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煽动举报学校 教协还有脸责“白色恐怖”?

  李继亭

  反对派虚伪之处在于,他们永远抱?双重标准。以最近“救救孩子”热线事件为例,“佔中”势力以及“罢课”搞手对此展开猛烈攻击,甚至冠之以“白色恐怖”、“文革式批斗”等恶毒言论。然而,极其讽刺的是,两年前反“国教”事件中,正是教协等反对派组织鼓吹“举报学校”、鼓吹“举报校长”的恶劣做法。当年反对派可以名正言顺进行“白色恐怖”,如今却来攻击反罢课运动,这是多么虚伪的政客嘴脸。从当年的事例,以及此次极力攻击“热线”的做法,已足以证明,到底是谁在推行“白色恐怖”,又是谁在製造“文革式批斗”。

  昨日,二十多名反对派议员举行记者会,宣布将“杯葛”第二阶段的政改咨询,其间公民党党魁梁家杰有一番“义正辞严”的发言令人相当侧目,他不断攻击“反佔中保普选大联盟”设立“学校家长救救孩子”反罢课热线是“製造白色恐怖”、“公开批斗”、“互相笃背脊、人斗人的风气在香港蔓延”云云。而与此类恶意言论相似的,在过去三天已经不断在反对派阵营中出现,出自诸如公民党、民主党、工党,以及教协叶建源、学民思潮、学联等政客口中。

  首先,“佔中”以及“罢课”幕后势力对“热线”如此紧张,恰恰说明热线的设立击中了其要害,他们惧怕这场活动会严重打击其“罢课”成效,进而削弱“佔中”的号召力量。然而,撇除这些幕后的政治目的不计,市民或许应当问问,在学校散播“白色恐怖”、将街头政治引入中学校园误导学生的,到底是谁?反对派真的如此“正义”?这也是此次事件的关键,过去多年来,反对派不断激化社会矛盾、挑拨社群关系,为达目的更是无所不用其极。香港今天之所以出现如此高度对立的社会关系,其根源正正是反对派之所为。就以他们此次攻击为例,两年前在反“国教”事件中,反对派一手导演了鼓励举报学校的“白色恐怖”:

  1,2012年7月26日,教协副会长张文光向传媒称,“鉴于近期学校出现洗脑事件令家长震惊,教协会设立举报机制,如有任何学校有洗脑嫌疑,教协会要求该校召开家教会交代。如很多老师皆反对,教协会要求教育局处理,强制要求该校停止洗脑。”

  2,同年8月1日,教协理事方景乐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称,罢课建议还在酝酿阶段,目的是逼使政府撤回课程,教协正呼吁师生及市民举报笼络式洗脑式的国民教育活动。该会成员亦称,家长、学生、老师都应当举报开设国教的学校。

  3,同年8月8日,反对派支持下成立的“国民教育家长关注组”发起“一人一信”行动,要求家长去信子女就读的学校,查询9月会否推行国民教育、教材来源及评核情况等。

  其主事者陈惜姿称,无论学校反应如何,收集到的资料都可增加透明度,“家长会看在眼内”,向学校施压之馀亦可供学校参考。并要求学校尽快回覆,期望在当年9月前公布结果,将有关资料製作国教版图,推行洗脑科的学校会在地图上插红旗,不推行的插蓝旗,未肯定的插灰旗。

  这些事实说明什么?说明了反对派的极度虚伪性。第一,两年前他们在反“国教”口号下,公开鼓励、煽动学生家长举报学校、校长、老师,在反对派的运作下,当年的香港瀰漫?一股强烈的“禁言”气氛,人人自危,以致于一有人公开支持“国教”就立即遭到围攻,所有学校更是被迫要公开站队。试问,这是否“白色恐怖”,又有没有尊重过“私隐”?第二,那些不认同反对派政见的中间学校,遭到政客及其支持者的肆无忌惮的围攻,学民思潮等组织有如“红卫兵”,以“大字报”方式猛烈攻击开设“国教”的学校及校长,试问,这又是否“文革式批斗”?第三,反对派煽动学生举报学校,这又是否“人斗人的风气在香港蔓延”?

  显而易见,亲手将街头政治引入学校的,不是别人而是“佔中”运动;一手引入“文革批斗”的,不是别人正是“罢课”搞手;全力鼓吹揭发举报学校的,也正正是反对派政客。当年他们如此肆无忌惮,如今反倒指责攻击“救救孩子”热线“邪恶”,试问,天底下还会有如此不知廉耻为何物的政客?

  事实上,“救救孩子”热线有着清晰的运作方式,与反“国教”歇斯底里式的做法有?天渊之别。一如该组织所称,设立热线的目的,是提供多一个途径给家长知道子女有否参与罢课,大联盟愿意聆听各界提出方法,改善热线运作。教协指大联盟在校园製造白色恐怖,向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投诉,指做法涉嫌违反私隐条例;科技大学校长陈繁昌表示,如果学生罢课,学校不会过问原因,若老师要罢课,就应先与校方沟通,以维持大学正常运作,让不参与罢课的学生可以继续上课。

  “热线”自开设以来三天,已遭到“佔中”势力的恶意拨打以致瘫痪,这种做法本身,不正是最佳的“白色恐怖”的例子?

  而事实上,今天香港所有政治争拗都来源自“佔中”的违法行为,“罢课”亦是在“佔中”政客利用下出现。大联盟开设“热线”,戳痛了他们的政治利益,显然,反对派为了眼前的政治需要,已经连起码的伪装与面具都不要了。

责任编辑:孟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