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要扳倒“西九故宫”的真正意图何在

  文|屠海鸣

  特区政府与故宫博物院签署备忘录,在香港西九龙文化区建立“故宫文化博物馆”。这本是对香港百利无一害的巨大利好,是中央政府对香港大力支持的又一体现,也是特区政府推动香港文化、旅游多元化发展的不懈努力,对即将迎来回归二十周年的香港社会来说,更可谓是一份“意外惊喜”。

  然而,令人感到气愤的是,反对派不顾客观事实、不顾是非对错,无理取闹,对特区政府作出攻击与抹黑,将正常合作说成是“洗脑”,将合理合法程序说成是“践踏程序正义”,将委任本地设计师说成是“私相授受”。

  这些看似光鲜的政治口号,难掩反对派背后的恶毒用心。表面上是要扳倒“西九故宫”,实际上是要以此来达到三个目的:罗织罪名丑化政府以削弱管治威信;分化社会以替“自决”主张铺路;更为关键的一点是,他们意图对即将到来的行政长官选举作出干预破坏,攻击抹黑潜在的特首候选人,同时为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扫平障碍。然而,“西九故宫”对香港拥有巨大正面意义,受到香港社会的高度支持,得到广大市民的热烈反响,内地民众也高度关注,反对派的做法最终必然会自取其辱,反害了“卿卿性命”。

  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前往北京,在行政长官梁振英以及国家文化部长雒树刚等见证下,与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签署了合作备忘录。由于事前没有任何消息传出,香港各界均有“意外惊喜”的感觉。的确,故宫博物院总共有一百八十多万件藏品,目前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藏品得以展出,而这些国家珍贵文物能在香港长久展览,不仅可令让市民与这些国宝为伴,大饱眼福,长远而言,更能大大增强香港对两岸四地和国际游客的吸引力,这是对香港百利无一害之事。但反对派凡事皆作恶毒的政治考虑,任何事都要高度政治化,千方百计作出攻击,其真正意图也绝非在于一个博物馆本身,而在如下目的:

  罗织罪名 丑化政府

  当“西九故宫”消息公布后,反对派尤其是公民党以及某些以“本土”自居的政客,罗织众多罪名,主要有四点:一,没有经过公开咨询,绕过西九管理局;二,直接委任设计师,没有公开招标;三,牺牲大型表演场地,损害本地文化表演机会;四,另类国民教育,要给学生“洗脑”。

  在上周五的立法会会议上,反对派更是群起围攻,一些反对派的专栏写手,亦不断製造舆论,将原本是极好的利港措施,说成是“卖港”协议,进而对特区政府作出抹黑。但只要稍具政治常识的市民都会知道,这些谬论都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指控。

  首先,政府已就该项目向西九管理局作出内部咨询,亦得到一致的正面回应,并不存在“绕过”的问题;其次,所谓的设计师“公开招标”更是无知的说法,因为若进行一般程序,要花很长时间撰写顾问工作简介(consultancy brief),如非直接委任,是不可能于2022年开馆。以往大型或重要项目设计方案的三种委任做法,包括公开竞投、比赛及直接委任,都有出现过,并非绝无仅有,在其他非牟利组织或私人机构则很平常。如法国的罗浮宫,当年亦是由总统直接委任华裔美籍设计师贝聿铭负责项目;第三,即便不建“西九故宫”,大型表演场地也不会在西九兴建,两者并非“排他性”安排;最后,至于所谓的“洗脑”则是欲加之罪了。反对派所网罗的罪名,看似有理,实则无理取闹,是为了抹黑丑化政府而刻意作出,完全没有任何一点所谓“理由”是站得住脚的。

  分化社会 铺路自决

  除了要丑化特区政府,反对派极力要扳倒“西九故宫”,是出于意识形态。他们害怕故宫文化博物馆在香港设立后,会促进香港市民对国家歷史文化的认识,害怕对国家民族的认同感会不断上升,害怕他们挑拨中央与香港社会的政治手段再难奏效。而这些趋势又对反对派长期以来意图在香港社会中“植入”的所谓“自决”意识不利、对其未来的政治主张有害、对在立法会议事时的话语权打折,因此千方百计製造舆论,意图继续分化社会,为其“前途自决”、“命运自决”的极端本土主张作出掩护。

