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辽士——忧郁的做梦人

2013-05-15 17:39:47  来源:大公报

\
图:白辽士对后世作曲家影响深远

  相信不少古典乐迷对作曲家白辽士(Hector Louis Berlioz)绝对称不上熟稔:你熟悉贝多芬或莫扎特,了解舒伯特和布拉姆斯,可白辽士是谁?哦,你可能会说,就是《幻想交响曲》的作者嘛。但除了《幻想交响曲》呢,白辽士还有什么?

  弃医从乐

  一八○三年冬天,白辽士出生在法国阿尔卑斯首府格勒诺布尔附近的一个小城。与很多出身音乐世家的作曲家不同,白辽士自小从父愿接触医学,十九岁那年入读巴黎医科学校,无奈因晕血症而中途辍学。翌年,他在巴黎歌剧院看过德国作曲家格鲁克的《伊菲姬妮在杜尔德》深受感动,自此频繁出入巴黎音乐学院图书馆,阅读格鲁克等人作品总谱。他并非学院学生,因此常被学院院长吉诺比利赶出图书馆。

  幸好,皇家教堂音乐总监Jean-Francois Le Sueur发现了这弹结他吹长笛年轻人的音乐天分,收他做了学生。一八二四年,白辽士不顾父母反对,放弃医学转去巴黎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同年写成合唱曲《庄严弥撒》(Messe Solennelle)。该曲曾在一八二五和一八二七年两度演出,却并不成功,令作曲家背上了债务。后来,他陆续写出《秘密法庭的法官》(Les frances-juges)和一首赋格(fugue),前者从未演出,后者被作者拿去参加罗马大奖,首轮便惨遭淘汰。白辽士曾一连四年参加罗马大奖,直至以一首康塔塔赢得奖项,他这样做与其说是为得到同行认可,不如说是为了奖品─一份长达五年的定期赞助金。像很多身后成名的作曲家一样,白辽士一生潦倒,靠写作乐评贴补家用,还曾为餬口加入巴黎某剧院合唱团,直到一八三八年帕格尼尼为《哈罗尔德在意大利》一曲付给白辽士两万法郎报酬,三十五岁的作曲家才勉强摆脱贫困。

  浪漫先驱

  一八二八年,白辽士听到贝多芬第三和第五交响曲,并开始阅读哥德的《浮士德》,后者成为管弦乐曲《浮士德的八个场景》的灵感来源。这时期的白辽士开始广泛接触浪漫主义作品,甚至为阅读莎士比亚作品自学英语。两年后,他写成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为人熟知的作品─五乐章的《幻想交响曲》。该曲引入的以某音型代表某角色的“固定乐思”概念启发了华格纳的“固定动机”理念,其标题式的作曲手法也为后来的作曲家如马勒和柴可夫斯基等借鉴。不过,曲目首演后毁誉参半:推崇古典主义的孟德尔逊对该曲评价甚低(“没有暖意,彻头彻尾的愚蠢”);李斯特却异常锺爱,并将其改编成钢琴作品。

  《幻想交响曲》完成同年,白辽士以莎士比亚作品《暴风雨》为灵感创作的序曲得以在巴黎歌剧院演出。讽刺的是,演出前巴黎遭遇五十年一遇的暴雨,音乐会也自然变得一塌煳涂。巧的是,演出前白辽士见到李斯特,这场会面成为两人毕生友谊的开端。所谓祸福相依,不过如此。

  因罗马大奖允诺获奖者往罗马学习两年,白辽士于一八三一年动身前往意大利。这段旅行对他日后创作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单看那首交响乐曲《哈罗尔德在意大利》的题目便可窥见一斑。该曲的特别之处在于独奏乐器同时也是角色扮演者,用作曲家本人的话说,中提琴在这首曲目中是拜伦笔下的哈罗尔德,是“忧郁的做梦人”。

  孤独终老

  旅居意大利期间,白辽士收到未婚妻的母亲来信,称其女取消了订婚,将嫁给一名富有的钢琴制造商。白辽士听闻十分气愤,买了手枪和假发,设计了一个看似完美的复仇计划─他甚至在手枪中多装了一颗子弹留给自己。回国后白辽士后悔了,觉得整个计划愚蠢无聊,便又返回意大利,继续他在庞贝、那不勒斯和佛罗伦斯等地周游的日子。

  一八三二年回到巴黎后,白辽士与哈里特.史密森相遇并坠入爱河,次年结为夫妻,可这段婚姻仅维持不足十年就以分居收场。后来,作曲家与同居十三年的歌唱家玛丽.蕾齐奥结婚,无奈蕾齐奥于一八六二年先于白辽士去世。五年后,白辽士与史密森所生的独子在哈瓦那服役时死亡,更加重了白辽士晚年的痛苦。他烧毁了大部分手稿,只保留了孟德尔逊(没错,是那个强烈批评他作品的孟德尔逊)送给他的指挥棒和帕格尼尼的结他。独子离世后两年,他因病去世,终年六十六岁,死后葬在巴黎蒙马特公墓两任妻子的墓旁。

  墙内花墙外香

  其实,终其一生,白辽士并未得到同乡的认同,常有人说他的作品太过煽情(sensationalism),音响效果又太嘈杂。《浮士德的天谴》在巴黎首演失败,《感恩赞》写成后乏人问津,歌剧代表作《特洛伊人》几经修改仍然在首演时遇挫。与此间种种失败相对照的,是白辽士作品在国外的受宠。作曲家频繁出国演出,去德国去英格兰,甚至在格林卡劝说下去了俄国。巡演期间,华格纳和李斯特等都对他的作品热烈褒奖,甚至连作曲家本人也说:“外面的风景见得越多,对自己的祖国便爱得越少”。即便如此,你细听白辽士的作品,仍能从旋律织体和色彩中听见清晰的法国味道:纤细,精致,迷幻缤纷若梦。其实,白辽士本人也像极了拜伦诗中的哈罗尔德,那个忧郁孤独的做梦人。

  本报记者 李梦

关键字: 白辽士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