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普联”方案的要害是违反基本法和人大决定

2013-05-09 13:30:42  来源:文汇报

  香港《文汇报》今日刊发“来论:‘真普联’方案的要害是违反基本法和人大决定”,全文如下:“真普联”昨晚提出“2017行政长官选举初步征求意见稿”,称应由全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行政长官提名委员会,任何人只要获得八分一委员提名,及获得一定比例的选民联署提名就可以入闸,不能规定候选人须爱国爱港、不与中央对抗等。实际上,“真普联”方案的要害是违反《基本法》和人大决定。因为“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现行规定组成”,特首候选人须由“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是《基本法》和人大决定的明文规定。对抗中央者不能当特首,本身也是《基本法》规定的要求。“真普联”的方案完全离开《基本法》和人大决定“另起炉灶”,实质上是为香港普选设置障碍。香港普选的设计必须以《基本法》和人大决定为基础,“真普联”如果有诚意讨论特首普选,就应该老老实实回到《基本法》和人大决定规定的轨道上来。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早先指出,香港的行政长官普选有两个前提,一是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决定,二是不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特首,这两个前提不确立、不得到香港社会多数人认同,不适宜开展政改咨询。“真普联”提出的初步征求意见稿,与行政长官普选的两个前提背道而驰。

  一人一票选提名委员会违反人大决定

  “真普联”建议全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行政长官提名委员会,违反《基本法》和人大决定。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决定规定:“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现行规定组成。”事实上,选举委员会的组成是《基本法》起草时经过广泛咨询和讨论所形成的共识,凝聚了包括广大香港同胞在内的各方面的智慧,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较强的认受性。香港回归以来,选举委员会已经进行了4次行政长官选举(人大常委会作决定时即2007年12月之前进行了3次行政长官选举)。实践证明,选举委员会的组成体现了各阶层、各界别的均衡参与,具有广泛的认受性,是切实可行的。参照选举委员会组成提名委员会,既符合《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也反映了香港社会多数人的意见。

  2007年12月,时任行政长官的曾荫权向中央提交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制发展咨询情况及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是否需要修改的报告》,报告指出,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的提名委员会可参考现行的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组成。这是特区政府经过广泛公众咨询所形成的重要共识。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审议时认为,应当在决定中将这一共识肯定下来,避免在同一问题上重复讨论,这有利于尽快达至普选目标。根据国家法律实践的惯例,“参照”既有约束力,又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作适当调整。人大常委会决定中明确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选举委员会组成,就是既要保持《基本法》附件规定的选举委员会由四大界别组成的基本要素,又可以在提名委员会的具体组成和规模上继续讨论,有适当的调整空间。

  “真普联”要求全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行政长官提名委员会,完全是离开《基本法》和人大决定“另起炉灶”,显然是行不通的。

  提委会个人提名违反基本法

  “真普联”建议任何人只要获得八分一委员提名,及获得一定比例的选民联署提名就可以“入闸”成为候选人,违反《基本法》规定。《基本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最终要“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按照香港普通法的解释方法,按字面解释,这句话可以省略成“提名委员会提名”,再怎么解释也不是提名委员会个人提名。提名委员会实际上是一个机构,正因为是机构提名,才有一个“民主程序”问题,而国际社会对“民主”的共识就是“少数服从多数”,由此可推,“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的含意就是提名委员会按照自己的方法、步骤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产生行政长官普选候选人。“真普联”完全离开《基本法》的规定,自搞一套特首候选人的提名方法,毫无讨论价值。

  “真普联”指不应将“爱国爱港”及“不与中央对抗”作为参选条件,这其实是在冲击“对抗中央不能当特首”的宪制底线。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是成功实施“一国两制”的一项基本要求。《基本法》开宗明义讲,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并明确规定行政长官须由中央任命,须对中央负责。显然,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本身就是《基本法》的要求和不可逾越的宪制底线。

  “真普联”为香港普选设置障碍

  本来,按照《基本法》和人大决定的规定,将来行政长官普选时,由谁提名的问题、选举权普及而平等的问题、提名委员会如何组成问题,都已经基本解决。尚待香港社会讨论解决的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提名行政长官的民主程序;一是提名多少名行政长官候选人。只要严格按照《基本法》和人大决定办事,特首普选的问题就不难解决。然而,“真普联”方案在提名委员会组成、提名方式和“爱国爱港”及“不与中央对抗”的参选条件上,都违反《基本法》和人大决定。这绝非“争取真普选”,而是为香港按照《基本法》和人大决定落实普选设置障碍。“真普联”既然强调现时提出的方案绝对不是谈判底线或最后原则,就应回到《基本法》和人大决定的基础上重新设计特首普选的方案。(作者 黎子珍)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