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协“佔中”教材公器私用 市民批教唆师生违法

2013-05-17 10:27:44  来源:文汇报

  香港《文汇报》报道,教协早前编制并派发“佔领中环”的“通识教材”,经由发起“佔中”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审查”后派发予学校,其内容引来不少学生、老师及家长的不安,被社会各界批评为意图将学生“洗脑”。教协为莘莘学子编写的教材绝不能出现内容偏颇或不实,更不能製作只为“佔中”服务的教材,因这有违教育理念和教育道德。教协作为教师专业团体编制教材,不应公器私用。教协应该恪守师德,师爱是师德的核心,即爱护学生。但教协“佔中”教材却迴避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一个学生如违法、有刑事案底,前途就从此尽毁,教唆学生违法难道是爱护学生的做法吗?

  在教协39页的“佔中”通识教材里,详细介绍了“佔中”缘起、建议、原则以及“佔领时间表”,内文更遍布“戴耀廷的政治分析”、“戴耀廷的建议”、“戴耀廷的文章”及相片。内容大部分都是照抄戴耀廷发表过的“佔中”言论立场,俨然是一份“佔中宣传稿”。另一方面,教材只用了1页去提出其他意见,而且该页内容实际上只是2个问题及3条网页连结,没有对当中的观点进行解释,结果有关教材推出后,被各界广泛批评为“偏颇”。

  教材迴避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该教材并无说明“公民抗命”会带来甚么问题,特别没有交代“佔中”对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经济命脉、竞争力、社会秩序、市民工作与生活所造成的影响,特别是教材迴避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一个学生如违法、有刑事案底,前途就从此尽毁。

  本人作为资深青年工作者,不反对任何教育团体就社会议题製作教材供教师和学生使用,但教材内容应该持平、公正,不应沦为社会上部分政治势力的工具。众所周知,政治不能凌驾于教育之上,但教协“佔中”教材却出现十分严重政治偏颇。教协“佔中”教材并没有从正反两方面探讨“佔中”所带来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影响,反而一味美化“佔中”行动,向学生鼓吹公民抗命,这是不是另一种政治洗脑教材呢?教协去年反对国民教育的其中一个藉口是指他人的教材偏颇,但今次教协自编的“佔中”教材才是真正偏颇。

  市民批评教协教唆师生违法

  在网上讨论区,大批市民批评教协公然教唆师生参与违法政治行动,利用学生做政治棋子,破坏香港繁荣稳定。有网民批评说:“成个教材,成个都系‘佔中’?宣传品,呃?中小学生心智未成熟。”有网民指出,教协在教材中并未有清楚讲明参与者要负的法律责任:“其实发起佔领中环的人士,佢应该要叫家长签家长信畀未成年的子女先可以,要知道未成年子女?法律上某程度系无自主权,所以要家长授权赋予子女可以自己承担法律责任先可以参加。”有网民批评教协的教材对学生和家长不负责任:“学生犯法毁前途,你赔番个囝囡畀人父母呀!”

  有社会人士直指教协是“政治组织”,指出教协去年大力赶尽杀绝国民教育科,声言课程“偏颇洗脑”,连学校及家长的选择权也剥夺。但言犹在耳,教协如今竟自行印製“佔领中环”教材,“夹硬将100%政治偏向仲系犯法的政治行动,灌输给学生洗坏学生脑”。社会人士批评,教协去年以“洗脑”之名逼停国民教育,但现在居然将非法佔领中环行动的政治偏向,夹硬灌输畀学生洗学生脑,完全是自相矛盾。

  “佔中”教材是“反国教”的延续

  教协“佔中”教材,实质上是去年“反国教”的延续。去年在立法会选举期间,反对派和教协妖魔化国民教育,由“反洗脑”,演变成“反爱国”、“反赤化”和“去中国化”,就连香港学生到内地交流认识国家民族,亦被标籤为“被洗脑”、“被赤化”。反对派和教协“反国教”是一种选举操作的手段,以国民教育为话题攻击政府和建制派,在香港社会製造分化,挑拨香港与国家的关系,以扭曲正常的选情。如今的“佔中”则是企图通过激进抗争方式,迫使中央接受反对派中对抗中央的人选为特首候选人,这其实也是一种选举操作手段,不过这与“反国教”选举操作是要多取得几个立法会议席不同,策动“佔中”是为了夺取特首之位和香港的管治权。

  坚持不能接受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的这条底线,不只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从根本上讲,也是为了维护香港利益,维护广大香港同胞和投资者的根本利益。如果与中央对抗的人掌握香港的执政权,后果不堪设想,届时中央与特区关系必然剑拔弩张,香港和内地的密切联繫必然严重损害,香港社会内部也必然严重撕裂,这将根本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损害广大香港同胞和投资者的利益。

  “佔中”教材违反教育的人本价值

  特首普选方案的讨论有“两个前提”,一是必须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决定,二是对抗中央的人不能做特首是中央底线。既然中央已经明确提出讨论特首普选的“两个前提”,教协就不应通过“佔中”教材诱导学生追随反对派离开基本法和人大决定另搞一套。教协作为教师专业团体编制教材,不应公器私用宣传“佔中”诱导学生去犯法。

  古希腊的闲暇教育和中国先秦时的贤人教育,将教育视为人生最高层次的享受和权利,超越于政治之上。在欧洲长达千年的中世纪,教育(学校)成为宗教(教会)的附庸,文艺復兴运动后,教育的人本价值逐渐得到重视。十八世纪德国哲学家康德说,“人即目的,而非工具”,这成为人本教育的宗旨。人本教育主张教育应该以人为本,反对教育沦为政治的婢女,主张学生有免被欺骗之权利、拒绝教唆之权利。但教协“佔中”教材却欺骗和教唆学生去犯法,违反教育的人本价值,令人遗憾。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