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昭:徐立之“危言”有理

  文|关昭

  由前港大校长徐立之主持的“港科院”发表调查报告,指出香港中学生越来越少选修理科科目、特别是“高等数学”,以至有不少获大学取录的理工学系新生,入到大学之后要“恶补”数理化。

  “报告”访问了一百五十多家中学,选修理科或科学的学生只有一半;其馀一半学生,在所谓四个“核心科目”中、英、数、通识之外,只会再拣一两科容易“攞分”的科目,理科及“高数”难取分,他们就视若畏途。徐立之这一“发现”,可说非常重要,也相当惊人。近年,推动香港创新及创科发展,已经成了特区政府挂在口边说得最多的一句“口头禅”,但原在中学里,修读理科、数科的人数却“买少见少”,一年少过一年,如此创新及科技人才又从何而来?将来靠谁去“河套创科园区”创业?“创科兴港”岂不成了一句笑话?事实是,徐立之校长的“港科院”报告,的确揭示了一个十分严重而又触目惊心的事实,那就是现行教育制度、特别是所谓“课程改革”的失败。

  一向以来,不少人批评香港中学生的中、英文水准每况愈下,中文连一篇几百字的短文都写不通,英语水准也大幅下降;还有中国歷史,“科不成科”,什么中史世史“横向联繫”,令到学生不知有国,还以为日本侵华战争是“电视剧”编出来的“故仔”,最新的“杰作”就是一些青年学生沉迷“港独”。

  如今徐立之指出的事实,是本港中学生不仅语文、歷史不行,连数理化与工科也不知所云,正是“文又唔得、武又唔得”,如此岂不是名副其实的“误人子弟”?

  看来,本港的教育制度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关键是要还教育以本义,停止一切不必要的官僚、主观与人为干预,什么“通识教育”、四个“核心科目”,就是一个典型的“通通唔识”的例子。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