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文教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昆曲艺术家岳美缇忆恩师俞振飞

\
图:岳美缇提到香港很开心,她觉得在香港有很多知音/本报摄

  发布会结束时,在场记者疑惑为何没有传媒问答环节。原来,每位艺术家都认为,其他艺术家比自己更有资格代表昆曲回答传媒的问题,因此互相谦让。会后,记者在人群中找到艺术家,谈谈他们自己的昆曲艺术道路。

  欧洲归来改演小生

  十二岁随俞振飞学习昆曲,当年还是娇滴滴小姑娘的岳美缇,当然演旦角。约十六岁那年,她与另外七名女孩赴欧洲演出,当八个小姑娘被要求演《游园惊梦》时,没有小生,怎么演?于是,俞振飞对岳美缇进行三日集训,临时演了一次小生。

  回到上海后,校长要求岳美缇改演小生,她不高兴了。当时俞振飞打电话告诉岳美缇,改演小生是他的意思,并说:“我会对你负责到底。”岳美缇觉得自己的未来更加光明了。

  回忆当年,岳美缇的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对俞振飞也有不尽的感激与思念。“文革”期间,昆曲遭打压,许多艺术家都各奔东西,“记得俞老师七十岁生日那天,我冒雨跑到他家看他。”

  俞振飞:“现在在做什么呢?”

  岳美缇:“做工人。”

  俞振飞:“做工人好。”

  简单的几句寒暄,师生之情溢于言表。简单的一句“做工人好”,似乎也在表现俞振飞内心的无奈与挣扎。

  昆曲在港可以发展

  时隔十二年,岳美缇一九七八年重返昆剧舞台。现在的她,已经有五代弟子了,很多二十多岁的姑娘想和她学演小生,“虽自己唱小生,却不愿教女小生。”但看到底子好,气质佳的年轻姑娘百般“纠缠”,她很难不心软。

  谈到昆曲在香港的发展,岳美缇觉得在这里找到很多知音。“很多粤剧都是由昆剧改编而来,港人或许有很多共鸣。”

  交谈过程中,此次工程发起人叶肇鑫路过,对岳美缇竖起大拇指,“她让我感受到昆剧中的‘美’。”

  二○○八年晚秋,叶肇鑫与昆曲艺术家汪世瑜在香港的一间茶餐厅里,谈到昆曲的现状,觉得传承与发展昆曲,“不能再等了。”就这样,一不做二不休,“一不小心做了件大事。”叶肇鑫说。

  曾经在香港听过多场昆曲讲座,数学本科出身的叶肇鑫,现在还是听不太懂昆曲,“有时听的还会打瞌睡。”但看到艺术家们对昆曲艺术的坚持和思考,尤其在后来看到他们在录制过程中,不用稿也可以说戏三个多小时,他不禁更加佩服。

  叶肇鑫认为,这样集合文学、音乐和表演艺术的昆曲,通过此次工程,将成为包括物质与非物质性的成果,也是表演艺术家们团结下集体性的艺术成果。

  • 责任编辑:张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