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志庸:学生不应为政治表态而罢课

  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  钱志庸

  全国人大常委会近日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作出决定,“和平佔中”发起人戴耀廷之前已向北京发出最后通牒,强调若人大常委会本月底为政改“落闸”,便会部署一波又一波的不合作运动,最终全面“佔中”。此举激发起反对派学生力撑戴耀廷,学联更计划月底发起罢课行动,抗议人大常委会就普选订出框架。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香港未来政制发展的重要指引,本会认为反对者决不应以青年人的前途作为筹码,否则只会令青年人成为炮灰。

  “佔中三子”发起的“佔中”运动,声称活动会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进行,但根据笔者过往的经验,此类抗争实难以和平地进行。究竟“佔中三子”如何可以确保“佔中”会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进行?戴耀廷回应“我们应相信香港人不会让武力发生”。笔者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回应,“佔中三子”应提出理据如何能确保武力不会发生,而非把问题抛回发问者身上。在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前,学生从未部署任何行动或发声。既然现在普选框架已尘埃落定,“佔中三子”搞手为何还犹疑?他们何不立即实践“佔中”呢?他们现在的行为只会把学生牵涉在一连串的抗争行动之中,蹉跎岁月,浪费青春。

  学联的罢课行动实在是失控的行为,无异于“自残”去抗争。罢课不但会摧毁社会秩序,还会影响学校运作及学生的学习进程,为学生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回想起七十年代,年轻的笔者也十分顽劣,中一、中二时,由于与老师不咬弦,便组织全班同学发动罢课行动,为斗争而斗争。那时大伙儿早茶过后便去看电影、参加街头赌局,在街上流连之馀,更试过殴打其他学校同学,撩是斗非,结果就惊动了警察,到学校查问究竟。当时校长和班主任都急?找我们,怕惊动警方,影响校誉,可见罢课的后果十分严重。幸好笔者年轻时的反叛甚至犯法行为得不到支持,之后到了加拿大求学,才不致断送前途。否则,笔者现在也不会成为专业人士。因此,笔者劝喻计划参与罢课的学生应考虑清楚参与罢课的后果,不要轻言发动或参与罢课。

  此外,“佔中三子”及一些教师及教授表示会支持及参与佔中及罢课。笔者认为,“佔中三子”及一些教师及教授应首先让自己的子女“亮相及参与”罢课,而非煽动年轻人去“自残”,令他们放弃自己的学业及前途。他们的行为并非真正为民主抗命,就如最近民主派举行的公民抗命演练,模拟水炮清场情况,到底真的是为民主牺牲,还是想展示他们的民主英雄形象,昭然若揭!

  再者,不同的人在社会上也有各自的岗位。政府的责任是培育年轻人成才让他们能回馈社会。纳税人的责任是缴纳税项以支持教育制度的发展。教育工作者的责任是实行教育政策并教育好下一代。学生的责任是好好把握学习机会以及接受栽培。现在,一些教育工作者出来鼓励年轻人罢课,已是偏离了自己的社会岗位。

责任编辑:孟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