  过去一两年来,尤其是非法“佔中”之后,一些极端反对派鼓吹“自决”,如公民党就有所谓的“十年宣言”。尽管他们没有明确打出“港独”的旗号,但当中所隐含的推翻或削弱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实质管治、颠覆香港作为直辖于国家特别行政区政府地位法律事实的目的,都已经引起了全港各界高度警惕。这些政党与政客于是转变论述方式,硬生生将国家与香港、中央与特区、民族与地区作出极端对立。扳倒“西九故宫”就是要强化所谓的“香港主体意识”、拒绝国家民族意识。然而,香港回归祖国已近二十年,国家民族歷史文化已渐深入人心。反对派继续这种分化社会,对抗国民意识,甚至是推进“自决”的做法,对香港百害而无一利,必然会遭到广大市民的坚定反对和唾弃,必定会以失败收场。

  左右选举 打击林郑

  此次站在欲扳倒“西九故宫”最前线、攻击林郑月娥最兇、奇谈怪论最多的,要数公民党。例如该党的陈淑庄赤裸裸地称:如果林郑月娥辞职,可谓“过了海就是神仙”,日后大家无机会再问她有关事宜,又要求提交独立顾问报告云云。林郑月娥是否辞职、是否继续负责西九,并不影响“西九故宫”项目继续在香港的实质推进,相信还会有继任人继续负责,何以要如此置林郑于死地?公民党的这种做法说明了一个基本事实,即该党从一开始便将矛头对准林郑月娥,搬出种种似是而非的歪理,其根本意图不仅是要扳倒“西九故宫”,而是要扳倒林郑月娥,从而替反对派支持的特首候选人扫除障碍。如果意图得逞,则可进一步破坏三月的特首选举,为可能出现的“流选”製造条件。

  显而易见,反对派将林郑月娥视作下届行政长官的“大热”。实际上,自上月初行政长官梁振英宣布不参选连任后,反对派已经千方百计攻击任何被视作是获得中央支持的参选人。林郑月娥被香港社会视作是最符合王光亚主任所说四个条件: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拥护的特首人选。而上周有报道称林郑会在本周四宣布参选决定。这一些都令反对派焦虑,担心自己“造王”的意图会“难产”,担心未来五年无法继续推行削弱中央管治威信的策略,担心中央对港大政方针会得以落实贯彻;当然,反对派幕后的外国政治势力,亦明白,只要扳倒林郑月娥,才能达到利用香港去干预中国的目的,让香港成为他们梦想的“桥头堡”。而这一点正是此次反“西九故宫”行动的最急迫意图和目的。

  以上事实说明,反对派是以极度自私的角度去对待“西九故宫”,其所作所为,并非要为市民谋福祉,并非什么“程序”“咨询”“招标”,而是要满足自己的政治野心、政治企图。然而,“西九故宫”对香港有着巨大的正面意义,不仅可以大幅提升香港的吸引力,凝聚香港民众特别是青少年对国家民族歷史文化的认同,推动西九文化区的整体水平,更有助于培养本地人才,长远提升香港的竞争力。反对派为反而反的做法,是与民意背道而驰的,最终也会徒劳无功,“造王”目的更是不可能成功。正如担任西九表演艺术委员会主席的盛智文所说,今次兴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是中央给予香港的一份特别礼物,亦非单靠香港就能成事,市民应相信林郑月娥内心完全是以港人利益为重。因此,不论是从香港长远福祉立场,还是从市民的切身利益角度,市民都应该全力支持林郑月娥。别让反对派扳倒“西九故宫”,更别让反对派干预特首选举的目的得逞。香港需要“西九故宫”,需要文化进步经济发展,也需要林郑月娥这样的实干家!

  (作者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港区上海市政协常委)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DN012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