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妇爱美丽:《弒夫告白》二次改编

2013-05-17 12:58:04  来源:大公报

\
图:柯德莉塔图在片中饰演生于地主家庭的杜丽丝

  法国电影的怀旧风潮势不可挡,今年“法国五月”就以上世纪二十年代做电影节目主题,二十年代的默片选得不多,改用近年所拍、以二十年代法国做题材的时代电影便能填满节目,不少更上过香港正场。怀旧题材的法国片,可能比当代题材更易卖埠,香港观众明显受落。去年逝世,与杜鲁福(Francois Truffaut)亦师亦友的米勒(Claude Miller)的遗作《弒夫告白》(Therese Desqueyroux)就是这一类。

  法国西南部,年轻的杜丽丝(Therese)生于地主家庭,有权有财,父亲安排她与另一地主之子贝纳德(Bernard)结婚。杜丽丝和贝纳德的妹妹安妮(Anne)是好朋友,安妮本与另一地主之子有婚约,但她结识到俊朗的尚(Jean)。尚家里也有钱,但因为是犹太人,不被安妮家所接纳。尚熟练的爱抚,虽然点到即止,已令安妮难以忘怀,希望杜丽丝能帮她作红娘。

  杜丽丝看在眼里,却倍感怨恨:贝纳德了无情趣,只顾自己高兴,懒理女人的需要。贝纳德因心绞痛要长期服药,药里含砒霜成分。少量砒霜能救命,但过量却是夺命毒药。杜丽丝看准贝纳德不小心服药,暗中加重药量,贝纳德健康急转直下,医生发现杜丽丝下毒,但她又会否受到惩罚?

  把“时代”回归时代电影

  《弒夫告白》改编自莫里亚克(Francois Mauriac)一九二七年出版的同名小说,莫里亚克是法国文坛的长寿人物,于一九五二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弒夫告白》于一九六二年初次被搬上银幕,导演是经典恐怖片《无脸的眼》(Eyes Without a Face)的佐治方朱(Georges Franju),饰演杜丽丝的是《广岛之恋》(Hiroshima mon amour)的艾曼妞伊娃(Emmanuelle Riva)。莫里亚克有份写剧本,作者自己改编,极有可能选角都有参与,也就不能说不够忠实吧?原著是从杜丽丝被撤销控罪开始,她在回家的车内,倒叙之前的故事,倒叙完才继续往后的故事。旧版电影保留这个结构,但时代转移至当代,即是电影拍摄时的六十年代。原著本身没标示时代,亦即是描写当代,莫里亚克的改编不过是把二十年代的“当代”变成六十年代而已,但亦不能忽视拍摄成本的考虑。

  电影语言取代文绉绉

  相比起黑白旧版的阴沉,米勒的新版却有亮丽的画面,是此类怀旧片不可或缺,除非像《星光梦里人》(The Artist)般故意“复刻”。米勒既无保留倒叙,亦把年代清楚的定在二十年代,故事的不同段落以月份及年份标示(原著所无),甚至越过了原著的出版年份,去到一九三○年左右作结。米勒更把人物背后的时代及经济背景刻画,他比原著更在乎杜丽丝所属的地主阶级要面对的经济抉择,家族通婚不单是门当户对,更是维持权势的战略需要。

  米勒另一大胆之处,就是把杜丽丝及安妮,一个性压抑、另一个差点爽到上天堂的落差带到前台,观众很容易领略到杜丽丝的苦闷及妒忌。“点到即止的爱抚”出自原著,但原著描写得很克制,当时的读者或能猜得到,但到三十年后的旧版改编,就变得非常洁净。怀孕的杜丽丝帮安妮找尚,知道尚只是想玩玩,米勒同样将尚对杜丽丝的挑逗大写特写,你或会想,要不是杜丽丝的肚子这么大,就随时干柴烈火,旧版索性把两人的吸引,变成纯知性。

  莫里亚克虽然在一九五二年获诺贝尔奖,但《弒夫告白》的风格属于世纪初,他的写法,正是不少前卫作家所讨厌的“心理小说”,文绉绉地剖析人物的思潮起伏,意识流多数视之为死敌,但“心理小说”其实颇受大众欢迎。旧版改编,则以杜丽丝的第一身旁述,取代了原著的第三身心理描写,不过旁白多得像念书。新版的旁述大为收敛,米勒以电影技法捕捉杜丽丝的妒忌及怨恨,电影海报的杜丽丝大特写,在电影内多的是,和她的主观镜头,或与她视线同一方向的画面构成杜丽丝的心境。

  新版以杜丽丝及安妮的少女时代开始,除暗示了她们那一点点的性探索外,亦让观众计算到杜丽丝是在十多二十岁就嫁人。观众一定会问,为什么要用“爱美丽”柯德莉塔图(Audrey Tartou)去演呢?她真实年龄是三十五岁左右,中女演少女,拍得她很老。贪她够红?较容易卖埠?(电影公司不将译名改成“弒夫爱美丽”,已值得庆祝)没法长大或未老先衰旧版演杜丽丝的艾曼妞伊娃,拍摄时和柯德莉塔图差不多年纪,拍出来不单比柯德莉塔图年轻十几年,更比她早四年的《广岛之恋》年轻。这就是两个改编版本中最大的不同。旧版的杜丽丝,也接近原著的杜丽丝,是一个“娃娃夫人”,还未经历少女的爱情及肉体上的狂喜,便结了婚,做了母亲,她是还未成熟的迷惘女性,最后的自由象征了长大。

  自由却是解放

  同样是未经历过激情,新版的柯德莉塔图,却是未老先衰,她与贝纳德未有性关系就结婚,导演也让我们见到贝纳德的“简单”性爱。她未真正享受过性爱便怀了孕,同一时间安妮既开心过,却不用接受怀孕的“惩罚”,因为点到即止。杜丽丝一下子便跳过了少女的阶段,提早变成中年怨妇,就是她要毒死丈夫的最大因由。同样的结尾,杜丽丝的自由却是解放。最后一场,米勒给贝纳德加多一句“c'est paye”,语带双关,既是原著的“饮品已付了钱”,更有“你已受了惩罚”或“你已还清了债”的意思,不过字幕很难译得出。Edith Piaf的名曲《今生无悔》(Non,je ne regrette rien)就有这一句c'est paye,无独有偶,Piaf传记片《粉红色的一生》(La vie en rose)正是法国怀旧电影很成功的例子。

  《弒夫告白》新旧版本,证明了忠实的文学改编电影,不一定是成功或好看的电影。《弒夫告白》本来就不是“重量型”的小说,一百页多一点,思潮作动占了很多篇幅,所以情节上两个版本没大不同。米勒的改编,似乎比莫里亚克自己更加了解原著。或者莫里亚克的原著,根本没用尽题材的潜能。难怪较米勒年轻一年又早死一年,定居法国的智利导演卢伊兹(Raul Ruiz)所言,宁愿找差一点的小说做改编,因为可以有加料的空间。

  文:刘伟霖

关键字: 毒妇 弒夫告白 改编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