都写实,讲的也无非是婚姻家庭讲了又讲的事情。即便剧情不够抽象、现代,但隔段时间就有观众问,“导演您什么时候弄下一出?”《人间条件》巡演期间,因为剧情太催泪,工作人员甚至想过在入口处向观众派送纸巾。

  温情脉脉 是我本能

  “之前有搞舞台剧的朋友问我,观众为什么总是在流失。”吴念真说,道理其实很简单,“你们排的戏不好看喽”。

  《人间条件》系列取名“国民戏剧”,讲的也是情仇恩爱老故事,但奇怪,每次演出都加场。某次演出结束后,席间竟有笑声。吴念真有些吃惊,问工作人员,才知是一女观众带着哭腔喊了一句:“为什么现在开灯?很难看耶。”原来,她哭了整场,眼妆全花了。

  “舞台剧最迷人的地方,就是演员跟观众的即时反应。”吴念真说,台上演戏不像拍电影,不是每个镜头每个表情都事先算好。

  记者调侃吴念真,说这年头谁还排这样的“煽情”戏,都去玩后现代主义玩解构了。“或许温情脉脉是我的本能。”吴念真说:“我希望人和人之间是沟通的,这个世界是和谐的。”出生在矿区的他从小见到的,都是人与人、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关照和亲密。

  “我喜欢人和人之间的温度,那种生命共同体的感觉。”他说。

  在散文集《这些人,那些事》中,吴念真讲了一个“做年糕”的故事,说是过年了,家家都忙着置办吃食,唯有阿旺一家,因父亲刚刚在矿井塌方中遇难,家中循规矩不能蒸年糕。他走在街上见到邻里街坊都热腾腾的,觉得失落,回家后,竟见到长桌上摆满年糕,一问,才知是街坊你一篮我一篮送来的。

  书中尽是温暖文字,看得人眼湿湿。不过,这样的真情流露,与他在朋友眼中的“臭屁”形象不太搭调。周围人眼中的吴念真,总是精力旺盛,有时见到社会上的不如意也会骂咧咧,比如他和绿光剧团排演“文学剧场”,就是觉得台湾老一辈的作家已经快被年轻人忘了;又比如,他见到台湾乡镇小朋友不能像住在台北高雄的同龄孩子那样花几千台币看一场演出,就搞一个“纸风车368乡镇儿童艺术工程”,岛南岛北乡镇走遍,演戏给小朋友看。

  三百六十八个乡镇走过后,有老师有家长打电话来,问:可不可以再走一次。

  岛南岛北 乡镇走遍

  “我常常讲,只要百姓英明,就不用期待一个英明的领导人。”吴念真说,台湾这几年来最大的变化,是公民意识的渐醒。年初他与绿光合作《单身温度》,写好剧本后还得帮手做导演,“因为导演忙着反核去了”。

  曾与吴念真一起参与推动台湾新浪潮电影的作家小野说,吴念真对社会环境的观察和批评,“都出自关怀”。吴念真三月底访港,在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举办的讲座上对观众说:“觉得台湾好的是你们,我们生活在里面的人从来都是只看到问题。”

  他说年轻时很喜欢香港,觉得这个高度城市化的地方“什么都可以买到”,可现在,这样的新鲜感不见了,每次来,都觉得这里更挤更饱和,人更多了。“原来我喜欢的潮州小馆,现在变成Tiffany专卖店了。”而台北呢,“只要转进一个小巷,就能遇见一间能够安静坐下来的咖啡馆”。

  城市中的“空隙”,对他来说很重要。台湾“总统”府对面的台北医院,破破烂烂的,却拆不得,因为是老建筑,限定保存的。“台北和香港比起来,还是显得很乡村啊。”吴念真说,可这样的“乡村”里,总有令他欲罢不能的人事。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