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文教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危楼》反映弱势港人悲哀

\
图:生活在摇摇欲坠的危楼里,每天不停努力,他们会有逃离的一天吗?/Henry Wong摄

  张飞帆编剧的新作《危楼》(香港话剧团制作、李国威导演)是继《天上人渣》、《大酒店有个荷里活》等之后,再次透过看似荒诞但切实反映现实社会状况的角色处境,以及苦涩中夹杂黑色幽默、情感真挚细腻、包含各种生活心态的角色言行,替不少生活艰难和感到绝望的香港市民讲一些公道话,盼观众看戏后能关注(甚至找机会改变)社会的不公义,印证戏剧能使社会变得更美好的力量。

  前路茫茫 危机四伏

  观众入场后,会见到三个互相紧贴着、面积狭窄的天台住宅单位,当中长者梁财(陈永泉饰)住的单位像洞穴,其余两个单位连晒衣服地方虽开扬一些,但地板凹陷兼有钢筋从墙身露出,似足僭建危楼。危楼被围板包围兼贴上告示,表明快将拆卸重建,可是重建后卖几百万的私楼是三位住客无法买得起的,他们面对的是比危楼更危机四伏的茫茫前路,王梓骏设计的布景具体地将编剧笔下的穷人生活困局表露无遗。

  新移民、中学生住客立贤(凌文龙饰)跟没有出场的母亲同住,从编剧写立贤的生活状况所见,他的惨况确似不少居于深水埗劏房、板间房的穷学生,例如做家课感到闷热时不能随便开风扇以省电费,遇上风扇坏掉便没可能买新的风扇,想要洗澡则须到公厕承受恶臭兼被别人歧视,至于乘车、买可乐和跟同学吃饭都没钱,就更影响正常的社交生活。外貌似中学生的凌文龙把“有苦只好承受”的愁容一直流露自然,到他将一张张日历纸狠狠撕掉时,笔者便深感立贤受够了被痛苦日子折磨,将积压已久的抑郁爆发出来,爆发时又见立贤闪现带一丝希望的眼神。

  出卖尊严 饱受凌辱

  梁财曾在电台当武侠小说说书人,此行业式微后,只好做地盘工。在没钱交租的情况下,他曾露宿街头。这角色有血有泪地反映在职贫穷、租金高昂、欠退休保障等香港尚未解决的社会问题。从内地来港的陈二妹(张雅丽饰)因失业被迫经营“一楼一”当凤姐,既出卖尊严和常受凌辱,又跟内地的家人长期分开,活得身不由己。值得一提的是二妹接客时会穿得漂亮并将说话声调装成似性感女星,不用接客时却穿得朴素并讲话带浓重乡音,在张雅丽的演绎下,戴假面具与真我的两种身心状态显得判若两人。

  王维饰的张国文是四个角色中唯一的中产人士,可是他在财政上比住公屋的港人更拮据,起码供楼和供下一代读名牌幼稚园已花掉一大笔,最荒诞的是他住的私楼不比天台屋宽敞很多,竟将在家中没空间摆放的动漫模型寄存在二妹家里。

  危楼倒塌 似在地狱

  剧中四个角色或多或少有逃避现实的心态。张国文嫖妓是要逃避其妻常跟他发生金钱上的争拗及纾缓工作压力,从张国文强调“多啦A梦”应叫“叮当”和在剧中爱玩怀旧玩具,可见他眷恋过去,皆因他对现今骗自己的人(如地产商)感到非常不满,过去的人则较老实。当二妹找了二十元伪钞给张国文及骗说冷气机坏掉时,张竟激动得狂骂、虐打她。

  入戏的陈永泉在剧中情绪失控地用硬币掷向立贤,令笔者同样吓一跳,但会更同情梁财,原来他一直想别人听自己讲述武侠小说,奈何现今的人当“说书人”隐形,只好花钱迫邻居立贤一听再听,构成既荒诞又唏嘘的一幕戏。

  开场前及演出时听到的闹市噪音、地盘打桩声,加上从“一楼一”发出的吵耳叫床声,可见导演善用音效带出港人何以会充满怨气及产生类似梁财、二妹互相报复的大量意气之争(夜班工作的梁财无法安睡是祸端);剧末发出危楼倒塌声后竟带出婴儿的声音,似向观众提问:如何令下一代不会像剧中人般似活在地狱兼死路一条?

  • 责任编辑:张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