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南:建制派获胜 实因民心所向

图:工联会“小花”击败反对派“大佬”,撼动香港政坛 资料图片

  文|陈光南

  激烈的区议会选举结束了,投票率高达百分之四十七,共有一百四十六万八千人投票,个别争夺激烈的选举区域,投票率超过百分之五十,公众参与度基本上达到了立法会的投票水平。以往反对派一直说,区议会选举和立法会选举不一样,支持反对派的选民一向轻视区议会的投票,因此区议会选举时,反对派减少了将近六十万选民,所以,建制派近年每次区议会选举都获得胜利。这次选举几乎是立法会选举预演。结果在有两成的选民是第一次投票的情况下,建制派顶住了反对派的突袭,在高投票率的情况下,依然是大赢家。

  反对派已无招可出

  建制派这次稳守各区过半数议席,总得票约为78.3万。当中建制“票王”民建联赢得超过39万票,排在第二的工联会亦有逾9.5万票,其次是新民党,该党与公民力量结盟参选后取得超过7.5万票,而经民联及自由党则分别赢得约2.7万及2.5万票。建制派“一哥”民建联蝉联票王,其后是民主党,有近20万票。各政党将因应在区议会的得票,部署明年立法会选举。各方面都会评估本次选举得失,分析明年立法会选举投票的趋向。毕竟立法会选举,才是决定本港政局的重头戏。

  反对派本次选举比较低调、打“民主告急”牌、唱淡投票前气氛的策略,又刻意宣扬“高投票率不利建制”的论调,实际用意是要麻痹建制派,希望建制派察觉不到重兵来犯,不要及时作出动员。又一直故意隐藏出击的意向,屡使兵不厌诈之技,这个战略,不能不说取得成效。实则早于去年,他们已经部署了一批新晋力量,近距离的实行“打大佬”政策。选举之前,他们成功动员、组织了一大批新登记的选民,结果于选举日出其不意发动袭击。凡是民建联兼任立法会和区议会的“双料议员”,都成反对派主攻目标。选举前,反对派不断炒热政治议题,如港大的副校长任命事件、铅水事件必须由立法会引用特权法进行调查、提出动议辩论“反对香港大陆化”、不断造谣散布所谓行政长官的丑闻、要求立法由廉政公署调查行政长官有没有贪污、反对高铁的港方的车站让内地执法人员进驻、反对第三条跑道的兴建、在香港向美国议员告洋状等等,这既是为了落实对抗央、港政府,干扰、拖慢香港发展的一向宗旨,更是为煽动支持者的反政府情绪别降温,属于区议会选举工程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至于“区议会选举完全没有选举气氛,反对派可能大败”,亟需选民出来支持“民主告急”“命运自决”“改革区议会”等等,则属反对派哀兵战略的选举惯技,冀催谷更多的拥趸出来投票。急升至接近百分之五十的投票率,说明反对派的动员力得到充分体现。

  选举策略再狡诈,没有民心所向,失败仍是必然。民建联的李慧琼、张国钧、周浩鼎、工联会的王国兴等重量级人物,都能够顶住了反对派的重兵进攻。反而反对派何俊仁、尹兆坚、陈家洛、谭文豪等政治明星“爆冷”落马,未来问鼎立法会的部署完全被打乱。反对派在立法会的三个超级议员,仅涂谨申可以有资格参选,何俊仁和冯检基已经和超级区议员的选举无缘了。建制派维持压倒性大胜的格局,可见要胜出选举,真心为民、助益发展才是根本,花招无补于事。经“占中”的教训,加上建制派过往理性务实办实事的政绩,建制派已经拥有实力,足以应付来年立法会式的选举,而且可以夺取胜利。区议会选举,已经为建制派明年立法会选举的胜利,打下了基础,也提示了建制派必需学会运动选战手段,降低个别选区被微弱点数击倒的风险。反对派本来夸下海口,来年五个普选的立法会功能议席,他们可以包括三个,甚至可以取得四个议席,很可能是南柯一梦。

  主流民意要求发展

  民建联钟树根、葛佩帆的落马,和反对派的明星级人物的落马,互相作出比较,当然是反对派的损失超过了一倍。这是双方互相博弈的结果。哪一方的损失大一些,哪一方的接班计划受到极大的冲击?当然是反对派。连反对派势力最强大的葵青区,现在都损兵折将,建制派取得了一半以上的议席,紧紧地控制住葵青区议会,可见主流民意对建制派的支持保持升势。

  建制派维持大胜,反映了他们保护经济、保护民生的路线,获得主流民意支持。如果反对派不总结经验,继续推行拉布政策,大搞司法覆核捣乱政策,继续竭力阻政,未来的政治前景非常惨淡。建制派维护繁荣稳定的参政理念,才符合市民根本利益。建制两大党民建联、工联会,近年提拔一批新的政治明星,选举前已经让这些新小将踏踏实实到基层工作,努力为街坊工作的现象,成功赢得民心,这才是最核心和根本的选举工程。假以时日,建制派年轻且专业的候选人将会越来越多,以实在政绩扶持青年、赢得越来越多青年人的选票,香港未来摆脱泛政治化、重回发展正轨可期。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微香港》公众号

责任编辑:tkphumm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