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文教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通识支援不足 冀争合理资源

  通识科由一个只有数千人应考的小科目,在新高中一变而为必修科,其中课程太广太深、教学资源不足、教材设计需时等,都令通识教师大为困扰,但通识科同工都以专业精神尽力维持教学质素,结果在支援不足下心力交瘁。为此,广大通识科老师争取每年十六万的拨款,希望用来进行小班教学、支援教材设计、做好专题探究。这一合情合理、合乎专业诉求的请求,竟遭到吴克俭和谢凌洁贞为首的教育当局以种种歪理拒绝,实在令人极度遗憾。

  适当储蓄积谷防饥

  首先,教育当局公布津贴中学未用尽“高中课程支援津贴”和“营办开支整笔津贴”的数据,企图令市民以为中学极为“富有”或“理财不善”,将拒绝通识拨款一事合理化。其实,各校有自己的校情和理财策略,有学校可能要留下储备以更换学校的硬件(如更换全校电脑可能过百万),或应付维修工程所需,必须为未来发展留下巨额储备。再者,一间学校可以动用不同来源的款项,部分学校先用限期将尽的拨款,其他的稍后再用,才有“未用尽高中课程支援津贴”的情况,学校“水浸”的假象也由此而来。由于教育局实行班级优化方案,新高中双轨年带来人手编制混乱,多项教育局发放的津贴同时于今年取消,部分学校又随时有缩班杀校危机,这一切情况均促使学校必须积谷防饥,适当储蓄以备不时之需,在危急时动用储蓄保留部分在职教员,避免短时间内大裁员而影响学校运作。因此,教育当局公布津贴中学未用尽拨款的说法,是不顾学校实际情况,无视学校运作所需,忽略本身正是迫使学校大量储蓄的元凶,既有欠公允,亦混淆视听。

  退一万步来说,当然不排除极少部分学校有较多储蓄,但我们应否以少数例子,否定大多数中学的需要呢?更重要的是,学校“有钱”又是否代表通识科有“支援”?其实,教育局当时提出新高中改制文件时,明确表示通识教育科会得到专用额外拨款(约可聘用一至两位老师),但其后出尔反尔,在未经咨询下收回承诺,额外的人手改由全校共享,变成新高中的津贴。于是,通识科老师被迫与其他科目“争夺资源”,加剧学校的“内部矛盾”。不少学校更以“灵活运用资源”为名,没有对通识科提供支援。

  建议加设常额教席

  教育局如果要大谈数据,为什么不研究全港中学有否在通识推行小班和分组教学的数据呢?如果要财政问责,为什么不收集各校拨出多少资源支援通识的数据呢?究竟通识的师生比例多少?一位老师要带领多少学生进行专题探究?多少学校有通识的教学助理?这一切不利教育局的数据,当局又为何不去收集和整理?既然吴克俭和谢凌洁贞“认为”学校大有“盈余”,为何不向全港中学下一道行政指令,规定通识必须推行分组教学,各校必须聘请通识科教学助理?如果吴、谢知道各校有此需要,但又不作行动,这算不算是推卸责任呢?反之,如果明知学校校情不同,各校运用拨款有其本身规划,但又公布数据将支援的责任推卸给校长,这又是不是在各校之内制造内部矛盾呢?今日香港教育界需要的是矛盾,还是和谐呢?

  因此,本人建议教育局在短期应承诺持续发放每年最少十六万元通识教育津贴,长期则要在教员编制内加设常额通识科教席。

  • 责任编辑:张琦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