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政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光南:为殖民主义翻案绝无出路

殖民主义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不文明的制度,如果我们看一看印度、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历史,我们就会知道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所谓为直选的背后,就是阴谋诡计和血腥的计划。明报社论的作者还在怀念英国人安排的两面三刀的普选港督计划,实在是愚不可及。

  明报为了纪念《中英联合声明》签署30周年,刊登“英研民选港督,全拥行政权力,忧中方不满无提出”的头条新闻,引述了英国人扶植的华人首席行政局议员李鹏飞的话:“现在看到30年后居然在拗选举是否一人一票,还加上机构提名,我们这些过来人看到都很愤怒。”所谓纪念《中英联合声明》,原来是假的,有人的确企图翻中英联合声明的案,埋怨英国殖民主义者在香港做得不够狠,对中国政府不够强硬,应该在谈判结束前抢闸让香港独立,仿效英国殖民地独立的历史发展,与祖国分离,造成米已成炊的局面。

  明报社论说:“30年之后,换来的却是很可能是有筛选机制的普选特首办法、高度自治被肆意践踏,‘一国两制’、50年不变沦为使人失笑的口号。就此,我们认为有一种情境值得思考:就是若30年前中央明确向港人说,特首普选要先经过筛选、规范化尽职尽责不算干预,你说港人会归心吗?香港可以顺利平稳过渡回归吗?”这一篇社论,要害的地方就是缺乏了历史的方向感,也缺乏面对现实的观点,仍然对殖民主义无限怀念,所以标题用上“忧疑非虚,抚今追昔使人感慨万千”的字眼。

  明报社论缺乏进步历史观

  人类在进步,历史也不断进步,殖民主义已经被历史淘汰,联合国宪章和决议案已经把殖民主义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中国人,在纪念《中英联合声明》30周年的时候,都应该为中国站在历史潮流的前面,结束英国在香港的殖民管治欢呼喝采,为祖国推动香港的民主事业创造了条件而高兴。社论的作者完全没有进步历史观,仍然为英国殖民主义没有安排直选港督撤退离开了香港,感到惆怅万分,感慨万千,抚今追昔,大开历史倒车。

  在英国的主权下,举行所谓选举总督,选举立法局议员,香港仍然挂着英国国旗,英国人仍然操控一切,宪制文件仍然是“英王制诰”,这样的政权不外是英国人挑选的、用来对抗中国收回香港的傀儡而已。这样的政权架构,好像许多英国殖民地一样,名义上走向独立,实际上成为英国躲在背后控制的政治实体。在英国取得了福克兰战争胜利之后,英国人曾经一度狂热,以为的确可以用这种方式吓唬中国,中国要考虑收回香港的后果。然而,香港同胞当时表现出来的态度相当坚决,就是不接受“三个不平等条约”有效,要坚决洗脱历史的耻辱,英国人企图想推行选举香港总督、香港立法局议员,也不会得到支持,一定会受到香港同胞的坚决抵制。这是一个行不通的计划。谁人愿意做这个短命的香港总督,谁人愿意担任这个走向“独立”的儿皇帝,好像溥仪当满洲国儿皇帝那样受到中国人民的惩罚?

  英国人为什么最后也要收起了这个普选英国总督的傀儡计划?是不想?还是仅仅听从了邓莲如的意见?都不是。原因是这个香港选举港督然后“独立”的方案,会引起北京的愤怒和强烈的反应,停止谈判。英国的实力不足,面对着强大的新中国,难以再用攻打福克兰群岛的手段对付邓小平。

  邓小平告诉戴卓尔夫人,进行谈判的年期为两年,否则,中国就会单方面宣布解决香港问题的方案。如此一来,英国人在谈判桌上取得的东西都会失去,那时候英国就要丢盔弃甲,狼狈撤离香港,连最后的英国财团在港利益也要连根拔起。如果稍为有历史的方向感,如果稍为有现实主义的判断,社论的作者绝对不会作出如此离谱的判断,以为英国真的会执行总督普选计划,并且为此进行叩祭惆怅一番。

  缅怀殖民统治愚不可及

  社论还没有回答一个问题:这个由英国人安排的选举产生的英国总督,怎么能够过渡到1997年以后?他的权力来源来自哪里?他的生存能力有几多?这样由英国人安排的傀儡组织,能够挡住中国收回政权的步伐吗?中央政府会承认这样一种权力来自英国、为英国留驻香港利益服务的直选方式吗?稍为有现实感觉的人,都会作出否定的答案。

  殖民主义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不文明的制度,如果我们看一看印度、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历史,我们就会知道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所谓为直选的背后,就是阴谋诡计和血腥的计划。社论的作者还在怀念英国人安排的两面三刀的普选港督计划,实在是愚不可及。

  社论的作者应该稍为懂得多一些中国的近代历史,英国人使用了鸦片战争的卑劣手段,夺取了香港。中国政府宣布收回香港,是代表正义的行为,是历史的必然,绝对没有任何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中国恢复行使主权,也是天公地道的,英国绝对不能“还政于民”,由他挑选的代理人掌管政权。但是英国人在谈判的时候,说“主权换治权”,企图把主权架空,甚至说行政长官只是一个礼节性的元首,政务司长和立法会才拥有实权。这个计划早已破产了。

  劝君莫奏前朝曲,中国的强大已经远远超过了30年前,缅怀英国设计的保障英国利益的直选计划,已经毫无用处。《中英联合声明》清楚表明“行政长官由选举或协商产生”,早已堵塞了英国的代理人企图为中英谈判翻案的门路。

  到了今天,仍然有人捡起了英国人的直选港督计划,呼应反对派的公民提名计划,企图照板煮碗,把香港《基本法》的提名委员会变成一个橡皮图章,又怎么能够得逞?

  • 责任编辑:张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