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炮制“卧底阴谋论”的真正目的

  《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资料图

  文|屠海鸣

  特首选举进入最后一周,曾俊华败象已现。然而就在此关键阶段,“乱港四人帮”之一的黎智英突然在报章刊文,攻击另一名候选人胡国兴为“中共卧底”,并指其余六名反对派核心人物亦是“鎅票工具”。这种极其反常的行为,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事实上,如果参照去年立法会选举最后一周反对派的举动,就可以判断出黎智英这种行为并非“装疯卖傻”,而是要达到三重选战目的:第一,向胡国兴发出“最后通牒”,警告其必须“按剧本走”,在关键时候宣布“弃选”;第二,营造卧底疑云的“危机感”,向所有反对派选委发出“集结号”,防止白票或走票;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要以选举为契机,要在“泛民”阵营发起一场“清党”运动,为选后的反对派重新整合,制造必要的藉口。由此而见,未来一周为求达到“保曾”目的,反对派必将会采取更多的极端举动,甚至会借用“全民投票”去发动新一轮“暴乱”,值得本港各界高度警惕。

  黎智英这篇名为“不要让阴谋得逞”的文章,之所以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最关键一点在于,胡国兴向来被视作是反对派支持的候选人,甚至他所获得的全部提名票亦来自于反对派阵营。对此情况下,反对派“配票大脑”的黎智英,何以会突然转軚进而“抹红”、“抹黑”对方?实际上,如果不是涉及重大政治利益,黎某是不可能有此举动的。

  发最后通牒 逼胡官弃选

  黎智英在文中声称,他从没有料到胡国兴会跑出来参选。这句话说出来或许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一个人讲什么不重要,做了什么、得到什么才最重要。如果反对派与胡国兴没有足够的沟通,他是不可能被反对派喉舌媒体认为是“自己人”。而在提名阶段,他总共获得180个提名,清一色全部是反对派的选委票,如果这还不算是支持的话,真不知道如何才是“泛民”的选票支持。众所周知,当胡官一出来,就已经有各种分析认为,这根本是反对派的另类“造王”手段,前后包抄,一明一暗,遥相呼应,目的是要淡化曾俊华的“泛民”色彩。过去两个月以来,从没有人质疑胡官的目的与身份,如今黎智英突然“发难”,显然是有更迫切的需要。

  按照反对派一早写好的“剧本”是,胡国兴应在选举最后阶段宣布“弃选”,以便集中选票相助曾俊华。但是,胡国兴至今未有任何“弃选”的决定,更是愈战愈勇,愈嚷愈硬,这关键一“环”如果未能顺利推进,反对派的所有“造王”算盘都将落空。鉴于时间不多,黎智英作为反对派的“金主”,私下里有没有“施压”,公众无从得知,但显而易见的是,黎某几近破口大骂的疯狂举动,有如一道“最后通牒”,已经对胡国兴造成巨大的压力。胡官最后会否“迫于压力”而在下周宣布“弃选”,值得全港民众关注。事实上,黎智英的这一举动已有违反选举条例之嫌。

  吹响集结号 防白票走票

  在1194张选委票中,反对派拥有约327张。但属于“泛民300+”的,或者是承诺过会按反对派统一步骤去投票的,只占约三分之二。换言之,本就选票不多的反对派,到了最后投票阶段,投给曾俊华的票很可能只有二百多张。这离他们的目标显然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胡国兴愈走愈远,不仅风头上盖过曾俊华,还在一些核心问题上的表述,更符合一些反对派人士的认可与支持。如果反对派“金主”不采取必要行动的话,那么这些选票很有可能出现三种投票情况:或支持胡国兴、或支持曾俊华、或投白票。前两者很容易理解,投白票亦可能有相当多的票数,原因在于,一批“原教旨主义”的反对派选票,不愿参与“小圈子”的投票,也不满曾俊华的表现,因此要用行动去表达自己的主张。早前已有媒体文章分析,诸如梁国雄一类的反对派,很可能谁也不投。

  因此,幕后“金主”黎智英必须采取足以“撼动”反对派选票的举动,去告诉或警告这批“泛民300+”的选委,如果继续过去的自由投票做法,最终只会“前功尽废”,落得惨败下场。而将胡国兴塑造成“中共卧底”,并将黄毓民、韩连山等人说成是“鎅票工具”,这种犹如“泄密”式的做法,足以产生必要的“危机感”,迫使所有反对派选票归结到一起,按统一的预谋去投票给曾俊华。如果吹起“集结号”的喇叭,所有反对派尽管会有不满、不情愿、不舒服,但在“对抗中央”的“旗号”下,很难不按这一策略去投票。黎智英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才是真正的“白色恐怖”,真正的阴谋,如同美麦卡锡主义,以意识形势去压迫一切反对声音。或许他可以达到某些目的,但对公众、对正义、对未来却是塑造了一个极其负面、极度丑陋、极端邪恶的形象。

  为扩大“版图” 整合反对派

  归根结底,香港的反对派并非完全铁板一块,不论资金来源、发展策略、投票取向,甚至核心管理层,都与境外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黎智英作为“金主”,主导着香港主要反对派政党的捐款收入,而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应境外势力的吩咐和要求。在此次特首选举中,反对派全力与中央对抗、攻击抹黑林郑月娥,很难说背后不是境外势力的指使。而眼前反对派四分五裂,无法形成统一有力的政治力量,更有可能令一早预谋已好的“造王”或“流选”计划失败,境外势力必须通过其政治代理人黎智英去传达指令。而将胡官及其他“不听话”的反对派成员打成“卧底”、“间谍”,更是境外势力惯用的手段。

  黎智英的这篇文章,目的固然是要在即将到来的特首选举中“保曾”以进入第二轮选举,但从长远而言,更重要的目的还在于整合反对派乱象。其以意识形态作为压制、逼迫反对派的政治工具,“抹红”、“抹黑”不愿听取指挥者,为日后继续对抗中央政府、分化本港社会、争夺香港管治权,构建更大的“版图”。不少正义的市民还注意到,早前黎某在同一份报章刊文,自爆亲往华盛顿与两名美国重要人物会面。一名是美国“鹰派”外交代表人物、前副国务卿及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另一名是前者所介绍的“小布什时代的四星上将”。黎智英提前透露这些“重量级人物”的会面,无非是要为自己警告反对派的言行树立政治威信。

  选举愈到最后关头,反对派的破坏行为也必定会更多。除了在自己阵营内部开展肃清行动,不排除会在选前的数日再制造黑材料攻击林郑月娥,而类似于去年的“旺角暴乱”,亦有可能突然发难;至于戴氏的“全民投票”,亦会利用各种失实言论去制造轰动性效果,用“虚假”的民意去向选委施压。总而言之,社会各界乃至全港市民都应当保持高度警觉,勿让反对派的“阴谋”得逞,顺利产生中央信任、市民拥护的新一届行政长官。

  (作者系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港区上海市政协常委)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