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乃强:香港大学管治权的争夺

  文|刘乃强

  从回归前后开始,经过反对势力明目张胆的经营,和历届旧生和教师普遍姑息纵容之下,香港大学的改造已经逐步完成。一家数典忘宗,不以孙中山先生为校友,不以爱国爱港为传统,恬不知耻地漠视本地及全球华人社会的众多人才,从英国小镇聘来学术和行政都不合格的洋人回朝当校长的山寨香港大学至此已接近完成,学校声誉、国际排名节节下降,只欠一个黄面孔的副校长当其“华人首席代表”,这便出现了陈文敏事件。

  跟刚结束的政改事件一样,这是山寨香港大学管治权的争夺,用的也是相同的手法,绕过既定的规章制度,不惜造谣生事,通过少数激进学生当烂头蟀,尝试以冲击手法夺权。而在洋校长管理之下,校方竟然连最基本的保安工作都不做,于事先明知会出事的情况之下,放手让其由德高望重社会贤达和校内教职员组成,义务工作的校务委员会委员被冲击、被禁锢。混乱期间,校委成员卢宠茂医生一度跌倒在地,学生暴徒不仅阻碍他被送往医院,更向他掷水樽。现场所见,竟无一个保安人员,校方也没有报警!事后学生还嘲讽卢医生假装跌倒,反对派传媒乘机插赃嫁祸,大事炒作,企图转移视线。这家被纳税人供奉的山寨香港大学,丢尽正牌香港大学所有校友的脸!丢尽香港的脸!

  讽刺的是,港大的当权者并不作反思,十个学院院长罕有联署,开宗明义地高调指出:“作为香港大学各所学院的院长,我们十位一致深信学术自由及院校自主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此等原则在香港或其他地方均为重要。《基本法》第137条亦为此提供了保障。我们郑重强调大学的所有事务均应贯彻秉承这些原则,尤其在最高决策层则更为关键。我们呼吁校内和校外各方尊重这些原则。”之后才轻轻地谴责:“然而,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均不能纵容任何企图扰乱大学正常运作的不文明行为。”很明显,院长们认为“校内和校外各方面”未有“尊重这些原则”,还捧出《基本法》来作盾牌,针对性十分明显。我们很想院长们告诉香港市民,究竟是谁破坏了“学术自由及院校自主”?这完全是颠倒了是非黑白,我们都看得很清楚,破坏“学术自由及院校自主”的,是从来都不尊重《基本法》,硬要推陈文敏当副校长的“港独”反对派。

  经此役之后,谁会愿意为港大校务委员会服务?谁会愿意继续在港大任教?谁会愿意捐款给港大?谁会愿意让子女进港大进修?劣币驱良币的效果,山寨香港大学难免沦为香港二流大学,世界三流大学。

  我家两代港大,但我对这家已经变了质的山寨大学,于孤声疾呼无效之后,早已死了心。我之所以沦为荒野中的声音,得不到校友的和应,是因为一些人失去了我们中国人“风起于青萍之末”见微知着的智慧,不知道擅自把创校日期挪前到1911年是件大事,因而今天港大校园中的“中山径”“中山广场”和孙中山像,都不是纪念孙中山作为港大校友,只以此纪念他曾来港大作过演讲。孙中山先生这个两岸都景仰的香港近二百年来最伟大人物,港大竟然如此处理,大学从上到下,还为此盲目庆祝,而我则被封为“新左王”,事物颠倒如斯,我知道港大沦陷在即。其后事情的发展,果然证明了我的看法,只是颠倒继续恶化,并且蔓延至其他校园,恐怕需要好一段时期的持续斗争,方能扭转。

  首先,香港大学,以至香港所有公立大专院校,它们都是由纳税人供养,属于社会的。香港主流社会,对此应有一种共识,应有一种态度。作为香港的政治首脑,特首对于香港大专院校的乱局,应有一种说法,和相应的政策措施。更上一层次,香港作为国家的一部分,虽云“一国两制”,香港可以自订其教育政策,但这并不妨碍中央有她的意见。事实证明,“占中”期间,以学联为首的大专学生,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不能坐视大专院校沦为“港独”温床而不理。因为事情恶化到某一程度,必然会影响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中央不能不管。

  其实大学问题,很好处理,因为尽管校方软弱怕事,不敢正面谴责少数激进学生所作所为,但是民意明显愈来愈不支持他们胡闹,渴求特区政府支援校方拨乱反正。如还对此类似文革年代的红卫兵暴行视若无睹,不及时予以谴责及惩罚的话,情况一定会进一步恶化,政府威信尽失。

  激进学生的行为明显是禁锢校务委员会委员,属于刑事罪行,但是校方于失控被激进学生占领会场之后,长期不容许警察进入校园,事实上也犯了阻差办公之罪。特区政府对大专院校有很多介入点,并且控制了它们绝大部分的财政来源,问题是她愿意介入与否而已。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微香港》公众号

责任编辑:孟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