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人故事(一):從香港到北京 未放棄的電影之路

電影製片人鄭劍鋒 大公網記者徐上杰 攝

  文 /鞠欣 李九歌

  出生於廣州的鄭劍鋒在香港完成的中小學學業,讀大學的時候,他與弟弟在父母的意願下一起去了國外留學,因為喜歡看電影,所以他留學於加拿大的時候選擇了電影制作專業。畢業後,當時香港電影業正面臨新前景,「新浪潮」成為一種新趨勢,於是鄭劍鋒立刻返回香港。并在亞視的做編導的時候,遇到了將自己帶到電影製作上的引路人,從那時起,鄭劍鋒的職業就一直與電影聯係在一起。

  在香港電影的輝煌時期,年少的鄭劍鋒在電影制作中做過編導、助理、監制等職業,還嘗試過自己做導演拍戲,因為導演對於鄭劍鋒來說是他電影路的最終目標。在電影行業的這些經歷使他積累了豐富的電影制作經驗。後來隨著工作重心輾轉內地,鄭劍鋒不再執著於做導演,而是轉向了電影制片人,雖然職業發生變化,但是從未放棄過電影。對於現在制片人的職業定位,鄭劍鋒很滿意自己與電影之間的聯系。回憶曾經追逐過的「導演夢」,他的語氣中有感慨也有釋然。

  「當時年少,覺得學電影很時髦,而且在那個時代香港電影業正進入輝煌時期,電影對於青年人很神秘,也很有吸引力。」鄭劍鋒回憶自己學電影的初衷。

電影製片人鄭劍鋒 大公網記者徐上杰 攝

  偶遇知己,與電影結下不解之緣

  70年代末80年代初,香港電影界湧現一批新銳導演,有許鞍華、徐克、嚴浩、譚家明、方言平等。他們當時的年齡平均不過30歲,都是先在電視台實戰磨煉兩三年後,繼而不約而同地選擇投身電影工業。短短數年間,這批新導演及其作品,以銳不可當的氣勢,在電影圈掀起一股巨浪,為香港電影業開拓了前所未見的新局面。當時的媒體稱之為「新浪潮」。

  「新浪潮」不僅影響了電影業的發展,也給當時的香港青少年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新思想衝擊。鄭劍鋒說,「十個看電影的,九個想做導演。」他那時很喜歡徐克,有關他的活動和課都會去,而當時選擇去加拿大留學,也是希望能在國外學習新思想走上「新浪潮」這條路,做一個「電影人」。

  帶著這個夢想,畢業後鄭劍鋒返回香港,進入了亞視做編導。當時香港的電視與電影的幕後很少有交流,本以為電影夢遙不可及了,但機緣巧合之下,鄭劍鋒遇到了拍電影的陳木勝導演,並跟隨他在《勝者為王》中做助理。後來,有一次陳木勝導演在外面拍電影時問他,「要不要一起來拍電影?」正是藉著這個機會,鄭劍鋒踏上了電影之路。

  「當時我能遇到他是很幸運的。在這以後,我的電影成長都是跟他作品有關,從開始的《旺角的天空》,到最後的《保持通話》,我一直跟著他參與電影的製作、編導。」雖然現在事業重心轉到內地,鄭劍鋒依然和陳木勝在電影上保持著合作。對於把自己引上電影路的陳木勝導演,鄭劍鋒言語中除了感激外,還有一種同為「電影人」的惺惺相惜之情。

  轉戰內地,另闢蹊徑續尋電影之路

  從開始做電影助理到現在成為電影製片人,鄭劍鋒以個人名義參與製作的電影就有60多部了。在這些電影中,他印象最深的有兩部。《親密》是他第一次作為監製人參與的電影作品,「整部戲都比較特別,只有八場戲。」但卻表達了香港人在擁擠之中產生的感情。另外一部《父子》,是鄭劍鋒作為策劃人,同偶像譚家明一起赴馬來西亞拍攝的。鄭劍鋒坦言為這部戲「吃了很多苦,」但辛苦終有回報,電影很成功,囊獲了一系列的獎項,主演郭富城也憑此片摘得台灣金馬影帝。

  後來香港電影業發展式微,鄭劍鋒工作重心也隨著《蘇乞兒》轉戰內地,從一開始的副導演到現在電影製片人,對於角色的變化,鄭劍鋒說,「我想做導演是想通過電影獲得滿足感,現在雖然不是直接參與電影製作,但每年自己都會經手很多電影,同樣也有很高的滿足感。」他強調「自己從來沒有離開電影業。」

  香港電影經過飛速發展之後,現出現停滯狀態,很少再有以前的那種優秀作品出現。談到香港電影現狀,鄭劍鋒認為,作為東西方文化交匯的地方,「香港電影製造」很容易適應不同文化管理模式,他們可利用自身的靈活性、技術經驗與內地合作,「內地有很大的市場,兩地合拍有助中國電影走向全球。」

電影製片人鄭劍鋒 大公網記者徐上杰 攝

  兩地合作,推動中國電影

  英國《經濟學家》預測,「中國電影市場2017年將達到10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超越美國躍升為世界第一。」中國電影業正在飛速發展,無論是商業片還是紀錄片,都獲得各方認可。作為製片人,鄭劍鋒尤其關注中國電影業的發展形勢,「現在內地電影有很大市場,值得更多電影製造商去探索。」

  鄭劍鋒認為,中國電影在市場方面已做得很好,可是電影的商業化還急需發展,他希望自己能成為中國電影商業化的推動者之一。「中國電影工業化遲早會實現,但作為電影製作管理者,應思考怎麼把電影工業化推進速度加快,希望能早一點在我的職業生涯中看到。」

  「要明確電影本身是娛樂性的,」鄭劍鋒強調。雖然內容需要有限制,但應正確看待「電影定位」。鄭劍鋒表示,相關管理部門很尊重市場,也會主動組織交流會,跟導演和製作人溝通,談論電影的制度和政策,「隨著市場化越來越好,電影限制會越來越開放。」

  鄭劍鋒參與過很多兩地電影的製作,他認為,現在香港電影製作的基層人員斷層了,對於單獨拍香港很本土的東西,應多考慮預算和受眾。但香港電影工業發展的早,而且有流行性的優勢,現在應適應大環境與內地電影融合,一起製作能講好故事的中國電影。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