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政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擦鞋匠缘起中环祈求安定 称纷争不断没好处

  大公网5月31日讯(记者 黄 昱)擦鞋,在部分人眼中可能是低下职业。中环的戏院里,一班擦鞋匠默默耕耘,虽然工作辛劳,但却敬业乐业。在此工作9年的英姐每日为上班的中环白领服务,与客人的相互关系彼此尊重,互为师友。对于中环的发展与变迁,她笑言,社会安定,努力耕耘就是前进的要素。

  中环戏院里长不及百米,加上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习惯“行路打冲锋”,出入这段短巷犹如来去如风。不过,许多白领走过巷尾的擦鞋匠档位时,无论是否需要擦鞋,都会停下脚步向相熟的擦鞋匠打个招呼,闲话几句家常。

  朝八晚七微笑迎人

  “这与大家所想的可能不一样,大部分中环白领不仅对我们擦鞋匠没有冷眼相待,而且待我们很好。见到面的时候互相问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戏院里摆档9年的英姐表示,自己从内地哈尔滨移民到香港后,就在中环当擦鞋匠,每日从早上8点左右,一直工作到傍晚7点收档。谈及生意,英姐表示,有些日子客人多得要排队,但有时却半天没有生意,没有定数;下雨天因擦鞋后随时会再弄污,更可能整天也没一宗生意。自己只能尽心地做好自己的工作,认真地为光顾的客人打理好皮鞋。

  9年下来,英姐与她在中环的顾客渐渐熟络,并成为朋友。在访问期间,不少中环白领经过英姐的档摊时,都会送来几句问候。英姐笑言,自己刚刚到香港的时候,广东话说得很差,英文更是隻字不识。但她略带自豪地说:“我现在讲广东话完全没问题,英文也懂了一些,这都是客人教我的。在擦鞋的时候,我就向他们请教广东话和英文,而顾客也向我学普通话,所以说我也是半个老师。”

  Rene来自荷兰,在香港定居近20年,他表示自己在9年前英姐第一日摆档的时候,就开始帮衬英姐。回忆当时,他说,那时经过英姐的档位,看见她朝自己微微一笑,觉得她的服务态度一定会好好,于是首次光顾,感觉她的确很用心工作。之后每次需要擦鞋的时候,都来找英姐。他认为,不少在中环上班的人,都需要注意形象,擦鞋服务正好为大家提供便利。

  “纷争不断没有好处”

  对于和英姐之间的关系,Rene以“近10年的老友,彼此尊重”来形容。所以虽然自己在3年前离开香港到德国工作,但仍抓紧每年回港办公4次的机会,回到戏院里找英姐帮忙擦鞋及叙旧。虽然离开香港,但Rene一直关注香港新闻,知道有人发起“佔领中环”的活动。他表示,自己尊重言论自由,但认为所有人的行为都应该依照法律,他不点名批评戴耀廷以大学法律系副教授身份号召别人犯法的行为难以想像。

  诚然,擦鞋是一份“辛苦工”。英姐形容,要打好这份工,需要认真用心、辛苦耕耘,“社会也一样,近几年来,香港的社会好像越来越浮躁了,其实大家也需要静下心来,做好自己的工作。纷争不断,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擦鞋匠的盛衰

  擦鞋匠在港是式微行业,但全盛时期的上世纪50至60年代,中环、尖沙咀均可看到擦鞋匠的踪影。

  擦鞋匠冒起原因,主要是当年能穿皮鞋的人都是富贵人家,而当时社会“先敬罗衣后敬人”,拥有光亮皮鞋是身份象徵之一,为街头擦鞋匠提供生存条件。与此同时,当年香港是美国军舰的补给站,水兵上岸消遣亦需要擦鞋服务,事后水兵会支付美元1至2.5角,相等于港币5角至1.25元。在50年代,港币5分就可买到红豆沙加油条,擦鞋服务收入可观,不但吸引成年人入行,不少失学的儿童亦拿着擦鞋工具箱在街头搵食。

  及后,社会知识水平提高,其他工作机会亦增加,擦鞋匠人数渐渐减少。至2009年,香港擦鞋匠仅馀8人,有人认为他们是“无牌小贩”需要取缔,但民间反对声音甚大,同年食环署发出“固定摊位(擦鞋)小贩牌照”予现职擦鞋匠,每年牌费为2595元,让擦鞋匠合法经营下去,现时他们大多在中环戏院里一带经营。

  • 责任编辑:孟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