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葵:校方岂能“帮”学生罢课?

  有校长说,假如学生因“佔中罢课”被捕,“学校会帮他们”。如何个“帮法”?说这话的校长要想清楚。

  这里要分几个方面看。“佔中”违法,早就有定论;煽动学生“佔中”,罪加一等。学生个人为“佔中”“理由”罢课,要由自己或家长负责。

  先说“罢课”本身,以及学生的年纪,是大专生抑或是中小学学生。大专生平常走课,除非是基于自己或家人患急症或其他民生紧急事,可以跟老师或学校说,又可以不说。说,可能因为迫于无奈,盼老师或学校给补发回该课的相关资料。中小学学生不上学,一定要向校方请假。缺课,学少了知识,本来就是学生的损失。大专生要罢课,别人管不?,因为已经年满18岁,有投票权,是成年人。别说罢课,绝食,都有自由。大专生因“‘佔中’被捕”,校方可以“帮”的,只是代为通知家人,或者代找有关资料,譬如需要律师,校方可以代找律师资料。这都是在合法范围内校方可以“帮”的事。但如果以校方的钱保释你、为你付律师费打官司,这就如同校方本身有份参与“佔中”。若该校更是政府资助的院校之一,校方的钱,有纳税人的钱在,就不行了,校方无权这样“帮”学生。

  中小学学生,未满18岁,校方受家长所託,有责任、有权关顾孩子的安全,不能让孩子离开学校半步,还要关上学校大闸。如果家长让孩子罢课,该孩子的安全当然重交回家长负责。但孩子旷课,因应教育条例,家长便涉嫌违法,校方必须向教育局备案。

  另外,无论大专生或中小学学生家长,要罢课(或带孩子罢课),也不要以“佔中”为“理由”,妄图标榜其“走课乃‘名正言顺’”。上面说过,“佔中”违法,这等于说“我因打劫银行,‘无暇’上课。打劫银行,为的是我父亲病了,无钱”一样荒谬,不成其“理由”。

  中小学学生的家长,断不会蠢至以身试法,还连累孩子的。就是有家长这样做,也只会是“小猫三、四隻”。有的大专生,以为自己好关心香港民主,误以为“民主就是全无门槛的一人一票选举”,如此而已。其他不理,也不懂得理,乃是非不明,平常不爱读书,不知道真正民主为何物,枉为大专生!

责任编辑:孟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