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区议席之争 建制派可打得更好

  文|陈光南

  工联会王国兴出选超级区议会,差了一万多票而落败,支持者都感到可惜。本来,建制力量的总票数不及对手,原来的设想也是坐二望三,现在争取到两个超级议会议席,也是合理的战果。不过,总结这个超级区议会战役,对未来做好工作,会有好处。

  超级区议会的选举,王国兴已尽全力,结果落败了。选前的推测,民建联周浩鼎的当选机会略为差一些。王国兴有机会出线。结果重复了2012年刘江华下马的一幕,王国兴成为了第二个刘江华。2012年,人人都以为刘江华够票了,李慧琼的机会差一些,结果很多选民自动配票,把选票投给了李慧琼。结果,刘江华落选。

  这次王国兴落选,所得的票数比2012年的陈婉娴少了一万三千张。在投票率推高的情况下,理论上,超级区议会的选票应该增加五个百分点。但是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在王国兴的身上。

  分析其原因,是这一届建制派参选的名单不同了,中间温和派参选的名单也增加了。所以不能简单地和2012年的情况相类比。大家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分区直选的田北辰、叶刘淑仪、梁美芬都是高票当选。但是,这些选票能不能自动波转移到王国兴或者周浩鼎的头上?看来,已是打了一个折扣。即是说,上述三个人主要的票源来自中产阶级或者中间派,他们的选民,未必能够过票给予王国兴或者周浩鼎,尽管作了很大的动员,效果并不理想。如果王国兴参加地区直选,由谢伟俊出选超级的组别,吸纳中间选民很可能就出现了较佳的效果。

  拉票方式应与时俱进

  超级区议会选举的转折点,当然是反对派幕后安排了公民党陈琬琛、民协何启明及新民主同盟关永业“弃选”,结果反对派阵营的候选人从六个人,削减到了三个,结束了“碎片化”的局面,能够把票源集中起来,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有人说,反对派阵营推出六个候选人,其实当初已经有了弃保的策略安排,视当时的情况灵活作出调整。最初反对派考虑初选,筛选一部分候选人;后来改变为按照了选情走势,作出退出选举的安排。

  也有人说,反对派这次超级区议会选举,以智能手机 社交媒体作为动员手段。而建制力量则采取传统的动员方式和配票的手段。这是一次社交媒体和传统动员方式的竞争和较量。邝俊宇是典型的社交媒体的高手,非常着重社交媒体的宣传,而且掌握了社交群组互相重叠的规律,反对派的六个人名单,其实其政治光谱差不多,邝俊宇在选举的初期,善于将自己的网上文章,覆盖在其余五个同路人的社交群组,影响着同路人的选民。一旦这五个人宣布退出选举,大部分的选民都能够自动波过帐到自己的户口。所以他得票远远地比较知名度高得多的涂谨申还要多,达到了四十九万张。其中公民党的票源、民协的票源、工党的票源,都转移到了邝俊宇的票箱。涂谨申的手机社交媒体的动员力差了很多,所以几乎落马。

  工联会主要的宣传形式,是摆街站,派单张,非常努力,动员充足。但这种宣传方式,时间长达一个月,就会令到每天都路过街站的选民觉得疲累重复,甚至吃不消。随着选举形势的变化,应该有不同的宣传口径和文章,贴近选民的心理,效果才会好。这正是社交媒体比较传统的宣传方式优胜之处。反对派退选距离选举日9月4日仅得三十六个钟头,他们已经做好了转票的工作,王国兴的传统宣传方式,要在短期内实现票数的转移,实在是太仓卒了。有人说,2016年的选举战争,有点像打足球,利用速度作出转向,迷惑和绕过对手。也有人说,退选就是违反选举条例,出茅招,阻止别人当选,也剥夺了选民的选举权。

  无论如何,若果想接触年轻的选民,就一定要有和年轻选民沟通的桥梁和工具,互联网的群组必不可少。用得多,用得快,就能抢得了选举的制高点,掌握主动权。特别是出现了突变的情况,距离选举的日子很短,更加需要利用互联网与选民分享信息,传递信息。有了互联网工具,配票的把握就大得多。如果能够把传统的动员的手段和新兴的互联网社交群组结合起来,就增加了一倍以上的威力,无往而不胜。

  加强地区骨干培养

  在超级区议会选举中,沙田的第一城、愉城、翠兴、愉欣、德明及田心的票站,投给反对派的票达到了六成,当中以第一城选区中“泛民”得票率最高,达到了7成。在区议会选举中,8个建制派自动当选区,超区得票建制大胜“泛民”。当中有5区均位于观塘、属建制派的传统票仓。双顺选区建制派候选人得58.2%选票,为各区之首,而该区内包括顺利纪律部队宿舍。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建制力量平日做好地区工作,做好区议会工作,拥有坚实的群众基础,是高投票率的情况下,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保证。

  在这方面,民建联的地区工作做得比较扎实,义工队伍组织得比较好。工联会的地区工作近年也正在加强,在分区联合的部署下,众多的工会合成一股力量,联合在固定的地区开展了群众工作。但是,联合的过程中,怎样调动不同工会参与地区工作的积极性,怎样培养工会的地区干部,怎样组织地区的义务工作者,有许多细节问题,仍须进一步解决。

  在新界北区,工联会在公屋区的工作,比较有成绩,但是在乡村区域,就处于弱势。

  反对派在立法会进行拉布,是一种常态,其目的不仅仅是阻挠政府的议案获拨款通过,更加是让建制派绑死在议会的大厅内,无法下去基层接触选民。工联会的立法会议员,正是吃了反对派拉布的亏。以前的遇到了拉布,不发言、坚守开会阵地的做法,值得重新检讨。因为议会的发言,其实就是为下一届的竞选做工作,争取更多选民。如果不发言,就丧失了动员选民的机会。立法会议员下基层是必须的,所以,有计划地分班分期下基层,不要被拉布绑死在会议厅里面,也是一个必要改善的方法。

  (资深评论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