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后要务:修例防黑金操纵

  文|陈光南

  距离立会选举投票仅一两天,接连有七个候选人公开宣布退选并呼吁把选票投给另外一些候选人。这明显违反香港选举法例。选举条例规定,不能用任何手段阻止候选人参选或以涉及选举经费的手段帮助某些候选人提高票数。这中间有两大问题:第一,香港并没有退选的机制,某些幕后人士说,如果有任何损失,涉及公帑的选举费用补贴,由某个人作出赔偿。这就有贿选的问题。第二,为了选举公平,选举条例规定了选举经费的上限,现在有人利用七个候选人的选举经费,造成一定的宣传效果,七个候选人公开呼吁本来投票给自己的选民,投票给某某人,这等如是某某人用七倍的选举经费,达到了争取选民的效果。这七个人等于是参选助手,改变公平选举的格局。这对没有使用选举助手的候选人不公平。

  黑金操控候选人“生死”

  选民对黑金操纵选举现象非常不满,认为是某传媒大亨自己在密室里,先对候选人作了筛选,命令某些人退选,结果是剥夺了本来想投票给这七个人的选民的选举权。为什么香港出现了没有法制授权的“超级选民”,他的一票,可以抹杀近十万人的选票?全世界都没有如此荒唐独裁的选举制度。选民指出,传媒大亨通过捐款,成为某些政党的唯一“金主”,就有权对候选人生杀予夺,就可在选举之前一两天,改写选举的结果,剥夺以万计的选民的投票权。这是个大漏洞,廉政公署有必要着手调查,将贿选和收受利益进行选举作弊的候选人,一网打尽。

  网民“美美熊子”9月3日晚约10时在“香港讨论区”发帖,以《“泛民”弃保大揭秘!深喉爆黑幕真相》为题,说出自己的“所见所闻”。该网民说有个“密室群组”,包括“祸港四人帮”的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等人。反对派在8月底开会商弃保,其后有民主党中人请求黎智英促出选“超区”的公民党陈琬琛弃选,以过票予同区的民主党邝俊宇。黎智英则“承诺对弃选者给予补偿”,“至少double(双倍)”。该帖又指出,他们其后又讨论弃保名单,如港岛保民主党许智峯、弃工党何秀兰;九西保刘小丽、弃黄毓民及游蕙祯等。最终接连出现弃选闹剧。网民声言:亲眼所见,操控内幕。

  传媒大亨一直用“捐款”形式,控制了政党的水喉,组成境外势力,可直接操控香港选举生态。这种运作还透过香港大学的滚动民调作配合。民意调查的取样数量甚少,每日只采访一两百人,可以做手脚作弊,舞高弄低。他们一句“反对派的资深议员可能落选”,“反对派分区直选可能达不到十八席”,“反对派可能失去分区直选的分组表决的控制权”,立即就可以密室会议启动“下令退选”的机制,剥夺政府选举事务处批准的选举人资格,制造其所要的选举效果。

  许多人都认为,滚动调查和秘密的退选控制,会促使一部分票源流向民主党的超级区议员候选人邝俊宇,一部分的票源则会流向“港独”的鼓吹者,例如司马文就公开呼吁选民投票给罗冠聪。

  谁都知道,无论是钟庭耀抑或是戴耀廷,都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有密切连系。“雷动”开支不菲,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组织三四万人作为“雷霆救兵”,并且建立一个先进的互联网信息系统。据专家估算,“没有三千万没有办法完成这项工作”。NED可以将数亿港元以不为人知的曲折方式注入戴耀廷的帐户,资助“占中”,“那么,资助规模相对较细小、主要投入在于科技研发的“雷动声呐”,恐是水到渠成,更不易为人所察”。

  “民主教父”践踏民主

  消息人士还指,戴耀廷今年四月曾赴美国华盛顿及硅谷等地秘密考察了近一个月,“雷动”的幕后核心成员,也正是在此期间“浮出水面”,包括有加拿大国籍的徐向红和辛智芬,后者曾任职温哥华法庭传译师、加拿大翻译协会会长,与美加政府关系密切。辛智芬与“公民数据”团队关系密切,而“公民数据”成员多为“Code4HK”核心科技成员。“Code4HK”是由西方某国非政府组织在港孵化的民间数据组织,曾直接参与推动“占中”;“雷动”的民调系统,正是由具有西方政府背景的“云闪”公司(Cloud Flare)提供免费网络安全服务,微软公司亦免费提供专用伺服器。

  “雷动”配上了“民主教父”黎智英,严重践踏了香港的民主制度,给香港七百万人带来了无穷的祸害。因此,今后的选举法例应该禁止操纵民意调查和候选人退选,所有政党在一年之内,不能接受大过某一个金额的个人捐款,不得接受外国机构的捐款,所有捐款人应该公布姓名,政党亦要在7日限期内,公布捐款者名单和金额。候选人参选后,不可以自己或透过传媒说要退选,并推荐另外一个候选人,否则应列入选举舞弊,如果没有另一候选人的书面同意,应作刑事处分。若有书面同意,有关的选举经费将会列入得益者的选举经费。

  (资深评论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