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政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光南:“佔中”荒谬 注定失败

  反对派大声疾呼,如果中央政府不答应他们的“公民提名”方案,如果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出“需过半数提名委员会委员提名、候选人为二到四个”的框架,会“有灾难性的后果”。他们要求,人大常委会不要作任何结论,留下更多的空间,让反对派和中央政府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沟通和对话,否则立即“佔中”。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在深圳会见反对派的时候,作出了坚定的回应,既说明中央政府处理普选问题的原则立场,又指出如果向威胁发动激进违法活动的人屈服,只会换来更多、更大的违法活动,这样会令国家和香港永无宁日。李飞以1982年邓小平与戴卓尔夫人见面时的对话,比喻今日面对香港普选问题。他说,戴卓尔夫人当时指,如果中国收回香港,会为香港带来灾难性影响,而邓小平当时说,会勇于面对灾难,作出决策。李飞说,今日亦应以同样最大的决心和勇气,果断决策,作出歷史抉择。

  “佔中”露底 骑虎难下

  反对派以吓字诀,恐吓中央,“灾难性后果”其实就是“佔中”。现在他们的实力终于露出了底细,“佔中”搞不下去了。8月24日,反对派举行了一次“民主登高”,聚集了“佔领中环”的骨干,“测试小队运作”,试图展示队伍的庞大阵容。但是,反对派阵营已经士气相当低残,没有斗志,结果只来了几百人,示威变成了示弱,“佔领中环”根本不够人数。反对派本来希望8月31日就发起“佔中”,但是“佔中”发起人戴耀廷线人却发出了暂时不“佔领中环”的声明,说“不会在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决定政改框架下立即‘佔中’,週日将与真普联、学界及民间团体开会商讨”。反对派开始改为要搞“分期佔中”,“长期的不合作”,“继续在立法会拉布”。

  为何“8月31日立即佔中”突然无疾而终?为什么反对派不再谈什么“灾难性后果”?这说明了他们完全错误地估计形势,他们以为中央会让步,就好像2003年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那样,就好像2012年政改那样。结果,中央决定不让步,“佔领中环”组织者处在上了老虎背无法爬下来的困局,狼狈不堪,无以为继。如果继续要搞“佔中”,实力不足,人数寥寥,惨淡经营,最后是烂尾收科。所以,“灾难性后果”仅仅是吹牛的策略,一味靠吓,话说过了头,现在唯有变成了哑巴。

  原地踏步 不获支持

  其实,反对派犯了四大错误:

  (一)错误估计香港的民意,以为阻挠普选会获得广大民意的支持,岂料港人反对原地踏步,认为一人一票选举行政长官,加强了民主的程度,香港市民可以直接选择行政长官。反对派说,建制派候选人的施政纲领都是千篇一律的,是假普选。香港市民对此绝对不认同,因为有竞争,几个候选人都希望当上行政长官,他们的施政纲领都会不同,选民是否投他们的票,对他们形成巨大的压力,他们一定在选举的辩论中、选民的质询中,不得不调整他们的施政纲领,接纳民意。否则,他们就很难当选。反对派宁愿原地踏步,显示他们逻辑颠倒,反对民主,对普选毫无诚意。他们关心的不是民主,而是自己能否入闸当选。不符合自己利益的,就说假普选,他们的以我划界,相当自私自利。

  (二)他们採用了要“符合国际标准”“不要筛选”的宣传口号,大量行动说明了他们正是反对“国际标准”,大搞筛选的口是心非者,结果在舆论战中,一败涂地。社会上有很多符合基本法的方案,反对派利用了两千人的所谓“选举”,就把社会大多数合意的政改方案,否决了,筛选掉了,一点也不民主。提名的“国际标准”,经过辩论之后,原来是子虚乌有,根本没有这样的“国际标准”,每个国家的提名方式都不一样,香港是中国辖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域,更加不可能採用外国的标准,变成一个独立政治实体,选出一个对抗中央政府的行政长官。美国总统的候选人只有两个,英国首相的候选人仅仅得一个,大多数国家的行政长官选举候选人都是两到四个人,反对派却一定要行政长官候选人不限人数。这说明“国际标准”说法自打嘴巴,逻辑混乱不堪。

  爱国爱港 唯一标准

  (三)反对派高调反对爱国爱港。中央官员强调反对派的多数人都应该列入爱国爱港之中,只有少数人不是。这就暴露出反对派激进政客的蛮横无理和挑战国际的爱国标准。国际的标准,都要求行政长官候选人爱国,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反对派激进政客却说不需要爱国,更不需要照顾国家安全。结果他们有很多人,大量收取了外国势力的黑金,又不敢承认,吞吞吐吐,这使得港人更加查觉有人要维护殖民地时期的外国利益,与“港人治港”当家作主人风马牛不相及,这不是真正民主,也不是要推行真普选。

  (四)反对派反对民主逐步向前,反对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不得人心。中央官员强调香港的政治制度循序渐进,要结合香港的实际,要保障香港的经济繁荣和民生,港人受落。反对派却反对“袋住先”,并且说“一人一票选举行政长官”可能是山埃毒药,会毒死人,要实行违反基本法的“公民提名”。这种激进的方式,会带来怎样混乱的效果?会带来怎样巨大的对抗和冲突?会带来什么坏处?反对派一句也不解释。激进的做法再加上外国势力和黑金政治的背景,使得中产阶级和工商界对激进方案很不放心。所以,他们的政改方案,违反了香港主流民意,所以处处碰壁,相当孤立。
  • 责任编辑:达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