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鸣:张德江近距会面显诚意 反对派再拒沟通太虚伪

  文|屠海鸣

  还有四天,张德江委员长将来港视察,香港各界对此都寄予高度期待,期待委员长此行能为香港指明道路、化解矛盾、团结各界。而为增进与各界的沟通,短短的三天视察期间里,委员长马不停蹄安排了多场会面,包括一场邀请了十名立法会议员参与的“小范围”会见。这一安排足见中央对香港民意的高度重视,以及对沟通增进了解的诚意。然而,令人感到失望的是,四名受邀的反对派议员仅有两人表明赴会。这一结果让香港市民看到,平日高叫“沟通”口号的反对派,实际上是说一套、做一套,根本没有沟通的意愿与诚意,更是对当前香港强烈民意的严重漠视。

  回归以来首次市民引颈以待

  委员长此次南下视察香港,意义非常重大,不仅仅是因为这是近年来港视察的最高国家领导人,还在于当前香港面临种种矛盾与困难,亟需要来自中央的支持与指引。正因如此,全港市民对委员长视察无不引颈以待,从报章舆论的各种评论、坊间茶馀饭后的各种讨论,都在显示出强烈的民众期望。

  事实也在证明,委员长来港视察还未开始,便已经公布出多项令人振奋的消息。早前媒体报道,委员长除了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重头戏外,还会出席由特区政府主办的一场欢迎晚宴,社会各界数百人都受邀出席,包括立法会绝大多数议员亦获邀请。不仅如此,为了更进一步听取各界意见,还特地在晚宴之前安排了一场“小范围”的会面,与会者有十名立法会议员,当中包括四名反对派议员如刘慧卿、梁家杰、何秀兰、李国麟等。

  常识告诉我们,沟通是化解矛盾的最有效方法;而经验亦告诉我们,愈是小范围的沟通成效也就愈大。因此,当传出委员长专门抽出时间“小范围”内与立法会的民意代表会面时,香港社会各界普遍感到由衷的高兴,舆论都认为如此高级别的领导人愿意专门设置沟通场合,是一次极其难得的机会,更是香港回归以来的“首次”。不论以何种角度去看,从沟通本身的角度、从汇报民意的角度、从增进了解与互信的角度、从尊重民意的角度,都在显示,没有理由拒绝如此宝贵的机会。

  “泛民”拒绝沟通说一套做一套

  然而令人感到非常失望的是,截至昨日为止,只有刘慧卿、李国麟明确表明愿意参加,工党的何秀兰曾一口拒绝,剩下的梁家杰仍在扭扭捏捏、声称还在“考虑当中”。反对派平日不是经常将“没有机会与领导人会面”挂在嘴边?不是动不动就称“愿意沟通”?现在如此好的沟通机会、如此高的沟通对象、如此好的沟通时机,竟然一百个不情愿甚至是明言拒绝、高调“未定”,这说明了什么?

  一边高叫“要沟通”、一边却做着拒绝沟通甚至是破坏沟通之事,这是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表现,“要沟通”是虚、“为反对而反对”是实。实际上这种行为的背后说明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亦是困扰香港多时的症结,这就是反对派内心根本是抗拒沟通、害怕沟通的。为什么害怕?因为他们担心,一旦有了沟通机会便会有助化解社会矛盾,一旦社会矛盾减少,则会意味着他们会失去继续挑拨离间从中渔利的机会。

  由此香港市民可以看清一个现实,即香港回归至今近十九年来,为什么中央不断与反对派沟通、不断制造缓解社会气氛的机会,但一直都很难得到反对派的正面响应,原因也正在于此。

  实际上,本届立法会任期即将结束,反对派议员再过几个月便要卸任,沟通对他们也就更无“吸引力”;相反,一些靠哗众取宠、言论极端上位的政客,更需要制造紧张的社会气氛,这才对其激进的政纲选情有帮助。

  化解矛盾对峙市民愿望强烈

  这种心态实际上解释了为什么连当晚的欢迎委员长的晚宴反对派也要“全体杯葛”。众所周知,欢迎晚宴既有沟通的作用,更是一种基本的礼节。作为国家领导人来港视察,这是香港社会生活中的重大事情,所有受邀的立法会议员都有责任、有义务出席,因为这是建构互信的最基本的要求。但反对派的表现,不只是“无礼”,更是“恶意”。例如,公民党的议员声称“晚宴没有任何意义”,其他反对派政客又称“不想被人当花瓶”、“见完更不利于选情”云云。这些言论与拒绝出席的做法,不仅对增进互信没有任何帮助,更是严重漠视当前香港市民对沟通化解矛盾的强烈民意。

  当前香港面临各种问题,既有无法突破经济发展瓶颈的困惑,亦有社会矛盾长期积累的困境。香港要重新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最关键一点是要齐心协力、团结一致,才能集思广益、共谋出路。此次委员长南下视察,充满了对香港的关心与重视,既有指牌引路、鼓劲打气的意图,也有化解矛盾、团结各界的期待。

  香港市民不愿意看到香港继续严重分化下去,希望反对派能改弦易辙,回到理性、务实的态度,拿出诚意与努力,重修与中央的互信、促进社会各阶层的沟通。若能做到这一点,香港才能有真正的出路。

  作者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上海市政协常委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