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政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公报:“占中”与现行制度格格不入已显破坏性

“佔领中环”的目的是要抛开基本法另搞一套,与香港现行制度格格不入。基本法是受到社会普遍尊重的法律文件,也是调节中央和特区关系的基础性法律文件,如果连基本法的权威也受到挑战,那恐怕这种行为的性质就发生根本变化了。

  “佔领中环”的目的是要抛开基本法另搞一套,与香港现行制度格格不入。基本法是受到社会普遍尊重的法律文件,也是调节中央和特区关系的基础性法律文件,如果连基本法的权威也受到挑战,那恐怕这种行为的性质就发生根本变化了。“合法主义”和“守法主义”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底线,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如果连这一底线都要受到挑战,那实际上就没有解决问题的基础了。

  自2013年1月16日香港大学法学院戴耀廷在《信报》提出“佔领中环”的设想以来,其连续在《信报》发表了十几篇文章,对这一设想实现的方式进行了系统阐发。对戴耀廷的“设想”予以支持者,还在戴耀廷“设想”的基础上做出了一些添油加醋的论述。

  通览这些文章,我们不难了解“佔领中环”设想的基本论调、实现步骤和方法。总括起来,有如下几点:其一,中央不想在香港实行真普选,因此需要通过抗争形式争取实现“真普选”;其二,传统的抗争方式──游行、静坐、绝食,已经不能发挥作用,需要採用更为激烈的手段──佔领中环,来对中央施压,以实现其提出的所谓“真普选”;其三,如果中央政府以基本法作为推动香港特首普选的法律依据,他们就要通过抗争形式来抵制。这批公开宣示要“佔领中环”的人在口头上说是以“非暴力”形式实行“公民抗命”,并强调是以甘地和马丁.路德.金为榜样,骨子里恐怕是在盘算如何以暴力手段来实现所谓的抗争。

  必引发社会动盪

  对于戴耀廷及其支持者“佔领中环”的设想和鼓动,明白人都看得出,这是一种直接挑战中央政府权威的举动。

  他们说,中央不想在香港实行真普选。理据何在?无外乎指的是乔晓阳3月24日讲话中针对香港现状而明确提出的“与中央对着干的人不能做行政长官”,欲通过“佔领中环”来逼迫中央政府让步,这是赤裸裸的挑战中央对香港政治主导权力的行为。明事理的港人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社会咨询的步骤都还没有启动,怎么知道中央政府是不想搞真普选?显然,“佔中”的发起者和支持者是试图在舆论上抢佔先机,造成一种对中央政府形成巨大压力的社会环境。按照这些图谋者的逻辑,只有中央同意一个天天与中央政府对?干的人担任特首,香港的“真普选”就实现了。岂有此理。

  并不能解决问题

  他们说,传统的抗争手段不能解决问题,需要採取更为激烈的手段。试问一下,在提出所谓的“佔中”设想之前,有谁向中央政府或特区政府理性、正式地提出政治诉求?乔晓阳合情合理的讲话发表后,有谁提出过要和特区政府或中央政府进行理性沟通?在所有这些民主政治都需要的环节没有尝试的情况下,他们就提出了所谓的抗争,这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态度吗?乔晓阳所表达的“与中央对?干的人不能当特首”是十分明确的,这既是中央的立场,也是绝大多数民众的立场。如若中央真能够容忍天天指?中央鼻子骂“就是要搞垮你”的人上台当特首,恐怕中央也就没有什么权威可言了。对“佔领中环”的严重危害性,香港已经有许多人做出了判断。在此情况下,戴氏及其支持者还要一意孤行,其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搞乱香港。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他们说,如果中央政府以基本法作为推动香港特首普选的法律依据,他们就要通过抗争形式来抵制。基本法可是在香港社会、国际社会和内地受到普遍尊重的法律文件,也是调节中央和特区关系的基础性的法律文件。如果连基本法的权威也受到挑战,那恐怕其行为的性质就发生根本变化了。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内地也是正在走向法治的社会,“合法主义”和“守法主义”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底线,如果连这一底线都要受到挑战,那实际上就没有解决问题的基础了。

  已经显露破坏性

  “佔中”的倡导者们口口声声说这是一种“非暴力”的抗争运动,对于“佔中”策划者和支持者的这种说法,连香港稍具理性的学者都提出了疑问:“真的可以做到和平,非暴力吗?过万人长时间聚集在一起,如何可以维持心平气和的状态?”

  在香港这样一个拥有700多万人的社会,有一万人通过抗议性方式表达某种政治诉求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但如果这种所谓的“非暴力”抗争演变成“暴力”,那么对香港造成的损害就可能是无法修復的。中环是香港的金融区域,资本对于社会的动盪表现是十分敏感的。“佔中”现在尚只是处于提出阶段,据说有些国际机构就已经开始做后撤准备了。这足以说明它已经开始显现对香港的破坏性。

  针对戴氏及其支持者所提出的与现行制度全面对抗的“佔中”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笔者再次提醒他们关注中央对港政策的两个目标:一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二是保持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未来的香港不可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只有理性的态度和方法才能解决问题。

  作者 张定淮 为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副主任

  • 责任编辑:孟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