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之“不可能”和“不可以”

  文|李幼岐

  城中近期一片反“港独”的嘹亮之声。这是一个正能量城市发挥民意正能量的正义潮流,突显香港各界人士的爱国热情和扞卫国家领土主权统一的决心,也说明港人支持“一国两制”方针和拥护基本法的原则立场。“港独”是大是大非问题,香港广大市民反“港独”,立场坚定,观点清晰,绝不含糊。

  大家也都很好奇,“港独”的萌生、滋长、扩散以至公开活动,而且气焰嚣张及常常陪随有激进甚或暴力言行,其幕后是不是有人或组织或某方面势力(包括外国势力)的指挥、煽动、鼓励及资助?传闻中某些“港独”组织的主要角色和一些“港独”分子进行“港独”活动时,某方面还一一予以“出粮”。不知此传闻是否属实?这是一个大问题,涉及基本法有关规定,希望有关当局或知情人士予以澄清,或证实,或否定。有关当局倘若握有证据,则应向公众公布。这也是反“港独”和依法打击“港独”的必要措施之一。

  日前有中学生以“本土”名义的组织,趁开学日在学校大门口派发宣传“港独”的单张,可见“港独”已对中学生荼毒到何等程度!也可见“港独”分子的活动已经猖狂到何等程度!这明显是违法行为,并早已有传媒指出这一点,但还是有心智未完全成熟的“港独”分子挑战法律,不顾后果,实在是“孺子不可教也”。另一方面,教育当局和学校未能及时采取措施阻力及惩诫,难免令人遗憾。

  “港独”,依法依理分析,简而言之,有两个“不可以”,一是“不可能”,一是“不可以”,不但不可以宣传“港独”,更加不可以进行和参与“港独”活动。

  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

  “港独”之“不可能”,简单地说就是违反基本法第一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详细一些、复杂一些说,无论从历史或从现实看,世上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国土的一部分脱离国家而宣布独立。美国会允许夏威夷独立吗?日本会允许北海道独立吗?当然都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美国在1861年至1865年发生举世闻名的“南北战争”,导火线是南方数州因为不愿废除奴隶制度而宣布独立,并组成“南部同盟”,并就此发动内战,妄图使美国南方成为“独立国家”,南北双方因此兵戎相见。代表北方的联邦军在林肯总统(1860年当选)的领导下,经4年战斗,打败了南方的同盟军,维护了国家的统一。

  “港独”组织和“港独”分子应“以史为监”,想一想“港独”是否有这个可能?美国南北战争时的同盟军,有枪有炮,最终还是要投降。“港独”组织和“港独”分子能有什么?说得不客气一些,一旦发生“港独”,政府的力量用以对付“港独”,真的可以形容为“用一根手指捻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所以,奉劝“港独”分子,千万不要不自量力!千万不可不知天高地厚!“港独”活动,根本上就是“以卵击石”。“港独”,绝无可能!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绝大多数港人都明白,“港独”是“死路一条”!“港独”分子是极少数!以个人看法,730万港人之中,狂热的“港独”分子,不知道有没有730人?恐怕没有。不过,“港独”分子人数虽少,破坏性大,对之必须提高警觉,而且应及时采取措施,不但要阻止,更应该依法取缔和打击。港人之不“港独”和反“港独”,源自广大港人的爱国爱港。爱国家,爱香港,自然是百“独”不侵。那一小撮“港独”分子,自以为可以哗众取宠,捞取政治油水,实质上只能是“痴人说梦”,做了扑火的灯蛾。“港独”分子,绝对没有好下场!

  违法违宪绝不允许

  “港独”之“不可以”,包括不可以宣传“港独”和不可以推动进行“港独”活动。这方面,诱人吸“独”和播“独”者,通常就是“言论自由”四字。世上不少事物,都讲究适度、适量,否则就会“过犹不及”。例如某些药物,不论中药、西药,适量是药,过量就成了毒药。砒霜、吗啡、鸦片等等都是。言论自由也是如此。世界各地言论自由的尺度有所不同,香港是其中的佼佼者,言论自由的程度非常之高。这也正是香港和港人的自豪之处。不过,言论自由始终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譬如,任何人都不能说“我要杀人、放火”。同理,“独立”二字也不能随意乱说乱动,无论是“港独”、“台独”、“藏独”、“疆独”都是如此。150多年前美国的“南独”引发“南北战争”,就是巨大的历史教训。据说,这场战争的死亡人数,超过了迄今为止美国历次参战死亡人数的总和。此说未知是否正确,但应可肯定是“死得人多”。对此,“港独”组织和“港独”分子应深思,并从中吸取教训,切勿因“港独”而重蹈“南北战争”的覆辙。

  “港独”确是“问题多多”。探讨“港独”问题,其中两大焦点,相信就是“港独”不可能和“港独”不可以。香港的民情、民意,不支持“港独”,基本法和其他相关法例也不容许“港独”。“港独”,可以休矣。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