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人故事(四):每部電影都是獨一無二的愛情

香港新生代才女導演黃真真

  文\吳迪

  你心中的電影女導演應該是怎樣的?

  第一眼看到黃真真,你一定想不到她就是眾人口中的香港新生代才女導演。瘦小的身材,頂著一頭銀白短髮的娃娃臉,隨性而帥氣。她更像一位個性十足的演員,渾身散發著現代女性的豁達和瀟灑。但如果你看過她執導的電影,就會發覺在她的「朋克范」之下,藏著一顆感情細膩、自信樂觀的心。

  從電台DJ到電影導演

  心懷演員夢的香港女生黃真真,中學畢業之後選擇到香港演藝學院讀戲劇。主修演技的她擁有極高的表演天賦,在學時以《神跡奇案》一劇獲得最佳女主角獎,是演藝學院當之無愧的高材生,還獲得成龍親自頒發的獎學金。畢業時,黃真真毫無懸念的獲得了無限電視台(TVB)、香港話劇團和商業電台三間公司的垂青。考慮到自己身材細小,黃真真既不願意固化自己的形象,在TVB擔任兒童節目主持人,也擔心在話劇團演女兒、表妹、甚至是丫鬟一類發展有限的角色。斟酌再三,黃真真選擇到商台擔任全職唱片DJ。

  唱片DJ和演員的最大不同之處在於,演員是用肢體和情感表演,DJ只能用聲音通過大氣波傳遞。在做唱片DJ的日子裏,黃真真格外懷念過去在戲劇舞台上那個盡情展現自我、釋放激情的自己。為了打發無聊和空虛的時光,黃真真看了許多電影,並在耳濡目染中愛上了電影。於是,在為商業電台工作兩年之後,黃真真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放棄眼前的一起,去紐約大學讀電影。

工作中的黃真真盡顯幹練女神范兒

  初執導筒困難重重

  紐約大學修讀電影的學生生涯,是黃真真最難忘也最珍惜的時光,她終於在大學校園裏找回了最初入行時的夢想。畢業之後,她隨即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部電影《留下買路情》。雖然影片在拍攝過程中經歷了種種困境,但至今回想起來,仍然是黃真真最寶貴的經歷。

  「《留下買路情》是我畢業後寫的劇本,但無論我如何去電影公司敲門,都沒有人願意投資,於是最後我唯有自己去刷信用卡,用六萬美金和自己手中的一部攝影機,啟動了整個電影項目。」黃真真動情地說,「六萬美金對一部電影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找不到女主角,我就只好自己頂上。不夠錢租場地,就乾脆把自己當時租住的公寓改做臨時攝影棚。」不僅如此,為了省錢,也為了節省拍攝時間,瘦小的黃真真曾經熬夜把一面反光嚴重的白色牆面刷成了灰色,也試過「一餐兩用」,算好時間煮意面,既可以做戲中的道具,又可以給工作人員當午餐。就在這種資金匱乏的情況下,黃真真用自己弱小的肩膀扛起了整個電影;也正因為經歷了這麼多磨礪,如今的黃真真才如此的淡然和從容,面對任何逆境都能積極樂觀地面對。

  1999年,黃真真從美國回到香港,拍攝了她人生中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電影長片《女人那話兒》。雖然是一部記錄片,但對於黃真真而言,卻是第一次可徹徹底底做導演。如果用感情來比喻,《女人那話兒》至於黃真真就像初戀,戰戰兢兢小心翼翼,但每次談起又充滿了甜蜜的回憶。

  電影是愛情的縮影

  從《女人那話兒》、《分手說愛你》、《完美嫁衣》再到《傾城之淚》、《被偷走的那五年》、《閨蜜》、《消失的愛人》,16年的時間,黃真真幾乎以一年一部的速度,創作出十幾部精緻的電影作品,無愧「才女導演」稱號。不過,在黃真真自己看來,就目前而言,她最偏愛的是電影《消失的愛人》。黃真真說:「我爸爸大約在兩年前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很想念他,不知道他的靈魂會不會回來,所以我就決定拍一部關於靈魂歸來的電影。有時我會想,人的靈魂會不會回到這個世界呢?如果會,人和靈魂之間會有怎樣的化學反應呢?而這就成了整個故事的靈感來源。」懷著這個初衷,黃真真投入了大量的感情去拍攝整部電影。在《消失的愛人》中,觀眾既能看到幽默的一面,也能感受到導演個人感情在其中的投射,令人深受觸動,從而更加珍惜身邊人。

