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君:社会撕裂源于激进议员

  文|洛君

  日前在一个时事论坛上,一位学者就立法会日趋严重的“拉布”现象分析,认为议会里的斗争,反映了街头斗争,街头斗争有多激烈,议会里的斗争就有多激烈。他预料未来街头斗争将更激烈,即是说议会里的斗争也会随之更激烈。洛君很尊重这位学者,但对这个观点不敢苟同。

  香港的政治斗争日趋严重,造成社会撕裂,并非先由街头开始再传入立法会,而是调过头来,先由立法会内开始,再影响无知青少年,扩展至街头。

  大家只要从头细想,就明白箇中情况。打从香港回归,立法会有直选议席开始,激进反对派那几个议员便效法台湾民进党在议会捣乱的一套,起初在立法会里大声叫嚣、说脏话,继而动粗,掷东西,从远处向发言者掷物,再发展至冲向前扫发言者桌上的文件、水杯……凡此种种粗暴劣行,始作俑者,都是那三、四个激进反对派议员。

  之后,这几个人在网上不断煽动无所事事的青少年在街头作出冲击的暴力行为,在皇后码头搞事、围堵立法会、冲击中联办、佔领政府总部门外、拿帐篷睡街头,影响店舖做生意、阻塞交通,暴力不断升级蔓延……

  激进反对派最喜欢讲的一句:“我们之所以冲击,是因为政府把妨碍自由的行动升级。”错了!情况刚好相反,当你们把暴力行动升级时,警察反而把执法行动降级,一次比一次斯文。你们睡街头,警察甚至怕你们日晒雨淋,在抬走赖?阻街的你们时不惜为你们撑伞!

  你们又爱挂在嘴边的另一句话:“由于我们在议会里是少数派,每次投票都不够票,不拉布、不冲击,又怎有其他办法监察政府呢?”又错了!为何你们在议会里是少数派?是因为大多数选民不投你们的票,即是不贊同你们的胡作妄为。所以,你们代表的,仅是那些爱搞事的一小撮选民。这样看,你们在议会,也并非监察政府,而是为反对而反对。

  其实,执法者不必对这类社会罪人客气,严厉执法,把暴力火种扑熄于微时,就像新加坡那样。有道理在前面,就有理由和应该执法,就会受到大部分市民的支持。执法后,顶多被搞事的反对派骂两句,总好过议会和街头的暴力升温再升温。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