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丽白问 张炳良白答

刘小丽、姚松炎、罗冠聪、梁国雄

  文|关昭

  本届立法会会期开启已经近两个月,但运作上仍“磕磕碰碰”、未见畅顺,昨日又发生了官员是否回答刘小丽等四名正被律政司提起司法覆核议员问题的风波,结果政府同意“大局为重”,准许官员回答问题。

  事件的发生,关键在四名议员的身份确认。刘小丽、姚松炎、罗冠聪、“长毛”梁国雄四人,十月中曾经宣誓就任,亦被监誓人认可,但其后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明确宣誓必须准确、严肃、诚恳及全部完成,而当日宣誓期间,刘小丽“龟速”宣读、姚松炎中间“加料”、罗冠聪以疑问语气念出国号、“长毛”则打黄伞、撕文本,种种所为,明显不符合“释法”的宣誓标准。

  正因如此,特区政府在人大“释法”后,继司法覆核梁颂恒、游蕙祯的议员资格后,紧接着再向刘小丽等四人作出覆核。

  而与此同时,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去函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明在诉讼进行期间,出席立会会议的政府官员不会回答刘、姚、罗、梁四人的问题。

  事情在这里本来是清晰的,但昨天上午在出席财委会议的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拒答”后,到了下午,出席会议的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又回答了刘小丽的问题,但以“刘小丽当选议员”称呼之,反对派起哄“休会”。

  其实,刘小丽等四人,目前虽然仍可安坐庄严议事厅中,仍可向官员提问,但在人大“释法”及政府提出司法覆核之后,他们的议席实际上已“岌岌可危”,下场不问而知。

  因此,他们的发问确实是多余和不可能有诚意的,目的只是为了抗拒和挑衅覆核而已。从法律层面和立会议事规则而言,一日法庭未就覆核作出裁决、一日他们仍坚持要上诉,他们的议席是还在的,但提问已经失去意义、官员的回答也是“白答”,因为四人不可能有切实的跟进。而“拒誓”后果,只能由刘小丽等四人自己承担。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DN012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