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钟树根落选是社区损失

  文|希尔

  地区工作是一份很不容易的工作,非要“落手落脚”、用心用力服务市民不可。选民绝非反对派所谓“蛇斋饼粽”可以收买得到,如果这样的逻辑都可以成立,便抹杀了建制派议员从事地区工作的努力,亦侮辱了选民智慧。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钟树根能够在区议会选举接连“冧庄”近20年,证明他过往的付出得到居民的认同,今次区选意外落败,令人感觉相当惋惜。笔者认同他检讨失败的原因,是败给“首投”一族,亦认为他的落败是被人“政治谋杀”。

  身兼立法会议员的钟树根,从“卖相”看不甚讨好,总是给人土头土脑的感觉,由于名字独特的关系,更给反对派起了一个“Tree Gun”的名称。

  钟树根在立法会经常发言,在“讲多错多”的或然率底下,他的失言部分便经常成为被嘲笑话题,一句无心之失的“明张目胆”,便被反对派于传媒日夜炒作,企图印证他的表现与其博士之名不相吻合。可见,钟树根的落败其实败于无底线的政治攻击。我们扪心自问,攻击取笑人名和言语失误,合乎起码道德操守吗,人名和言语失误,就可以否决长年真心为民的努力吗?有谁可以担保一个知识广博的人士,就永远没有讲错话的时刻,没有一句半句“词不达意”(其实大家都知他说什么)?偶尔说错一句话,是否代表就一个人真正“无料”?

  何况学历只不过是工作的“入场券”,印证一个人是否成功的,绝不是学历,而是实力。区议员的工作,亦与立法会的工作有很大分别。前者所论述的议题往往是很实在的,很急切的;后者有时却可以是很宏观,虚无飘渺的。

  一场所谓“雨伞运动”,不仅催生了一班对地区工作不甚了解的所谓“首投”族,亦令一些无底线传媒更加变本加厉。前者取向流于表面,后者则近乎于娱乐,什么都可以“玩玩下”,什么都要有趣,这与区议会的实际工作背道而驰。

  钟树根能够在过往20年取得成功,印证着他于地区工作的付出,绝非空口讲白话,“无料到”之辈。惟某些所谓“首投”一族投票取向流于表面,被一些被反对派操纵的传媒所愚弄,将表面的“醒目”与实干画上等号。他们并不知道,这些“醒目”其实是“走精面”,练精学懒不务实事的体现,而钟树根的所谓“老套”,却是实事求是,不尚虚务。钟树根落败,不仅是地区损失,亦是社会的损失,本港可能因此少了一份踏实肯干、致力稳定的力量。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