  至於最辛苦的電影,黃真真認為是《分手說愛你》。電影開拍前,投資方突遭變故,令黃真真措手不及。她東拼西湊才勉強補齊電影預算,令電影順利開拍。由於是獨立製作,黃真真又從零開始學做電影監製,親自去談演員,談發行,甚至電影宣傳也要親力親為。最終,這部令人會心微笑、溫暖、甜蜜的愛情片,不僅入圍了第3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獎,還代表香港電影參展了第35屆加拿大多倫多國際電影節,反響不俗。

  熟悉黃真真的影迷都會發現,黃真真導演的作品,基本都是在講愛情。在她的電影中,愛情可能是甜蜜的,也可能充滿了痛苦和無奈,但唯一不變的是每段愛情故事中總有一個智慧的女性和一個癡情的男人。這無疑代表著黃真真自己對愛情的態度,她希望每個女人面對愛情時,能帶著智慧和理智去愛。關於自己的感情生活,黃真真也毫不回避,她坦言電影中有不少是自己感情的縮影。黃真真試過姐弟戀、異國戀,感情經歷豐富。但正是經歷過這些,她才會寫出感情充沛、真情流露的電影劇本。談到對感情的看法,黃真真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活在當下,感情不需要太多無謂的包袱和計劃,只要當下真心的愛對方就夠了。人生許多事都不在我們的控制之中,放手大膽去愛,才能活得精彩。

黄真真親自為演員說戲

  活在當下 從容北上

  黃真真始終認為,自己和電影之間,存在著一段很妙的緣分。在香港闖出一片天之後,越來越多的機會找上門來,就連內地投資人也向她拋出了橄欖枝。

  黃真真喜歡新鮮,敢於挑戰,於是當這個進軍內地的機會向她招手的時候,黃真真毅然選擇

  跳出香港電影「安樂窩」,挺身北上。她笑言:「不僅是內地,我也很想去印度寶萊塢拍攝印度歌舞片。每次踏上一篇新土地,接觸不同的文化背景,都能收穫很多前所未有的體驗。」在黃真真看來,每一次的改變,都是一次豐富人生的過程,生命也因此變得更加有意義。

  黃真真覺得,在內地工作的過程也可以看作是她對內地觀眾了解的過程,內地的觀眾通過電影認識黃真真,黃真真也通過電影的製作過程,了解觀眾的喜怒哀樂和生活態度。談到如何融進內地電影市場,黃真真說:「想快速融入內地電影市場,關鍵是要完全融進內地的生活。過去幾年,我幾乎有一半時間都在北京、上海或是廣州生活,很幸運地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內地朋友。通過和他們的交往,我逐漸適應了在內地的生活,寫劇本時也會很自然的『接地氣』。」

  每個人心中都有電影夢

  香港不乏對電影感興趣的年輕人,不少青年躍躍欲試,對涉足電影界充滿了期待。對於這些心懷電影夢、迫切想入行的後輩,黃真真表示:「理想不是空談,而是要靠雙手創造的。如今的年輕人想拍電影很容易,一部高清DV就能拍出一部短片。不過,如果決心要做一個優秀的電影人,不如現在就行動起來,多動手多體驗。如果要問入行有什麼秘訣,那麼就是三個英文字『Just Do It』。」

  2016年,黃真真在內地的工作安排很滿,近期開機的《閨蜜2》就是其中之一。但對她而言,當下更想做的,是和公司共同發起一個關於電影的公益基金,向貧困地區的兒童提供關於電影方面的教育支援,為貧困地區兒童的創意和創作提供幫助。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電影夢。在電影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無論貧富。黃真真由衷的希望,為偏遠山區的孩子創造親臨片場、「觸摸」電影的機會,幫助更多的孩子實現自己的獨一無二的「電影夢」。

责任编辑:张文杰 DN02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