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央新领导不再因循 全新思维对待港事

2013-01-28 09:00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1月28日讯 香港中评社今日发表署名“刘乃强”的评论文章,文章题为:刘乃强:可把香港放在中美关系大框架中检视。全文如下:2013年是中共十八大新班子开局之年,因为中国今天已经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并且逐渐追近排第一位的美国,其一举一动都有左右大局的全球性效果。现在看来,现届政府已经自动提早快速淡出,让新班子赶快进入状态,只待3月初两会正式任命,新一届政府便马上强势出台唱戏。

  无可讳言,此刻中国内外都正处于颇为困难的局面,市面流传着各种不同的预测,人民普遍都有某种程度的忧虑和焦躁,企望新领导出招扭转困境。不过我听“中国崩溃论”听了几十年,早就已经麻木了。我们不妨放眼四顾,现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那个国家能有好日子过的?

  与之相比,中国首先并非情况最差,更重要的是,难得我们还有高逾7%的骄人增长率,因而中国比任何国家都有更大的回旋余地,手头上拥有更多的资源去解决问题。最关键的,是新一届最高领导层不但都已成功通过中央和地方的历练,能力普遍较高,而且从已见到的资料掌握,起码政治局七个常委都基本乾净。正如习近平于就职总书记时的演辞中所说,“打铁还需自身硬”,新领导层有条件可以把反贪腐的工作进行到底。纲举则目张,把当前贪腐之风煞住的话,其它问题便较容易解决,积累多时的民怨得以纾解,凝聚力量,进入一个更规范和公平的小康社会。

  在香港,“财外联盟”我是第一个提出,并响警号的,直到今天,这股势力依然十分猖獗,一些马前卒不单只公然在中联办门前升米字旗,还肆无忌惮的公开讨论如何占领中环,引发一场“颜色革命”夺权。我们身处香港,天天都目睹身受各种问题,如果我们单独聚焦香港,简直是灰色一片,前路茫茫,见不到出路,十分窝囊泄气。但是放在整个中国发展的大环境当中,不管形势怎样坏,就算整个香港毁了,一般的说法认为对中国来说实际上也坏不到那里去,起码以我国目前的国力和走向,这损失只会越来越容易负担。结论是中央领袖日理万机,顾不上千里之遥的香港蕞薾小岛。

  但是一枚钱币可以从两面看,正正因为今天我国已经能负担得起香港以及周边可能出现的问题,领导层反而有更多的对应选项。以往我们或许需要顾虑牵一发可能动全身,如果因为国家壮大了,全身不会像以前那么轻易被触动的话,那就不须继续过分害怕牵头发;于考虑问题的时候,便不再只有牵与不牵这两个选项,而可以比较精细的衡量牵多少,怎样牵了。

  因此,只要新领袖有信心能解决国家内部问题,持续往前发展,对香港便可以有多些新思维。我们如从这个角度去重温十八大报告中有关香港部份的新提法,当有更深体会。今天中央新领导有更大的自信,不再因循,并开始以全新的思维对待香港事务。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因为争取外部和平环境,集中精力搞经济,长期采取韬光养晦政策,对美国这世界第一霸权尤其处处退缩忍让。本世纪初美国于“911”事件之后,把矛头转向反恐,战略重点放在中东,中国从而享受十年免受针对,不但经济得以持续高速发展,达到全球第二,直追美国的敏感位置,而军备亦乘此空间全面现代化,已经开始立于不败之地,积极防御卓卓有余。

  这一发展,对美国来说简直是如芒在背,奥巴马于2008年初次当选之后,已经矢志从中东抽身,把战略重点从新放在亚洲,并开始组织对中国形成“C-形包围”。于去年奥巴马竞选连任之始,美国高调宣布重回亚洲,于是东海、南海马上多事,而一早已由颜色革命专家出任总领事的香港,也开始升温,更有人公然闹独立。这些事情一起发生,固有其偶然性,但也显然绝非巧合那么简单。

  我们把香港问题放在中美关系大框架中再作检视,将会得出以下的结论:

  1,中美之间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武力冲突,因为这样的话后果将不可想像,而利益则是有限;成本远远大于效益的事情,不但智者不为,连中等智商的正常人都知所抉择,因此在决策时毋须考虑这可能性。

  2,美国有能力和计谋搞垮中国经济,有如当年通过广场协议使日本“失落了”接近30年。只是中国对金融安全一向十分重视,步步为营,谨慎开放。在目前的环境之下,香港因为政治上不稳妥,是金融安全的最薄弱环节,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将会受到较大障碍,因而有深圳的前海作为后备。

  3,香港跟东海、南海都是美国针对中国而有机可乘的薄弱环节,三者的局势息息相关,也都从属于中美关系之下。中美关系紧张,这三个热点都难幸免;而三个热点当中任何一个出事,也将影响中美关系,从而也会升温。这就像围棋的“打劫”,正正因为无损大局,所以进退更加变化多端。

  发展到今天,香港、东海和南海的矛盾都已发展到爆发的边缘,剩下的问题只是谁会在什么时候以那种方式去引爆那一个火药库。这是一场非常复杂的多边搏弈,很难单方面操控,因此也很难预测。只是偶然性当中也有其必然性,中国在这棋局中攻固不足,守却有余,所以最后的结果,胜利一定在我方,关键只在于我们需要付出多少代价而已。万一战场落在香港,我们首当其冲,作为直接受害者,必然十分痛苦。

  从结果再回头看,我们的反对力量联盟应该知道,他们只不过是中美斗争当中美国的一只棋子。在过去好一段不正常的日子中,这邪恶联盟毫无成本和风险地名利双收,风光无限,但他们毕竟是站在必败的外方,一定没有好下场,在未来的历史中,将无可避免的被记载为里通外国的汉奸走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今我已经清楚绘画不久将来的定局,趁早不再为虎作伥,改辕易辙,尚为时未晚。而香港虽未必能因此而避过一劫,但只要能降低痛苦,也算戴罪立功。(作者 刘乃强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研究员 )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