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政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检控守则引发政治冲击 对检控"佔中"模棱两可

新的检控指引,是对反对派无视法律的行为和不合理的要求作出的极大让步,更令现在某些法律出现了模糊状态。很明显,新的检控指引,完全是对于反对派无视法律的行为和不合理的要求,作出了极大的让步,让现在的某一些法律出现了模糊状态。

  新的检控指引,是对反对派无视法律的行为和不合理的要求作出的极大让步,更令现在某些法律出现了模糊状态。有法必依,才能保证法律的严肃性和威慑力。有法不依,只会使法律权威扫地,鼓励犯罪者的野心和慾望,对香港的公众秩序和繁荣稳定并没有好处。

  刑事检控专员薛伟成资深大律师退休前完成了一项主要工作,改变了供检控人员参考的“检控守则”。这种改变,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可以说,大大扩大了反对派冲击基本法和香港法律的活动空间,束缚了检控人员的手脚。这次修改的特点只强调基本法的其中一个方面,却写明如所犯罪行同时涉及行使受《基本法》保障的自由,检控人员或需作出“特别考虑”,条文又明确指明当有关行为超出“理智范围”或“合理界线”的限度,检控人员才应提出刑事检控。

  对涉集会游行手下留情

  基本法的条文,应该综合地、互相联繫地作出理解。基本法保障了香港人民的集会自由和游行示威的自由。但是,这些自由的行使,应该在维护基本法全部的条文、适合香港的全国性法律、香港原有法律的基础上进行。如果有人在游行集会的场合,违反了香港的法律和全国性的法律,一定要提出起诉。而不应该单方面地说,涉及了集会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检控人员就要手下留情,要控制在“理智范围”或“合理界线”的限度。什么叫做“理智和合理”范围?这是模糊不清的。

  2005年,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等四名法官在判词中指出,按照公安条例,警务处长有权以公共秩序为理由限制和平集会。所以,公安条例的有罪和没有罪的界线,非常清楚,作为特区政府的一个官员,没有理由阉割基本法,挑战终审法院的判决。关于游行示威的通知制度并非不合理,亦没有违反《人权公约》或《基本法》。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已裁定,要求在公众集会前作出通知是一种合法的限制。在英国,公众游行必须在六日前作出通知。很多其他地方均有就公众游行施行通知或许可制度。

  现行的警队条例规定警方必须负责保持公众安宁、规管在公共地方进行的游行和集会,以及维持公众地方和公众集会的秩序。若有参加者违反公安条例的规定或先前所施加的条件,或作出不法的行为,如果他们的行为对公众安全和秩序构成的威胁以及对其他人造成的不便警方可以据有关人士发出口头警告,或者作出票控或者起诉。

  刑事检控专员薛伟成在2011年上任,2013年退休。这两年里面,他撰写的“检控守则”和香港发生的事情巧妙地同一个路向进行。难怪有人欢呼雀跃认为,在警民关系紧张的时刻公开具体而清晰的检控指引,有助日后减少“选择性检控”、“警方偏私”等无谓争议及批评。

  要修改香港的法律,必须经过立法会的表决,这就变得相当困难。但是要改变香港的刑事案件起诉的准则,却非常容易,只要换上一个刑事检控专员,就达到这个效果了。律政司的权力就这样外判出去了。

  检控新守则中关于“公共秩序活动”的相关规定,没有表现出有罪和无罪的界线,讲清楚检控的依据,虽然守则称对于设计公众秩序活动的案件必须求得平衡,但明显犯法的情况下,应提出检控的法律依据。

  对检控“佔中”模棱两可

  现在的法律,明确要求超过了五十人的游行一定要进行限制,事先7日要申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没有申请而进行一定是犯罪。但是,检控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这就等于可以不起诉了,法律就变相地被废除了。违反现行的法律,是不能作出妥协的,在新的检控的指引文件中,变成了可以不检控,这样就使检控人员无所适从,失去了准则。

  如果出现了佔领中环事件,使香港的经济陷于瘫痪了,大多数市民上班和就业的自由失去了,要不要检控?新守则又变成了模棱两可,大大削减了法律的威力和严肃性。这个责任,究竟是律政司负担,还是刑事检控专员负担?基本法规定的行政架构就被分拆了。

  检控的指引,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修改?看来有蛛丝马迹。

  今年“六四游行”,约30名学民思潮成员在抵达政府总部后,在没有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后,继续前往中联办,警方在途中多次警告游行未经申请,举牌示意他们正在违法,有可能被检控,但学民思潮未有理会,虽然学民成员未够18岁,警方昨晚表明可能会追究有关人士刑事责任。此后,学民思潮已经一再宣称,不会申请“不反对通知书”。他们认为,游行是基本法规定的权利,不必作出申请。

  对反对派违法行为作让步

  民阵组织也作出了冲击现行国旗法的行动,提出了废除国旗法。古思尧因焚烧国旗被重判9个月,民间人权阵线等团体今年初到赤柱监狱声援,抗议当局政治检控,打压异己,要求改变检控的准则。这个组织还要求立即废除国旗法和区旗法。民阵表示会协助古思尧上诉,召集人孔令瑜说:“因为上诉不只是为他个人的刑罚和判刑而上诉,而是为整个检控制度,甚至法庭的判决提出上诉。”很明显,反对派提出的要求就是改变现在的检控制度。

  很明显,新的检控指引,完全是对于反对派无视法律的行为和不合理的要求,作出了极大的让步,让现在的某一些法律出现了模糊状态。

  有法必依,才能保证法律的严肃性和威慑力。有法不依,只会使法律权威扫地,鼓励犯罪者的野心和慾望,对香港的公众秩序和繁荣稳定并没有好处。

  作者 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 责任编辑:孟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