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峰被“佔中”出卖\陈光南

2013-05-12 11:06:17  来源:大公报

  反对派策划“佔领中环”运动,力谋欺骗没有政治经验的年轻专业人士参加。而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陈玉峰被捕事件,恰恰说明,年轻人正是在被“佔中”幕后策划者利用。年轻人为政治口号拼死拼活,但最终却是成为别人赌博的筹码。陈玉峰应当明白过来,自己不过是一个工具与棋子,什么“为民主运动牺牲”不过是美丽的谎言。

  危言耸听煽动社会情绪

  经过各界不断揭露,社会人士逐渐发觉“佔领中环”运动,实际上是一场异常激进的运动,“和平与爱”是假的,届时一定会堵塞香港的金融中心的交通和道路和大厦入口,令到香港金融中心全面瘫痪,也严重侵犯了私人的业权,剥夺了香港居民上班和回家的自由和方便,破坏了社会的安宁。这实在是一次挑战法律,破坏社会秩序,践踏公众安宁的不文明的行动。既不和平,也分化了香港社会族群,製造了社会的分化和对立,对香港百害而无一利。

  推动普选,应该整个社会进行讨论,求同存异,按照基本法循序渐进的原则,逐步推进,普选的方案出来以后,不致僵化不变,如果取得成功,将会继续向前迈进。民主的道路,应该结合香港的实际,应该有利香港的民生福祉,应该有利于促进经济的繁荣稳定。而不是造成巨大的政治震盪和冲击,不致造成社会分裂,更不是要瘫痪经济的运作,更不应破坏香港的民生和社会安宁。

  反对派现在曲解了“公民抗命”,向社会传达了一个极为错误的讯息。公民抗命是因为没有发表意见的渠道,没有参与的机会,所以才採取这种方式。但是现在这一次关于2017年的行政长官选举办法,还没有公佈,来日方长,香港各界人士还有大量的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发扬集体的智慧,集思广益。反对派有大量的表达意见的渠道,他们就採取了这种极端的街头斗争的“公民抗命”,实在是非常不理智的。

  反对派为了煽动社会的情绪,危言耸听,製造了许多白色恐怖的传说,说“佔领中环”运动的核心人物陈玉峰,还没有採取行动,就已经被捕了。这是白色恐怖,不让香港人对于选举问题发出声音。这样是有选择性地控告。“佔领中环”的发起人戴耀廷说“警方现时才秋后算帐检控陈玉峰,明显有政治动机,要製造白色恐怖,但他相信香港人不会退缩。”这是违反事实的谎言。陈玉峰所犯的是在两年前,参加了人民力量和社民连所组织的堵塞中环马路的行动,当场被捕,陈玉峰的被控告,完全和“佔领中环”运动没有关系。

  利用年轻人换取政治筹码

  问题在于“佔领中环”运动的核心人物陈玉峰对于刑事责任,表现了逃避的态度,其他被控的人士都能够面对法律的程序,协助警方的调查,让有关的案件尽快上庭审判。陈玉峰向警方报了自己的地址,但是,却採取了又躲又避的的行为,警方打电话找她,她不回覆电话;警方上门找寻她,她多次不在住宅出现,因为她正在当见习律师,一旦犯了刑事罪名,就当不成律师了。所以,即使警方发出了通缉令,她也採取了拒绝协助调查的态度,企图运用拖字诀,直到她获得执业资格再说。这种行为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佔领中环”运动的核心分子,讲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他们公开要求参加的人勇往直前,不要害怕检控,不要害怕失去专业资格,不要害怕群众中多运动会失去控制演变成为暴力行动,他们把“佔领中环”运动说得非常轻松,完全不必付出任何责任和代价,好像週末到中环散步一样简单。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是犯法的行为,一定会形成暴力对抗。所以,他们採取了“卖猪仔”的策略,对别人和对自己採取两种截然不同的标准。他们要别人不要怕。但是他们核心的组织和工作者,却珍惜羽毛,惜身如命,怕得要死。他们为自己作出了一层又一层的保障措施,第一,核心人物不公开,高度保密,而且不露脸。因为他们还要在法律界发展,争名夺利,他们还会一脚踏两船,摇身一变成为了特区政府的各个委员会的成员,甚至成为问责性官员,领取高薪。所以他们採取了“永不磨损型”的保护身体的各种技巧,永远好像潜水艇一样,潜伏下去,好像鸭子划水一样,让岸上的人永远看不到他们的水下动作。他们从来不会让自己的职业和仕途受到任何损害。第二,遇到了刑事诉讼怎么办?一于以快闪的动作,躲避责任,躲避通缉,不愿意协助调查,连自己的家也不回去,这叫做不沾锅的政策。

  这就出现了巨大的反差,他们宣传“佔领中环”运动的时候,好像义无反顾,赴汤蹈火,很有献身精神,其实他们要欺骗市民,特别是年轻的专业人士上当,为他们的政治目标火中取栗,精人出口,笨蛋出手,别人当赌博的筹码,自己捞取最大的政治利益,坐享其成。他们其实怕得要死,胆小如鼠,推卸自己的责任和承担,功劳和政治利益是自己的,背黑锅和牺牲是别人的。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