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风:政坛必须新陈代谢 立会选举实力说话

  文|谷风

  刚结束的区议会选举,超高的投票率以及令人意外的结果,对香港政坛有何启示?事实上,选举结果不仅仅反映出年轻选民的声音,更为重要的是当中展现了两大阵营的精神面貌。建制派击败了对手猛攻席位“稳中有升”,进一步凝聚了团结力量;而反对派纵然出现“伞兵”当选,但却难免进一步“碎片化”的趋势。一方是不断的团结,另一方则是不断的内部裂变,仅从这一点便能预测未来的选举变化。只要建制派未来注意具体的选举策略,要巩固现有实力甚至进一步扩大胜果,并非没有可能。

  选举结果出炉后,不少舆论将目光集中放在“年轻人”身上,认为选举结果说明了年轻选民“求变”的心态,以及香港各政团须加速“年轻化”方能免被淘汰,并预计明年立法会可能会重演区选结果。这种观察固然正确,但却非是问题的核心。事实上,“求变”是永恒的话题,并非本港、本届选举才有之事,过去历次选举,无不在强调年轻化的重要性。政党必须年轻化,这早已是共识并非创见。问题在于,为什么过去没有出现本届选举的令人意外结果?

  实际上,本届选举结果之所以让人感到“意外”,除了是“竞选过程冷清”的原因外,还在于四点:一是有大量连任多届的现任议员落选,据统计有多达73人,为以往所未见;二是有大量首次参选者当选,即所谓的“素人”,数字多达75人,同样是前所未有;三是“伞兵”不仅获得突破,还取得八个席位、总共近七万张选票;四是多位现任立法会议员的候选人落马,两方阵营情况同样如此。

  以上四项结果,的确是过去所未见的。但这一结果是否完全在于“年轻人”或“首投族”的因素所致?再问深一层,为什么以往的年轻人没有这种“求变”心态、而本届才有?反对派或许可以说,是由于“占中开启了民智”、“启蒙了新一代年轻人”。如果这种逻辑成立的话,民主党、公民党、工党、社民连、人民力量也有不少年轻人,为何这些年轻候选人没有“大胜”?

  答案或许不在于简单的“年轻人求变”,而是有着多方面的复杂因素。“求变”固然是其中一种情况,但决定候选人输赢的根本原因还在于“扎实的地区工作、对选民服务与承诺”。被称为“意外当选”的八名伞兵,没有一人是打?“占中”旗号的,而是一如工联会议员黄国健所说的他们是“收起了黄雨伞”,用选举期间贴近选民的竞选策略去赢得选举。事实上,那些明显打正“占中”旗号的“伞兵”,例如“湾仔广义”的两名候选人区丽庄、梁?坚,报名参选时“众星拱照”,包括“占中”三名发起人,以及公民党的曾健超、陈淑庄都现身支持,然而最终结果如何,两人都以大票数惨败。这足以说明问题。

  强调地区服务的八名“伞兵”当选,以及数目庞大的、有着扎实地区服务政绩的建制派候选人当选,这不已说明了问题核心?就算是被形容为此次选举“大赢家”的新民主同盟,同样是高度重视地区服务,并非简单的一句“求变”便可以当选的。因此,可以说,建制派过去的成功致胜法宝并没有失效,而是进一步得到凸显。建制派议席有增有减,但整体上的稳健,说明这是建制派实力的体现。

  区议会选举是简单多数制决定胜负,但立法会选举则不同。需要靠非常扎实的政绩,更需要广泛的知名度,想通过这次区选便立即晋身立法会,除非有过人的本领以及超多的资源支持,否则是极其困难之事。在这方面,需要整体的布局,也需要精细的分工。在此方面恰恰是反对派的短板。此次“伞兵”突围,传统反对派失意,除了证明反对派进一步“碎片化”之外,还证明其支持者的多元化,绝非简单的“认招牌便投票”的死忠分子。

  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回应区选结果时认为,区议会选举投票率创新高,本土派政党成功取得多个议席,反映区选不单止包括居民日常生活,选民亦会关心香港全局,甚至表达情绪。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表示,结果证明年轻人有前途。他形容政治需要“新陈代谢”,年轻一代愿意参政是好现象。相信失去议席的党友会总结经验,再争取选民支持。他并表示,不认为“伞兵”赢了选举,他们胜出并非因为“伞兵”的身份,反而是靠他们的努力。这些资深政界人物的意见,值得借鉴。

  昨日特首梁振英表示,会加强对年轻人意见的吸纳,包括邀请新当选区议员入咨询组织。这是很好的回应,也有助于区议会更加准确反映民意。政坛无时无刻不在新陈代谢,但选举靠的是实力,明年立法会选举更是实力的对决,在此方面,建制派已克服了过去的障碍,团结一致凝聚力量,定可以获得更佳成绩。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微香港》公众号

责任编辑:tkphumm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