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立“一国两制”政治规矩和伦理

  文|周八骏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以下简称“释法”),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与时俱进,确立了至为重要的政治规矩和政治伦理。

  划下法律政治底线

  第一,“释法”及时和有力地遏止“港独”,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划下了不可触碰的法律底线和政治底线。

  《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草案)》的说明》指出:释法的目的是“为有效打击和遏制“港独”活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香港居民的根本利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繁荣稳定”。“释法”后,梁颂恒、游蕙祯的立法会议员资格依法被取消;其他混入立法会的“本土派”议员资格受法律严格监控。“港独”分子不能进入特区建制成为香港政治的一项基本规矩。

  第二,“释法”为香港特别行政区重要公职人士(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列明最基本的政治伦理即:真诚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但是,由于历史因素,若干重要公职人士或者曾经拥有外国籍或者曾经拥有外国居留权;鉴于实际情况,《基本法》第六十七条规定“非中国籍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和在外国有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也可以当选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其所占比例不得超过立法会全体议员的百分之二十”。其中,一些人即使放弃了外国籍或外国居留权,但是,不等于他们真诚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持有外国籍或外国居留权而依法当选立法会议员者,存在着同样的情况。特区成立近20年来,此类人不一而足。

  “释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所规定的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香港特别行政区作出的法律承诺,具有法律约束力。宣誓人必须真诚信奉并严格遵守法定誓言。宣誓人作虚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后从事违反誓言行为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这既是对现有重要公职人士中口是心非者亮起政治伦理的红灯,也为今后所有担任重要公职的人士订明了必须遵守的政治伦理原则。这也是“一国两制”在香港与时俱进必须遵守的政治规矩。

  注入健康道德元素

  第三,“释法”为香港政治注入健康的道德元素。

  “释法”明确规定:“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就职的法定条件和必经程序。未进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绝宣誓,不得就任相应公职,不得行使相应职权和享受相应待遇。”亦即是说,重要公职人士的就职宣誓是实质性的而不是形式上的。但是,在第六届立法会议员发生宣誓风波之前,即使几乎所有重要公职人士都合乎相关程序和规定履行了就职宣誓,其中一些人是把就职宣誓视为“形式”。传统“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制造了一起又一起公然挑战《基本法》的政治风波,其中不乏私下与外国势力勾结而背叛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者,但是,在第六届立法会之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按照法定的程序和内容要求,堂而皇之地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视宣誓为“形式”的最新事例是,11月3日,在高等法院原讼庭审理政府提出的司法覆核时,代表游蕙祯的资深大律师戴启思称,梁颂恒和游蕙祯在宣誓期间的言行属于“政治言论”,受《基本法》第七十七条保护。《基本法》第七十七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的会议上发言,不受法律追究。”可见,在戴启思眼里,立法会议员宣誓是不必要的形式。

  今后,必须严格遵守“释法”,规范重要公职人士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从而,必将推动香港政治伦理建设。

  香港长期是一个商业社会,视从政为生意者比比皆是。在重要公职人士中,不仅存在着未必真诚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未必真诚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现象,而且存在着为私利不敢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不敢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现象。“释法”将有助于香港政治澄清“虚伪自私”的风气。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博士)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