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香港警察“政治化”?

 
图:示威者坐在铁马上,阻止警方清拆路障


   泰 岛

  上周五在红磡一家茶餐厅吃晚饭,餐厅的电视一直定格在TVB的互动新闻台,反复播放着前一天晚上三名香港警察被上百名示威者围阻的画面,之前那三名警察拘捕了一名向私家车辆投掷水瓶的男子。前排的示威者不乏冲撞和推搡的举动,后面鞭长莫及的,就大声辱骂,什么“警犬”,还有更难听的。

  旁边一位香港阿伯,一边啖着盘里的叉烧,一边“啧啧”叹息,还给另一位阿伯说:“我看这些差佬事后要去做心理咨询。以前是“无上权威”,现在成何体统。”说完这一句,还不忘补上一句极富香港特色的粗话。

  这或许是20多天来,香港的警察们遭遇的普遍“待遇”。显然,香港警察已经被“政治化”。也是上周五的香港立法会会议上,反对派议员和建制派议员连续三天就警察处理占领行动的方式唇枪舌战。其中就有反对派议员指责香港警察,采用了过激的方式对付“和平示威”的市民,而这背后有政治授意。

  而与此同时,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在新闻发布会上不止一次呼吁,不要过多对香港警察的行动,做“政治化”的解读。不过无济于事,现在的香港警察已然被夹在了愤怒和不理智的中间,背上再多的骂名和指控,都不出奇!

  文明法治的香港社会,公民有游行示威的自由。而在自从廉政公署成立以来,香港警察不仅成功惩戒了贪腐,更在当地完善的法律和高标准的警察培训体系支撑下,成功转型成为了“服务型”的警务机关。这种“服务型”的体现之一,就是要在每次的政治集会游行中,维持秩序,保障参与者能和平安全地完成政治表达的过程。

  所以每每遇到香港市民游行示威,队伍旁边总会有阿sir们骑着摩托车“护驾”。不过随着近年来香港逐渐成为“示威之都”,警察们也在抱怨“难做人”。尤其是在每年“七一”大游行之前,警队一项主要工作就是向参与游行的团体说明游戏路线,不仅要清楚阐明哪些道路开放,哪些道路封闭,还要解释如此安排的原因,稍有怠慢,就会被骂成“政治打压”;另外警队还要协调互有敌意的政治团体,在游行中不能前后挨着,稍有差池,就会被说成“政治偏袒”——都是难伺候的“菩萨”,而且哪个“菩萨”警队都得罪不起。

  不过即便再温软如香港警察,说到底还是执法机构。是的,公民合理合法的权利要受到保护,但是制止违反法律,破坏正常社会秩序的行为,那是警察的本职。现在放眼全世界,没有哪个地方在游行示威时,就可以往马路中间一坐,铁马水马一栏,瘫痪日常交通的。有人阻碍了交通,警察把他们请走;有人破坏正常社会秩序威胁公共和私人财产,警察拘捕;有人袭警,警察拘捕——S如果说完成本职工作都是“政治化”,那到底是谁把香港警察“政治化”呢?

  已经有人评论,“当下香港,只要态度够恶,分贝够高,便成为“民意”,就有神佛皇帝也奈何不得的“金钟罩””,彷佛只要高举了“民主”的大旗,就站牢了绝对正义的道德高地,任何的行为都应该被宽恕,任何的干涉都是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本月20日,高等法院发出了“迟到的善意”──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占中”人士继续占据旺角及金锺等多个路段。在协助执行禁令时,香港警察们遇到的阻碍似乎少了,好在香港还有法治。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欢迎关注大公网香港在线微信(公号:tkp-weihk)
 

责任编辑:韩锋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